田径运动的美

   田径运动是比速度、高度、远度的运动项目,要求运动员在短时间内表现出最大的速度与力量或较长距离的忍耐能力。田径是一项竞争激烈的运动,是奥运会上奖牌最多的运动项目之一,也是对观众有强烈吸引力的重要项目,它充分体现了现代奥运会的“更高、更强、更快”的精神。田径运动美学是指从美学的角度去研究它,运用美学的理论分析田径运动中美的现象及其美学价值的科学。
1 身体素质构建的形式美
公元前5世纪希腊大雕塑家米隆所雕刻的《掷铁饼者》被公认为是体育运动与健康体魄的象征。上下几千年一直是人类苦心追求的目标,这种形式结构的比例和谐及其变化统一的美,对人类和社会都有一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之功,为我们陶冶情操,端正品行有积极向上的作用。
1.1 力量美
改变事物运动状态的作用称为力。田径运动员通过力量训练使肌肉发达强壮有力,为不断攀登体育高峰打下坚实的基础。100m运动员刘易斯在奔跑途中,显示出力与美的姿态,使我们认识到肌肉运动器官在体育活动的审美意识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是感觉运动美的基础之一。有力的健美体型给人以雄壮、勇猛、活泼、强健的感觉。表现出具有生气和生命之美,力之壮美体现在田径运动项目之中,如古希腊的塑像“掷铁饼者”至今仍作为美的化身供人们欣赏。
1.2 速度美
速度反映了人体进行快速运动的能力,是对运动审美评价的标准之一。为了达到更快的速度,必须采用合理的动作技术,采用正确姿势,最协调的动作,是最科学、最优美的姿势。如奥运会100m赛金牌获得者,惟有乔伊纳在冲向终点时轻松、妩媚地微笑着,因此,只有她给人以如此难忘的速度美感。刘易斯和约翰逊都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步型、动作也各有千秋,刘易斯弹跳好、步幅大,身体重心高,因而跑姿轻盈;约翰逊步频快、蹬地有力,身体重心低,因而跑姿迅疾勇猛,但许多人更欣赏刘易斯的跑姿,国外报刊评论说:“从姿势看,刘易斯在飞,约翰逊在跑”,由此可以看出刘易斯给人较多的美感。
1.3 柔韧美
人体骨骼关节、韧带、肌腱及皮肤等伸展性带来的身体曲线变化,能使我们感到一种柔和、舒展和轻松的美。柔韧美一般寓于较为舒展的动作之中,能突出人体柔和的变化曲线,使之具有婀娜多姿、窈窕柔软的韵味。柔韧有助于加大运动幅度,由于肌纤维的弹性及关节的灵活性,表现出舒展大方的空间特征。例跨栏跑中的攻栏技术,跳跃运动项目中起跳蹬地技术等。
1.4 平衡美
身体运动中相对静止的均衡动作显示出平衡美。例如背越式跳高运动员过杆成桥技术;投掷运动项目中最后用力换脚保持身体平衡动作;跳远中腾空步技术等。许多运动项目是以急剧地起动转体和突然加速或减速改变身体的位置,保持身体平衡,以免犯规。从整体上观察空间结构的比例变化,很容易感受到平衡美。通过肌肉收缩保持平衡的力学条件,重心和力量的均衡制约,是完成优美动作所必需的,所以,在田径运动训练中要加强对运动员平衡器官的培养,平衡感觉对于运动员发展表现力也有很大的影响。
1.5 协调美
体育之美寓于运动之中,运动中体现出美。在连接动作的和谐中能够显示出协调美,田径运动尤其要求运动员全身各部分协调一致,完成运动动作的各个阶段分序严谨而不停顿、动作轨迹显得轻松而协调。这需要人的神经系统各种感知觉良好配合,才能控制和调节身躯做各种变化,也才能给人以美感。协调美是熟练性、灵活性、弹性与平衡力、组合力、想象力等诸多因素的综合效应
国外学者对“运动协调”(Harmonyofmovement)一词的解释为:“由各组成部分之间构成最好的,具有美学效果的比例关系而产生的运动动作的特点。说明:完成动作的协调性,取决于运动的技术水平和个人特点。”(《体育运动词汇》)。
例如,我国优秀背越式跳高运动员朱建华在1983年和1984年分别以2 37m、2 38m、2 39m的成绩3次打破世界纪录。现在男子跳高的世界纪录已被古巴运动员索托马约尔再次刷新。他把横杆升到了2 45m的高度。朱建华的跳高技术具有快速助跑和快速起跳的技术风格,助跑最后6步速度为8 73m/s,起跳结束时垂直速度达5 21m/s,过杆时身体重心水平位移速度为2 45m/s。索托马约尔的跳高技术表现出速度和力量的高度统一,他在跳2 40m的时候,起跳点的力可达800kg,起跳前身体重心明显下降,双臂同时用力上摆,摆动腿的摆动动作幅度大。由于他们自身的条件不同,形成了各自的技术风格。然而,从他们俩共同表现的技术特点来看,充分反映了当代背越式跳高技术以“速度”为核心的基本要素和速度与力量完美结合的发展方向。他们所创造的世界纪录精彩的一幕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2 田径运动美表现形式
田径运动整个过程都是在“动”中进行的,运动渗透到田径运动发展过程的每个环节,可以说体育运动的灵魂就在于“动”。运动美的审美对象是人体的动态美、构造美和竞争美。
2.1 动态美,表现在动静结合上
田径运动从整体上来说是动,因而运动是绝对的。但动中有静,是运动中静,静是相对的、动与静是田径运动中的两种状态,而这两种状态相互交替,相互转化,构成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生动、鲜明、引人入胜的运动造型表现出动态美的魄力。动就是活力之美,是生机、是人体生命力的展现。动作为审美对象,是以人运动为核心,它的一切技术动作的构成和节奏都是人创造的成果。例如:欧文斯首先跳过8m大关时,他的起跳动作好像从板上跑过去一样,空中姿势介于蹲踞式和走步式之间,动作简练,平衡协调,他以快速助跑起跳给人们留下了印象。长跑运动员在马拉松或万米赛中奔跑的瘦削身影,也同样使人感到美。
静是为动而准备,如竞赛运动员起跑前的静伏,只等枪声一响,由静到动象一枚发射出的火箭,具有无穷的威力,给人以朝气蓬勃和奋发向上的活力之美。
2.2 构造美,表现在主体活动与客体
相一致并能动于客体例如:跳高运动项目从跨越式、剪式、滚式、俯卧式到背越式的演变过程充分说明运动之美通过其美的结构呈现出来,这美的结构体现出真、善、美的高度同一。人类的田径运动项目是符合自身生理和心理科学规律的运动,这就使运动的结构既符合人体运动的客观规律,又符合人的目的性,是一个不断提高动作结构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创造动作结构美的过程。在对运动美的结构进行审美欣赏过程中,欣赏者自身也是创造者。要有所创造首先是要自我欣赏、自我评价、创造者自身首先是运动美或具体的运动技术美、意志品质的第一个欣赏者。只有自我欣赏才能完善创造过程,创造出更美的运动结构。一定程度上欣赏是创造的动力,创造是欣赏的成果,欣赏者于创造者的同一性是运动美赖以产生的特点所决定。这样就可能促使运动员经过欣赏美、创造美的多次反复实践的体验和认识的飞跃,按照人体科学和美的规律再次进行美的能动创造,使运动结构之美日臻完善。
2.3 竞争美,表现在相互作用上
竞争是体育运动发展的动力,体育的竞争美表现在激烈的对抗之中。竞争美是战胜对手为目的,在平时训练所具备的基本素质和掌握技术、战术的基础上,临场创造性地运用和发挥并达到完美程度所显示出来的美。例如奥运会、世界田径锦标赛、长跑比赛、撑杆跳高和障碍赛跑等。竞争美,随着赛事变幻莫测,极富神奇色彩,扣人心弦。由于目标的唯一性,决定了体育竞争的排他性,在竞技场上,它不承认除个人身体和心理之外的任何不平等;它最讲法制,不徇私情,不论资排辈,不以运动员过去的辉煌论英雄;它最讲现实,这就要求每个运动员要凭自己的实力竞争,竞争求胜才被人誉为真正的英雄。运动场上的竞技者,是通过技术和战术的较量,时空的争夺,去战胜对手的。竞争之美是在比赛双方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对抗中呈现出来的,在竞争中双方的技术水平越高,实力越接近,竞争就越激烈,更能全面地展现巨大的体力、体能、智慧和技巧,因而审美价值就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