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秘传基本功

1.手眼基本功夫---悬棉捶
 
  悬棉捶乃习眼力与手上练准之功夫也,其练法至简且易。棉花少许揉为圆球,以丝线系于梁间,或以一指(一指金刚法、一指禅),或以二指(点石功),或以掌(仙人掌),或以拳(阴拳功),点打之,或以枪、刀、剑、棍等器击刺之。初则不易命中,久之自能随心所欲 ,待能点打击刺一一命中时,再闭目习之,亦能自如者,则成功矣。与人交手之际,则致胜易如反掌。此法日本拳术家多袭用之,故其临敌也,每易致胜。  
  劲力基本功夫---木人 
  木人功夫乃少林七十二艺之根基艺业,幸勿忽视。
  其练法亦极简易,取直径六寸、长九尺之圆木一根(枣木、榆木为宜),埋土中三尺五寸,外露五尺五寸,于顶端下一尺处,装一横木,长三尺二寸,直径一寸六分,其形如基督之十字架。装妥后,即如一人,横木即其手,上余一尺之高即其首,中为胸腹,下为腿足,故此等处。均需皮包裹之。
  习者立木人前,或推或捋,或抱或挤,或以指掌点打上部,或臀胯挤靠中部,或以足踢踩下部。总之想象人身各部,施以手法,均无不可,乃习全身劲力,手足应用之法也。 此功亦必有恒,忌用暴力,每于清晨舒筋后习之。始再习七十二艺中之功夫或其他拳脚,如以木人习点穴术,亦无不可云。

2.铁布衫功

   铁布衫为硬功外壮也。如兼习内壮童子功,则称金钟罩,能成功殊非易易也,苟非决心到底,则无以成,是故能之者甚鲜。铁布衫练习之法,先用软布,环束胸背间,缠绕数匝,然后用手着力搓摩。又时将肘、臂曲伸,使胸部作翕之状。夜间宜用坚硬之木板为榻,使骨骼时与坚硬之物体相接触,日久渐至坚实。初习颇苦之,习之既久, 筋肉骨骼坚韧矣。然后立铁杠于庭前,下作浅坑,铺尺许细砂,每日晨昏,就铁杠练习种种姿势。于下杠之时,是以上身各部,如肩、背、胸、腹、臂等部,故向沙中跌扑,使上身各部,与沙接触二次为度,如是行之三年,将缠绕之软布除之,以木锤捶击之,渐渐易以铁锤击之,并运气拟神敛力以佐之。更三年,则上身各部绵软如棉,铁布衫功成矣。用时运气敛力,则坚如铁石,而拳械不能伤矣。重量兵器尚须避之,少林中人多能之。余师叔王翁,曾假北京石老娘胡同,柿子店拳场表演是技,斯时余年仅十一二,为好奇心所驱使,竟不顾礼仪,持花枪猛扎其腹,砉然一声,余已仰跌矣,起而欣服。盖王师运气为御,致余不敌而跌也。

3.铁头功

  铁头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兼内壮之气。铁头功分顶门、前额、后脑三部,虽用外壮之力,坚练其筋骨,然亦须运身内之力与气,气与神,充满脑房,互相为用,殆克有成;否则徒持外壮之力,而无内壮之劲,则虽能成,亦下乘耳。练习之时,以软帛束首,使围绕至数十匝,外面更以软铁片周匝之一二层,然后将头向墙壁上顶撞之,每日行若 干次。练时须提气充脑,初时不必猛力顶撞,盖骨未坚而脑易伤也,即所以缠帛于首者亦以此故。待练稍久逐渐加重,而顶撞之次数,亦随之加增。勤习一年,则初步功成,将所束之帛,减少二三层;然后再如法练习之,逾百日,更减帛二三层,愈进步而帛之层数愈减少。至一年之久,以至于完全除去,则第二步功成。而以首与墙壁直接顶撞,初时亦颇苦恼,行之日久,逐渐不觉时,则头与砖头同其坚硬,而全功成矣。若用拳法中之头、肘势以撞人( 即俗所谓撞羊头),当之者无不立毙。功之最深者,头坚于石,触石立碎;触铁板亦能深陷,法无敌矣。但亦须精心勤习,闲即坐功,以澄心静气功,使屏除杂念,则脑海如大自然界,即俗所谓修性,然后练功,则不难臻于绝境也。此种功夫,并不希罕,江湖卖解之流,每习之,如油锤贯顶,双龙入海,砸砖等技,即铁头功也。且此种功夫,为自卫防身之技,较阴手伤人之术,为有益也,况易于进功耳。
   铁头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兼内壮之气。铁头功分顶门、前额、后脑三部,虽用外壮之力,坚练其筋骨,然亦须运身内之力与气,气与神,充满脑房,互相为用,殆克有成;否则徒持外壮之力,而无内壮之劲,则虽能成,亦下乘耳。练习之时,以软帛束首,使围绕至数十匝,外面更以软铁片周匝之一二层,然后将头向墙壁上顶撞之,每日行若 干次。练时须提气充脑,初时不必猛力顶撞,盖骨未坚而脑易伤也,即所以缠帛于首者亦以此故。待练稍久逐渐加重,而顶撞之次数,亦随之加增。勤习一年,则初步功成,将所束之帛,减少二三层;然后再如法练习之,逾百日,更减帛二三层,愈进步而帛之层数愈减少。至一年之久,以至于完全除去,则第二步功成。而以首与墙壁直接顶撞,初时亦颇苦恼,行之日久,逐渐不觉时,则头与砖头同其坚硬,而全功成矣。若用拳法中之头、肘势以撞人( 即俗所谓撞羊头),当之者无不立毙。功之最深者,头坚于石,触石立碎;触铁板亦能深陷,法无敌矣。但亦须精心勤习,闲即坐功,以澄心静气功,使屏除杂念,则脑海如大自然界,即俗所谓修性,然后练功,则不难臻于绝境也。此种功夫,并不希罕,江湖卖解之流,每习之,如油锤贯顶,双龙入海,砸砖等技,即铁头功也。且此种功夫,为自卫防身之技,较阴手伤人之术,为有益也,况易于进功耳。

4.一指禅功

一指禅功为阴手,亦少林七十二艺,软功中之狠毒者。练全功于一指,如少林江南著名拳师膝黑子,一指功夫,曾练四十年;然一指竟能漫游南北无敌手,是亦难能而可贵也。初练时,悬一铁锤于常经过之要道,出入必见,见必以一指击之,每日如此。初时指着锤而锤不动,其后渐能摇动,然后渐渐向后移步,至能指不着锤,凭空一指,锤亦动摇。至此一指禅功,第一步功夫已成就矣。然后于广庭之中,置灯若干,每于夜静更深之际, 一一燃之,人立于灯前,以一指遥指之。初时仅灯焰摇摇,如被微风者然。习之既久但用一指,向灯弹之,被指之灯,立时扑灭,指无虚处,竟如有扇扇灭者。于是第二步功夫成。再以纸幕灯之四周,作风灯状而习之,至纸不破而灯熄,于是第三步功夫成。再以玻璃隔之,至一指即灭,而玻璃不损者,一指禅大功告成矣。至此须十年苦功,较红砂掌、黑砂掌、五毒手更进一筹,惟须恒字,方可成功。
  一指禅功为阴手,亦少林七十二艺,软功中之狠毒者。练全功于一指,如少林江南著名拳师膝黑子,一指功夫,曾练四十年;然一指竟能漫游南北无敌手,是亦难能而可贵也。初练时,悬一铁锤于常经过之要道,出入必见,见必以一指击之,每日如此。初时指着锤而锤不动,其后渐能摇动,然后渐渐向后移步,至能指不着锤,凭空一指,锤亦动摇。至此一指禅功,第一步功夫已成就矣。然后于广庭之中,置灯若干,每于夜静更深之际, 一一燃之,人立于灯前,以一指遥指之。初时仅灯焰摇摇,如被微风者然。习之既久但用一指,向灯弹之,被指之灯,立时扑灭,指无虚处,竟如有扇扇灭者。于是第二步功夫成。再以纸幕灯之四周,作风灯状而习之,至纸不破而灯熄,于是第三步功夫成。再以玻璃隔之,至一指即灭,而玻璃不损者,一指禅大功告成矣。至此须十年苦功,较红砂掌、黑砂掌、五毒手更进一筹,惟须恒字,方可成功。

5.双锁功

双锁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精习之,可空手破白刃,两臂相接,如铡刀者然,且习之最易。其法:以两臂之小臂,互相撞击,其初也痛难忍,殆习之既久,则筋肉坚实,不但不觉痛苦,而相撞之下,竟砉然有声,则第一步功夫成。再以两腕两拳,两掌二指,一指独伸,互相撞击,俟声隆止,则第二步功夫成。再以两臂与腿之上部颠倒互相撞击(左右膝上提),至皮肤柔软为止,则大功成矣。

6.一指金刚法

一指金刚法,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练习精纯,一指到处,能洞胸撤腑。其法每日于往来经过之墙壁及树木,或其他物体,以手之食指,向墙壁及物体,轻轻点之,渐渐增力,三年后则技成。以一指触任何物体,必有显然之痕迹。触木木可洞,触石石可碎,触人身则立见伤亡。盖三年苦功习之一指,聚精会神,其功纯,其志坚,故有此惊人效力。惟以防误伤起见,可见左手食指,非至万不得已,切勿轻事伤人也。此种功夫与阴手一指禅功,有异曲同功之妙,惟须恒字为功。
   一指金刚法,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练习精纯,一指到处,能洞胸撤腑。其法每日于往来经过之墙壁及树木,或其他物体,以手之食指,向墙壁及物体,轻轻点之,渐渐增力,三年后则技成。以一指触任何物体,必有显然之痕迹。触木木可洞,触石石可碎,触人身则立见伤亡。盖三年苦功习之一指,聚精会神,其功纯,其志坚,故有此惊人效力。惟以防误伤起见,可见左手食指,非至万不得已,切勿轻事伤人也。此种功夫与阴手一指禅功,有异曲同功之妙,惟须恒字为功。

7.少林棍法-大夜叉

   第一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扎三枪。披身,嗊地;拖枪出迎转金鸡独立。进步骑马,退步推坐洞。扎一枪,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仙人过桥坐洞。进步推骑马,进步换手打撒花盖顶。回转换手悬脚亮枪,回转边叉,进步撩手跨剑,滚身铺地锦。进步迎转独立,进步骑马;换手打,撒花盖顶。迎转换手悬脚亮枪,迎转边叉,进步撩手跨剑,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进步滚身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二郎担山出,坐洞,迎转二起脚。搅一棍,扎一枪;剪步出群拦,披身,四平。
  第一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扎三枪。披身,嗊地;拖枪出迎转金鸡独立。进步骑马,退步推坐洞。扎一枪,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仙人过桥坐洞。进步推骑马,进步换手打撒花盖顶。回转换手悬脚亮枪,回转边叉,进步撩手跨剑,滚身铺地锦。进步迎转独立,进步骑马;换手打,撒花盖顶。迎转换手悬脚亮枪,迎转边叉,进步撩手跨剑,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进步滚身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二郎担山出,坐洞,迎转二起脚。搅一棍,扎一枪;剪步出群拦,披身,四平。

8.少林小夜叉

 小夜叉   第一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跨剑,进步骑马,进步披身。铺地锦,退步猪龙喷地。偷步四平,推根悬脚亮枪,打一棍骑马,搅一棍,偷步扎三枪。推通袖,扯披身,进步骑马, 进步跨剑,进步穿袖,进步绞系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骑马。进步跨剑定膝,偷步吕布倒拖戟,进步韩信 磨旗。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偷步,磨旗中四平。
   小夜叉第二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扎三枪。披身,退步嗊地,偷步四平。拖枪出迎,转霸王上弓。进右边披身,迎转靠山;进左边推根悬脚亮枪,换手打左献花,换手打右献花。绞系进步悬脚亮枪,绞系进步左踢一脚,搅一棍,扎一枪,换手拔草寻蛇出,陈香劈华山。换手打朝天一炷香,进步五花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骑马,金刚献铲。踢一脚,二郎担山,偷一步,扰一棍,打一棍,拔草寻蛇出,劈山,行者肩挑金箍棒。
   小夜叉第五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旋风跨剑,滚身铺地锦,回转滚身铺地锦,回转五花骑马,左转进步打满天棚不漏风。燕子酌水,右转回打遮天不漏雨。右边,边叉,左转打满天棚不漏风。左边燕子酌水,右转回打遮天不漏雨。后边,边叉。踢一脚,四平进步骑马,进步跨剑,进步穿袖。仙人大坐,扎一枪,滚地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滚身出迎转倒拖荆棘不留门。
   第一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跨剑,进步骑马,进步披身。铺地锦,退步猪龙喷地。偷步四平,推根悬脚亮枪,打一棍骑马,搅一棍,偷步扎三枪。推通袖,扯披身,进步骑马, 进步跨剑,进步穿袖,进步绞系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骑马。进步跨剑定膝,偷步吕布倒拖戟,进步韩信磨旗。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偷步,磨旗中四平。
   小夜叉第二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扎三枪。披身,退步嗊地,偷步四平。拖枪出迎,转霸王上弓。进右边披身,迎转靠山;进左边推根悬脚亮枪,换手打左献花,换手打右献花。绞系进步悬脚亮枪,绞系进步左踢一脚,搅一棍,扎一枪,换手拔草寻蛇出,陈香劈华山。换手打朝天一炷香,进步五花滚身打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退回五花滚身迎转骑马,金刚献铲。踢一脚,二郎担山,偷一步,扰一棍,打一棍,拔草寻蛇出,劈山,行者肩挑金箍棒。 
   小夜叉第五路棍谱 高四平,进步旋风跨剑,滚身铺地锦,回转滚身铺地锦,回转五花骑马,左转进步打满天棚不漏风。燕子酌水,右转回打遮天不漏雨。右边,边叉,左转打满天棚不漏风。左边燕子酌水,右转回打遮天不漏雨。后边,边叉。踢一脚,四平进步骑马,进步跨剑,进步穿袖。仙人大坐,扎一枪,滚地铺地锦。搅一棍,扎一枪,滚身出迎转倒拖荆棘不留门。

9.死手解救 敌人起身,或扭我胸,或箍我腰,一时无法可制。我将二中指,望两眼插进;又将大指,望鼻子勾进,望前一拖,敌人自然松放。此法名为二鹰捉兔。   敌人拳来正狠,无可躲闪,而我用双手望下一拨,随后腿钻心踢之。此法名为火焰钻心。   敌人当心进来,我亦不用挑,不用打,只望胸窝口一肘顿下。此法名为钉心肘。   敌人当面扭我胸,我手拿住他手,随以身倒退,用反掌,望喉咙一剐。此法名为双刀杀鸭。   敌人当面,箍住我腰,我亦用双掌望喉咙一剐,须以手跟着力。此法名为双反刀。   有人背后,将我两手箍住擒起。我将两手紧紧带着敌人袖口,只将右脚一缩,望他人脚膝上一,自能解救。此法名为猛虎出柙。   敌人起身,或扭我胸,或箍我腰,一时无法可制。我将二中指,望两眼插进;又将大指,望鼻子勾进,望前一拖,敌人自然松放。此法名为二鹰捉兔。   敌人拳来正狠,无可躲闪,而我用双手望下一拨,随后腿钻心踢之。此法名为火焰钻心。   敌人当心进来,我亦不用挑,不用打,只望胸窝口一肘顿下。此法名为钉心肘。   敌人当面扭我胸,我手拿住他手,随以身倒退,用反掌,望喉咙一剐。此法名为双刀杀鸭。   敌人当面,箍住我腰,我亦用双掌望喉咙一剐,须以手跟着力。此法名为双反刀。   有人背后,将我两手箍住擒起。我将两手紧紧带着敌人袖口,只将右脚一缩,望他人脚膝上一,自能解救。此法名为猛虎出柙。

10.少林迷拳

来源: 少林寺网站 凡人之立势,有前有后,有左有右。前后左右,而直攻之谓之正;前后左右,而没攻之谓之奇,遇正则力健者矣。至健力雄者,失其雄,皆出于定料揣度之外者也。故人披而我挂,人挂而我搬,人搬而我削,人削而我遁,人遁而我角。拳出拳外,莫之参酌;拳入拳内,莫之审度。变化无数,古今伟勃,因之不可端眸,故名之曰迷拳。
  凡人之立势,有前有后,有左有右。前后左右,而直攻之谓之正;前后左右,而没攻之谓之奇,遇正则力健者矣。至健力雄者,失其雄,皆出于定料揣度之外者也。故人披而我挂,人挂而我搬,人搬而我削,人削而我遁,人遁而我角。拳出拳外,莫之参酌;拳入拳内,莫之审度。变化无数,古今伟勃,因之不可端眸,故名之曰迷拳。

11.少林寺短打推盘步法

两下合掌客步行,着地拨势认分明。若还连珠之步进,左右两拗随后跟。连珠步进单鞭出,回马则用撒步行。倒骑龙势梅花步,紧转开门认分明。梅花五步牵连进,拗单鞭下势法门。他若高时高探马,我若低盘雀地龙。一上一卸一补着,此是盘中第一功。有人识破其中妙,敌纵高强莫逞雄。(张孔昭)(见蝉隐庐印本)

12.少林观音掌

  观音掌,又名斩魔剑,为柔功外壮,属阴柔之劲,练腕侧一部之功夫,与拳法中的斫手相同。 练习之法,先以手在木具上, 作侧掌势,时时下斫。待至每一斫手,木上即陷深痕为度,则易木具而斫石。石坚难破,练习一二年后,手斫石即有小石片飞下,如象被锤凿一样。但这仅是第一步。必须手斫之后,石深陷如切,而切痕之四周,依然如旧,无丝毫损伤而后可。然后再以深盘满贮铁屑,厚约尺许,亦按时以掌斫之。初时掌斫下,铁屑被分开,及至手掌提起,铁屑仍合聚如前。练之日久,掌下铁屑向两旁分开,虽提掌亦不复聚拢。终至于掌一下斫,铁屑竟向两旁飞出寸许,中间划然如刀切,盘底不复有一屑存在。若举掌连斫之,可将满盘铁屑分为若干块,如用刀斫豆腐,平滑均匀,整齐有致。   至此,观音掌的功夫,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地步。掌可代刃,着人无幸免者。练此掌之手,亦如马鞍功、朱砂掌等,不能复作他用,故以左手为宜。若用右手,虽极注意,亦难免无意中伤人。

13.石柱功

   石柱功,为硬功内壮,属桩法中之主法,专练足劲之一种秘术。顾名思义,此功练成后犹如石柱之直立,纵有大力之士, 亦难使之摇撼。在练武之人,足劲实为最要,脚无劲则步不稳,步不稳即取败之道。
   练习足劲之初步,须在马步上下一番功夫。至少每日站马步于十次,每次一炊时起,逐渐加长,次数逐渐减少,直至站马步一个时辰,不喘不汗,若无其事,始可进一步学桩上功夫。即埋二桩于地,高约二尺左右,中间距离恰合一马步,练者立于桩上,依法站马步。在平地上练,全足底着力,占地较大。今在桩上,着力处仅在桩头少许,不及脚底三分之一,其难度可想而知。故初上桩时,非但两足不易使力,致身体动摇,且足心疼痛难忍,不及一炊时,必难再忍。
  勤练三数月后,此种痛苦即可免除,站桩时间亦可逐渐延长;同时须鼓气下沉,使全身之劲向下砸去。更若干时后,不仅摆空步子,须用千斤石压置腿面。石为长方形,左右两旁各有一耳,可以着手。初时约用二三十斤之石压腿,每隔三月加十斤,至腿能承百斤以上之石,在桩上站马步半个时辰(即一小时),不喘不汗,如若无事者,则其功乃成。
  此时,其两腿之劲不下千斤,站立于平地,竟如铜浇铁铸一般,虽有多人之推挽,亦鲜有能使之移动分毫者。至于其腿之坚实,尤足使人惊骇,即用刀剑砍之,亦决不至有所损伤。惟在练习之时,困苦万状,甚于别种功夫;所费时日,亦较他种功夫为长,至少需五、六年之久。故此,非有坚韧不拔、百折不挠之毅力,是殊难学到手的。

14.少林秘传基本功-上罐功
上罐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练习两臂悬劲并两手之握力。
  练法:用双耳小罐一个,以短绳系于其两耳,并用一长约三四尺之棉绳,一端系于绳之居中,另一端系于一圆木之上。木长约一尺二寸,粗约一握,以枣木为佳。木外廓宜有棱,不宜平整。在木之正中处,钻一对穿之小洞,绳头即在洞中穿过,然后紧系木上。小罐之重,约六七斤,以铁砂三数斤贮其中,初练时连罐不得超过十斤。习者站马步,上身挺直,两手各握圆木之一端,将罐悬空提起,至肘平于肩为度。此时小臂竖直,略前斜,虎口相对,掌心胸外。提起之后,待罐稳定,两手即分死活把,将木渐渐向内旋转,使棉绳渐渐缠绕于圆木之中部,罐亦随之上升,直旋至罐平乎胸,略停顿片时,再缓缓放下。如此升降三十次而功毕。每日晨夕练—次。
  练习三月之后,罐中加铁砂三两,练时增加五次。再练三月之后,更加铁砂半斤。以后每练三月,加铁砂一次,加至连罐足三十斤时,其人之悬劲与握力,已足惊人。此功若能立于极高之桩上,而将棉绳放长至五尺以上行之,则功效更为宏速。
  此功为少林寺嫡派,北人习之者为多,自始至终,亦须三年以上,始克有成。功成之后,无论何等坚硬之物,但举手握而旋转之,无不立毁。用以拗敌人之臂,亦自应手而脱。

上罐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练习两臂悬劲并两手之握力。
  练法:用双耳小罐一个,以短绳系于其两耳,并用一长约三四尺之棉绳,一端系于绳之居中,另一端系于一圆木之上。木长约一尺二寸,粗约一握,以枣木为佳。木外廓宜有棱,不宜平整。在木之正中处,钻一对穿之小洞,绳头即在洞中穿过,然后紧系木上。小罐之重,约六七斤,以铁砂三数斤贮其中,初练时连罐不得超过十斤。习者站马步,上身挺直,两手各握圆木之一端,将罐悬空提起,至肘平于肩为度。此时小臂竖直,略前斜,虎口相对,掌心胸外。提起之后,待罐稳定,两手即分死活把,将木渐渐向内旋转,使棉绳渐渐缠绕于圆木之中部,罐亦随之上升,直旋至罐平乎胸,略停顿片时,再缓缓放下。如此升降三十次而功毕。每日晨夕练—次。
  练习三月之后,罐中加铁砂三两,练时增加五次。再练三月之后,更加铁砂半斤。以后每练三月,加铁砂一次,加至连罐足三十斤时,其人之悬劲与握力,已足惊人。此功若能立于极高之桩上,而将棉绳放长至五尺以上行之,则功效更为宏速。
  此功为少林寺嫡派,北人习之者为多,自始至终,亦须三年以上,始克有成。功成之后,无论何等坚硬之物,但举手握而旋转之,无不立毁。用以拗敌人之臂,亦自应手而脱。

15.少林秘传基本功-分水功

分水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拳法中的排山势、分水 掌等,即来源于此。此功之力,完全聚于两臂。而以侧掌辅之。
   初练时,择广地植粗竹一排,约十余支,上下两端以铁链横系之,使其密排无缝隙,紧贴如竹墙。习者先在正中两竹间,用合掌竭力插入。竹性韧而有弹力,虽密排无隙,若力分之,亦可弛张。两臂插入之后,向左右力辟,其始仅能开小缝隙。按日行之,积久而渐如门户,可容人出入。至此再于两旁多植巨竹,由十数支渐增至数十支,亦能开辟自如,则功已半成。盖多植一竹,其增加之重量,至少有百斤。若以三十支计之,两臂之力又何止千斤。然后更叠细砂为壁,如乡间土墙亦可,用臂插入,向左右排之,须至两臂在沙中排合自如,而沙不飘扬,则炉火纯青,大功练成。
  功成之后,纵千百人当前,一举手莫不如山奔海啸,但一着手,鲜有不立毙者。 分水功,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拳法中的排山势、分水掌等,即来源于此。此功之力,完全聚于两臂。而以侧掌辅之。
   初练时,择广地植粗竹一排,约十余支,上下两端以铁链横系之,使其密排无缝隙,紧贴如竹墙。习者先在正中两竹间,用合掌竭力插入。竹性韧而有弹力,虽密排无隙,若力分之,亦可弛张。两臂插入之后,向左右力辟,其始仅能开小缝隙。按日行之,积久而渐如门户,可容人出入。至此再于两旁多植巨竹,由十数支渐增至数十支,亦能开辟自如,则功已半成。盖多植一竹,其增加之重量,至少有百斤。若以三十支计之,两臂之力又何止千斤。然后更叠细砂为壁,如乡间土墙亦可,用臂插入,向左右排之,须至两臂在沙中排合自如,而沙不飘扬,则炉火纯青,大功练成。
  功成之后,纵千百人当前,一举手莫不如山奔海啸,但一着手,鲜有不立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