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育:为生命发展奠基

    西方有位哲人这样认识教育:教育就是当你学过的知识,在过了很多年淡忘了之后所剩下的那个东西。如此看来,教育不是获得的知识,因为知识可以遗忘,只有通过知识而融化在生命之中的意义,才是永远的、终身的。所以,我国学者黄克剑先生在把教育的使命归为“授受知识,开启智慧,点化或润泽生命”之时,又指出,“知识若没有智慧烛照其中,即使再多,也只是外在的牵累;智慧若没有生命隐帅其间,那或可动人的智慧却也不过是飘忽不定的的鬼火莹照。”所以,知识是教育的边缘,知识的意义就在于内化为智慧,而智慧的运作,只有在生命中才有可能。点化和润泽生命是教育之核心,是教育之本。教育是人的生命的主要历程,它基于自然的生命,在现实的生命之中,追求生命质量的完善。因此,教育是一项直面生命并以提高生命价值为目的的活动。生命是教育的原点,也是教育的终点。 
一、小学教育:为生命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 
  众所周知,小学教育具有基础性。对于其基础性的理解,我们长期以来仅局限于制度化教育的框架中,在学制上,把它理解为整个教育事业的基础,因此,在目的上,把它作为进入中小学的基础,学习基础性的知识,为升入中学做准备。如此观念,小学教育就成为中学教育的预备,中学教育又是大学教育的预备,因此,小学教育是升上大学的基础的基础。这些年,日益激烈的“应试教育”,已经从中学蔓延到小学。众多的家长把小学作为起跑线的竞争,而提前演绎升学的压力。可是,当我们正在为升学率而陶醉时,儿童对学习的热情却正在明显地随年级的升高而降低。儿童失去了他本该欢乐的童年,换来的是对学习的厌恶和逃避。全国少工委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提供的《当代中国少年儿童报告》蓝皮书表明,有近14%的小学生和22%左右的中学生感到“学习已成为一种沉重的负担,希望自己能快点离开学校”。 
  小学教育不是升学教育的基础,而是素质教育的基础。在当今学习化社会之中,它是终身教育的奠基阶段,它要为人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小学教育为人生的发展打好基础,基础的东西应该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本性,它的养成必须有助于儿童的终身发展。这一“基础性”的定位,是一个符合终身教育理念的定位,一个符合人的生命可持续发展的定位。 
  对小学教育“基础性”的新定位,使我们看到,小学教育的任务主要不再是基本知识,基本技能、技巧的训练和掌握,而必须把每个学生潜能的开发、健康个性的发展、为适应未来社会发展变化所必需的自我教育、终身学习的愿望和能力的初步形成作为重要的任务。小学教育应该教会儿童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学会学习、学会与其他人共同生活,为儿童终身发展提供动力,奠定一生持续发展的基础。这包括:第一,道德品质发展的基础。进入小学的少年儿童,随着生活范围的不断扩大,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道德问题。小学教育工作者应引导学生认识、了解与他们的生活经验相联系的道德观念,并养成相应的道德习惯。第二,智慧品质发展的基础。小学时期的少年儿童,正是智慧潜力逐步显现并迅速发展的时期。小学教育的一个重要任务应当放在启迪儿童智慧发展上,知识教学应为智慧发展服务,智慧发展应促进知识教学。第三,个性品质形成的基础。小学阶段是少年儿童的个性倾向开始显露的时期。小学教育应当维护、尊重、发现并培养小学生的个性,使他们养成良好的个性品质。第四,身体发展的基础。小学是少年儿童身体迅速发展的时期,应当使少年儿童养成良好的锻炼身体的习惯,掌握锻炼的基本技能、技巧,以保证少年儿童的健康发展。 
  “做人”和“做事”是人生的两大主题,教育也围绕两大主题而进行。相对于职业或专业教育而言,小学教育属于基础教育,它更偏重于“做人”的教育,同时打下“做事”的基础和终身学习的基础。只有打下终身学习的基础,才能为每一个受教育者在科技日新月异、竞争日趋激烈的社会奠定生存的基础。所以,由雅克?德洛尔任主席的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报告中,十分强调“学校应进一步赋予学生学习的兴趣和乐趣、学会学习的能力以及对知识的好奇心”。 
  当然,正如一句西方格言所说的“空袋不能直立”一样的道理,知识是我们的精神成长和提升质量不可缺少的营养素,离开知识的学习和掌握,不可能有生命的延续和发展。但如果学习的目的,仅止于知识的获得,那么我们的生命质量也会黯然失色。知识一旦不具备生命的意义,就会成为生命的负担,使学习者苦不堪言,压抑和浪费生命。 
  所以,教育不是“占有”知识,而要“生成”知识。占有的知识是外在于人的,不具备生成性。只有与人构建了意义关系的知识,才能够转化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教育必须关注知识的“安置”方式:它使儿童越来越热爱学习还是越来越厌倦学习?是越来越提高自我学习能力,还是越来越依赖教师、懒于思考?是在获得知识的同时体验到自尊、自信,还是变得自卑、消极?是变得越来越热爱生活,不断增长对社会的爱心和责任,还是变得越来越悲观、畏缩、感情冷漠?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无论我们教了什么知识,教了多少知识,都是失败的。因为,脱离了生命意义的知识,对主体来说只是假知识。 
二、小学教育:促进生命的自由生长 
  生命是丰富多彩的;生命是有尊严、有活力的,是自由的;生命是属于个人的,是富有个性的。为生命的发展奠基的小学教育,必须促进生命全面、和谐、自由、创造性地成长。 
  1.小学教育:促进生命的和谐发展。 
当哲学家把人定义为“理性的动物”时,情绪作为非理性的代名词,注定被排斥在教育之外。所以,教育长期以来就成了理智的教育、认知的教育。小学教育的任务从掌握知识和技能到发展智力,培养能力,都没有跳出这一巢臼。人的完整的、丰富多彩的生命世界,在近代科学主义的遮蔽下,成为只有理性而无人性的“单面人”。把人的情感排除在教育之外,势必造成教育的畸形,从而扭曲人的生命发展。日本的教育家井深大认为,惟智的教育“忘记了方向”,是“丢掉了另一半的教育”。 
  实际上,完整的生命不只包括知识、智力、智慧等认知因素,而且包括情感因素。生命是知情的统一体。正如美国心理学家布卢姆等人所比喻的,“一个人用两个并排的梯子爬墙壁……一个梯子代表认知行为和认知目标,另一个梯子代表情感行为和情感目标。这两个梯子的构造,使一个梯子每一级正好在另一个梯子的每一级的中间。通过交替地攀这两个梯子——从这个梯子的一级踏到另一个梯子上够得上的一级——就有可能达到某些复杂的目的”。皮亚杰的研究也认为,认知和情感是交叉的,某种认知结构总要有与之相应的情感水平,反之亦然。因此,情感是人的生命重要组成部分,没有情感的生命,是呆板的、机械的,因此也是黯然失色的;有情感伴随的生命是有活力、有朝气的,因此是光彩夺目的。小学教育要为生命的发展奠基,就首先要促进生命中认知和情感的和谐发展,使生命中的知与情相互作用、相互提升。 
知识的掌握、认知的发展需要情感的催化,情感是认知发展的手段。如此认识情感的作用,实际上只是把它作为服务于学习的手段,引发学生兴趣,调动学习热情,使学生乐学、好学。但科学研究表明,情感是人的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大脑的机能定位是皮层下结构,它是大脑对世界的一种不同于认知的反映方式——情感的反映方式是整体的、弥散的、非线性的,指向于内心体验的;认知的反映方式是分析的逻辑的、线性的,指向外部客体的判断。因此,情感对人的发展不只是手段,而是人的发展的重要领域。个体发生学的研究表明,主司情感的皮层下结构比主司认知的大脑皮层中的新皮质更为原始,情感的发生也更为原始。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情感的发展是人的发展的一个本原性、根基性问题。它不仅是人的发展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且还主宰着人的发展方向,提供发展的动力,促进认知的发展。 
  情感从作为人的理智发展的干扰因素被排斥在外,到把情感作为认知发展的手段得以肯定,到今天,情感已被作为发展的重要领域之一,而且更具有根本性。传统的教育目标的三个层次——按重要程度依次递减排列为:知识、实用技术、态度和技能——已经颠倒为教育目标的新的三个层次,最重要的不再是知识,而是态度的获得。“未来的教育不应仅限于给学习者坚实的知识和培养他们对继续学习的兴趣。它还应该培养人的行为和能力并深入精神生活之中。包括明智、责任感、宽容或敏锐、自立精神在内的行为与包括洞察实质、确切概括、区分目的与手段和确定原因与结果等的智能同样重要”。中国在新一轮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也开始改变课程过于注重知识传授的倾向,各科的课程标准,在强调具有适应终身学习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方法的同时,把情感和态度作为儿童发展最重要的目标列在前位。 
  2.小学教育、促进生命的自主成长。 
  人的生命不仅是全面的,而且是自由的。马克思说:“一个种的全部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自由是生命的灵魂。没有自由的生命,无异于一具缺少心肝的骷髅。 
  自主是自由的第一要求。儿童发展的自主性,要求我们高度尊重儿童,遵循他们身心发展的内在本性,而不是用成人的世界、用成人的眼光去过滤他们的生活,使他们被迫服从。在这方面,18世纪的教育家卢梭早给我们以启蒙:“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之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秩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会造成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儿童是有他们特有的看法、想法和感情的,如果想用我们的看法、想法和感情去代替他们的看法、想法和感情,那简直是最愚蠢的事情”。杜威在他的很多著作里,也曾深刻地批评了这种做法,在他看来,“为了成人生活的造诣,而不管儿童的能力与需要,是一种自杀的政策”。先哲的这些话至今还令我们无数教师读来汗颜。 
  睁眼看看我们教育现实,教育中的儿童有多少自由呢!我们的家长、我们的教师总以“考试要考的”、“将来用得着的”、“为你们好”等为理由,*迫他们学这学那,而从来不问他们对此感不感兴趣,他们的真正兴趣何在。一味地把教育当成儿童未来的准备,当成成人生活的模仿。所以,今日的儿童没有成为儿童就成为了大人,这是教育的悲哀。王蒙在参评最近一次作文大赛中,他赞赏中小学学生作文水平之高时,又不无遗憾地指出,这些作文更像成人的文章,失去了儿童的天真。 
  其实,儿童不只是一个未来的存在,他更是一个当前的存在。我们的老师,不仅要为儿童的未来准备,更要关心他们的现在。因为不以现实为基础的未来,只能是渺茫的。关心儿童的现实,就要关心儿童的兴趣、需要,从他的需要兴趣出发,造就一个适合他们的教育,而不是削足适履,使他们适合教育。 
  为此,我们现在所能做到的就是把儿童身上失落的东西——主体性还给儿童,把精神生命发展主动权还给儿童,使他们拥有自我选择和自我决定的权利,使教育凸显生命的灵动,使课堂充满生命的活力,使班级充满成长的气息。我们的老师要牢记和做到陶行知先生的“六大解放”: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之能想;解放儿童的双手,使之能干;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之能看;解放儿童的嘴巴,使之能说;解放儿童的空间,使之能接触大自然和社会;解放儿童的时间,使之能学习自己渴望学习的东西。 
  3.小学教育:促进儿童创造地、富有个性地发展。 
  根据一些心理学家的研究,个性生来是有探究或创造的本能的。这种本能为后天的创造性的发展提供了生物学的基础。但是,个体的创造性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从其形式上说,都不是这种本能的产物,而是后天社会生活的结果。儿童创造性的发展有赖于学校教育。“教育既有培养创造精神的力量,也有压抑创造精神的力量”,关键是看有无创造性生长的土壤和环境。适应创造性生长的环境也是一个有助于生命的舒展、生命涌动的环境,是一个崇尚开放、多元、个性的环境。 
  然而,我们的教育太缺少这种环境。以学科知识为核心的课程计划和以规范管理为目标的课堂生活制度,不仅没有孕育儿童的创造性,反而把天生具有的创造潜能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种计划和制度下,儿童是被动的学习者,学习被认为是“圣经”的书本知识,是他们的天职,他们不需要形成和提出自己的“问题”,不需要就某个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老师是这样说的”,“书本上是这样写的”。教学是划一的,统一的教材,统一的进度,统一的要求,按年龄统一地组成一个班级,而不管这个班级中的个性差异。教学时间和空间被分成无数的小单位,每个单位都预先为学生设置了任务,在使每个学生有“轨”可寻之时,也使他们失去了个性化“选择”的自由。课堂的管理是严厉的,鲜活的生命被异化为了一个安静的环境和井井有条的秩序。标准化的考试,如同温柔的陷阱,对客观化、规范化的刻意追求,而束缚了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如此的教育环境,只能使一个个小爱迪生、小瓦特、小牛顿死在襁褓之中。这样的环境不改变,属于中国的诺贝尔奖不仅遥遥无期,而且根本上是一种天真的梦幻。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创新。科学家的新发明、新创造,来自他们儿童时期创造精神的精心培育。为此,我们一是要改变“教师讲学生听”的注入式教学为启发引导。教师为学生创设问题情景,让他们发散性式地思考,培养他们乐于探索的积极态度,掌握科学探索的方法,形成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二是为学生创造一个敢于发表意见、敢于质疑问难的宽松环境。对于学生提出的各种观点,哪怕是不成熟的点滴想法,教师都要充分地尊重和鼓励,用积极的语言消除学生的恐惧心理。创造性的火花只有在一个畅所欲言的、宽松自由的环境中,通过相互的碰撞,才能迸发出来。 
  教育是基于生命的事业。生命的潜能是无限的,教育要创造条件,去激活、去展示生命的灵动与飞扬,促进每个儿童创造性地、富有个性地发展。 
我们的教育任重道远。 

 

       (本文发表于《教育向生命的本质回归》《明日教育论坛》第七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