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整合的机制浅探


  李 晖  袁秀清  杨 帆  

    科学教育是指以征服和改造自然、促进物质财富增长和社会发展为目的,向人们传授自然科学技术知识,启迪人的思维,开发人的智力的教育。它体现的主要是以社会发展需要为标准的教育观。人文教育是以培养人文精神为目标,把人类优秀的文化成果通过知识传播、环境熏陶等方式使其内化为受教育者做人的基本品质和基本态度,它能使人洞察人生、完善心智、净化灵魂、理解人生的意义与目的,找到正确的生活方式。人文教育实质上是一种人性教育,它以个体的心性完善为最高目标,主要体现为以个人发展需要为标准的教育价值观。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许多重大问题变得非常复杂且具有更为全面的综合素质。将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整合起来,培养高素质的人才,这在当前的理论界已达成共识。那么如何实现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整合呢?笔者在此对这一问题做一个浅略的探讨。

    “整合”一词就其字面意思来看即通过交融从而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浑然一体的关系。因此,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整合,不是两者的简单调和,也不是教育的科学取向与人文取向的二元相加,而是它们在高层次上的结合。这种结合是全方位的,是教育思想、教育价值观、教育制度和课程编制等方面的根本改变。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的内涵也告诉我们两种教育不仅仅是简单的知识传授,而且还要开发人的智力、启迪人的思维、培养人文精神、完善人的心性。因而两种教育的整合也就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在理工科课程表里增加几门人文课程,或是让文科学生学点数理化知识。整合后的教育是有其特定的精神内涵的:在教育内容上,它把传递人类文化价值观念和伦理道德规范与传授科学知识和实际技能有机结合起来,强调大学教育不仅应教给学生实用知识,而且应该帮助他们形成道德责任感;在教育目标上,它力求实现人性与提高人力的统一,培养既有健全人格又掌握生产技能的劳动者,既具有明确生活目标、高尚审美情趣,又能创造懂得生活的人;在教育价值观上,它是以社会发展需要为中心的教育价值观与以个人发展需要为中心的教育价值观的统一,强调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提升人的精神生活,培养健全的人格以求人类精神的完善。为实现这样的一种教育,我们可以从三个不同层次上有侧重点地采取相应的措施,使其达到真正的结合。

    一、知识层次上:实现科学知识与人文知识的渗透,形成综合、完善的知识结构

    每个人都要与自然打交道,与物质打交道,要从事开发自然界的活动,所以要懂“科学”;每个人都要与他人打交道,与社会打交道,要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所以要懂得“人文”。二战以后的半个世纪,生产力发展的规模与速度都是空前的,这样的一种社会,必然对人才的知识结构有更高要求。如今一项大的工程(包括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性质的工程)所要求的不仅仅是单纯的科学技术,而是需要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通力合作、协同作战、共同研究才能取得成效。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整合就要培养出能看到最不同的科学领域间相互联系的人,培养出文理兼通、视野开阔、富有综合创造能力的复合型人才。

    实现科学知识与人文知识渗透应把重点放在课程体系的改革上。首先,加强基础教育,着重进行文理兼容的公共基础知识教育,大多以必修课形式进行。像美国、日本的大学,第一、二学年通常不分科,全都学习公共基础课程,包括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加强通才教育。哈佛大学用9年时间进行教育改革,提出了影响全美的公共基础课。这些基础课包括5类:文学和艺术、历史研究、社会分析与伦理道德问题的研究、科学、外国文化。而就我国大学教学计划规定的各门课程来讲,大学公共教育课程的教学时数并不低,约占总学时的40%,但课程门类都相对贫乏,主要是思想品德教育课与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简称“两课”)以及体育课、英语、高数、计算机应用和其它少数人文方面的课程,而且这些课程中,纯政治教育类的课程所占比例较大。尽管近年来一些重点大学如清华、北大等在公共基础课上作了一些改革,然而大多数学校的改革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还需要大力加强。其次,设置跨学科课程。具有悠久历史的英国牛津大学近年来许多课程是两种以上科目结合成的,这种结合课程占所设课程的1/3以上。日本越来越多的大学在改革课程中引进综合科目,注重将人文社会科学的教育精神渗透到学科专业之中。如筑波大学的“近代日本的社会与文化”,以明治维新为起点,从政治、经济、社会、科学技术等各种角度来考察日本迅速近代化的过程,进而探索现代日本新的历史现象的结构。这样的一个课题不仅使学生开阔视野、拓宽思维,增强适应能力,而且使学生从不同学科角度多方面探讨同一问题,从而培养学生两种知识综合应用的能力。外国的课程改革经验对我国应有所启发。其三,开设选修课。目前发达国家高校选修课程一般都占课程总量的1/3以上。法国大学本科的选修课总量在本科四年课程中所占的比例高达40—60%。华中理工大学也已开了100多门人文社会科学选修课。通过选修课,学生可以弥补知识的缺陷,加强学科间的渗透。

    二、思维层次上:注重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协同发展,提高创新能力

    一般地说,科学教育主要偏重于逻辑思维,培养人的演绎能力;人文教育更多地运用归纳方法,在思维特征上表现为直观、想象,偏重于形象直觉思维。现实经验告诉我们,仅仅有逻辑思维或形象思维都是不全面的。现代脑科学认为,人的左脑主管语言和逻辑思维,人的右脑主管形象思维,左右脑由脑梁的神经纤维来进行联络。从系统论的观点来看“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良好的思维品质是左右脑的协同以及它们共同开发的结果。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是科学和创造的双翼。事实证明,许多发明创造都是运用两种思维相互结合而取得的。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发现就进行了大胆的猜测、广阔的设想;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不仅艺术上极为辉煌,而且也完全符合光学、解剖学的原理。在我国,一些调查表明,大学生一般都具有较高的逻辑思维能力,但经过大学阶段的学习之后,他们在创造思维水平上并无明显提高。这说明目前高等教育更多地注重理性思维,而对非理性思维或多或少有所忽视。为了改善大学生的思维品质,提高创新能力,在思维能力的培养上要坚持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协同培养的原则。

    科学知识与人文知识交叉渗透的学习对促进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协同发展无疑起着重要作用,另外,下述措施对思维培养所起的作用也不容忽视。首先,改革教学方法。我们今天的教学方法似乎依然可以用得上解放前梅贻琦先生在清华大学时所讲的一句话来形容:“今日之教育,恐灌输之功十居七、八,而启发之功十不得二三。”因此,我们要大力倡导启发式教学,改变“满堂灌”、“填鸭式”的教学方法,以提高学生思维的灵活性、多样性。例如我们可以采取思路教学法,在课堂教学中不仅要求讲清思路,还要注意引导学生思考,鼓励学生大胆质疑,提出新的见解,让学生随着教师的讲解而积极思维,逐渐深入,最后和教师一道得出结论。这样,学生不仅学到了有关知识,也学到了探究问题的思路和方法,培养了创新能力。另外,教师在教学中要尽可能运用学生熟知的形象并用生动的语言加以描述,以激活学生右脑的形象思维,或者鼓励学生用语言分析、建立数学模型来描述思维中的形象,使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有效地结合起来。其次,加强实验、实习环节。“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把观念性的东西转化为实际物质成果,必须通过操作能力来实现。通过实验和实习可以把所学的抽象理论和具体、直观的实际操作过程结合起来,培养两种思维的协同。在实验、实习过程中,一方面检验理论的正确性,并可以修正理论不完善的地方;另一方面,在实践过程中常常能发现机遇、激发灵感、发现新问题、提高人的创新能力。再次,鼓励科技发明。发明创造来源于深入的思维,而思维是在具体──抽象──具体中层层深入的,即经历了一个由形象思维到逻辑思维再到形象思维的过程。高校可以通过举办科技文化节,开展第二课堂的科技文化活动,调动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对于有突出创新能力的同学要及时给予奖励。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协同、创新能力的提高是现代社会对高素质人才的要求,也是未来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正如江泽民同志所指出的那样,“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也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

    三、观念层次上:形成“真”与“善”的有机统一,提升人文精神

    科学本身要解决的主要是事实(真伪)问题,它是一种知识体系、认识体系,因而形成的价值观念是辨别客观事实,发展客观规律的“求真”精神,但它解决不了人们的政治信念、伦理规范、终极关怀等问题;而人文科学不仅仅是对人类社会、对自己的一种研究和认识,不仅仅是一种知识体系,认识体系,而是一种价值体系,伦理体系,它反映在价值观念上主要是世界对人的意义问题,是一种指导人们运用一定价值准则改造物质世界沿着合人道、合理想目标发展的“求善”精神。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整合把“求真”与“求善”两种价值观念有机统一起来,这样才是“美”。人文精神至今还没有确切的统一的概念,但其本质是以追求真、善、美等崇高的价值理想为核心,以人自身的全面发展为终极目的。由此可见,人文精神中内在地包含了“真”与“善”。在片面的科学教育日益陷入困境的今天,提升人文精神显得尤为迫切。

    第一、注重教师的人格力量作用。教师是直面学生的,在教学中教师不仅传授知识,同时也进行“润物细无声”的心灵感化。古人对教师的要求是“道德文章,堪称楷模”,即要求老师不仅在学术上,而且在人格上都是学生的榜样。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也说:“形象地说,学校好比一种精制的乐器,它奏出一种人的和谐旋律,使之影响到一个学生的心灵──但要奏出这样的旋律,必须把乐器的音调准,而这种乐器是靠教师、教育者的人格来调和的。”“教师是学校里最主要的师表,是直观的、最有教育意义的模范,是学校最活生生的榜样。”教师在他们所从事的教学活动中,无时不在以其自身的素质感染和影响学生的思想、心理和行为,例如教师对教学科研的敬业态度、不囿于陈规的创造精神、对人生与社会的点滴评论,乃至待人接物的仪态风貌、个性化语言表达和匠心独具的板书,都产生着深刻的教化作用。这种影响力是自然的,非强制性的,而作用却是巨大的、长远的,它能够深入人的心灵底层,潜移默化地发生作用。由此可见,教师的人格力量在提升学生人文精神方面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身教重于言教”,高校教师一定要不断提高自身的人文修养,使自己的思想境界、道德情操得到净化,使其人格得到完善,成为学生最直接、最可信的榜样。

    第二、积极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马克思说:“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环境对人的影响和作用是巨大的。大学生的成长和各种能力的培养都离不开环境,学生是在环境的交互作用中得到悟性、产生学习兴趣、发展个性、获得能力的。美国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前院长罗索夫斯基曾说:“在哈佛,我常听人说,学生们从相互间学到的东西比从教师那里学到的东西还要多。”由此可见一个学校的文化氛围对学生影响之大。一流的大学培养一流的人才,其根本原因在于这种学校有着科技、人文交融的文化氛围,这种氛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让人可以实际感受到并且无时无刻不在起作用。人文精神的养成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一个内化过程,良好的氛围对于促进内化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高校必须在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上下功夫:一是硬件建设,二是软件建设。在硬件建设上,我们要进行合理的学校总体规划,更新、增加教学设备,建立一些人文景观等;软件建设包括校风(教风、学风、考风),学术氛围,各种校园文化活动等。尤其要注重校园文化活动对学生成长的作用。高校可以通过举办文化艺术节,开展演讲、摄影、公关礼仪、英语小品各项竞赛,培养学生的创造能力、组织能力、协调能力、独立思考能力;鼓励学生社团的发展,通过这些社团引导学生进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发展,从而发挥学生的主体性作用;举办高质量的人文讲座、高品位的文艺演出、高水平的报告会,也能使学生从多方面接受人文精神的熏陶。

    第三、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学生从学校到学校,从书本到书本,既缺乏对国情、民情、社情的了解,也缺乏健康成长的直接体验。爱因斯坦说:最主要的教育方法是鼓励学生实际行动。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可以拓展人文教育的空间,深化课堂教学,把理性教育和感性教育有机结合起来。在欧美流行的社区教育强调教育与社区之间的开放、参与、互动、和协调,鼓励学生积极走向社会。我国高等学校应充分利用寒暑假,组织学生深入社会、深入企业,让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亲身体验劳动人民的优秀思想品德,学习他们的勤劳节俭、艰苦奋斗的精神,培养学生对社会、对国家、对他人的关怀和责任感。学生可以在实践中认识社会、改造社会,同时也改造自我,促进自身的健康成长。

    以上是对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在不同层次上的整合及其机制做了简单论述,但必须注意以下两点:其一,实现两种教育的整合,必须要以转变教育观念为前提。转变功利教育观,改变片面强调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的科学教育而轻视人文教育的倾向。唯其如此,才能以整合所采取的种种措施打下牢固的基础。其二,知识、思维、观念这三个层次的整合不是孤立的、截然分开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的。例如,文理交叉的课程不仅有利于两种知识的渗透,而且还有利于思维的综合运用,同时对于把科学技术用于合人道、合理想的社会目的也有指导作用。

 

摘自煤炭高等教育2000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