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儿童教育突破点?--访中国科协副主席韦钰

“我们要为中国准备20年后的高素质公民,就要从现在开始珍视和保护孩子们的好奇心,让他们在实践中主动学习,学会探究,学会合作,尊重别人的意见,容忍自己的失败,培养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不久前,在巴黎参加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关儿童的教育会议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韦钰对新华社记者这样说。

近些年的各种调查表明,我国学生科学素养和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严重不足,韦钰认为,“其原因是长期以来我国中小学科学教育重知识、轻能力;重结果、轻过程”。她认为,科学本身来自实践,真正的对科学的学习强调的就是以实践为主。

  韦钰说,对科学的学习要基于实践,而具体原则要有合理的科学依据,即对学习方法要有科学研究来提供参考,二者密不可分。总体来说,既要鼓励儿童学习自然科学,又要使他们通过科学的方法来学习,“对科学的学习”与“学习的科学”应成为儿童教育的突破点。

  就怎样科学地学习,韦钰指出,应让家长和老师明白,不能给孩子知识让他记住了事,而要从生活中提出问题,让每个孩子想解决办法,然后让他们讨论并做实验、判断对错,就像科学家发现知识的过程。她认为,灌输知识的方式教不出孩子的好奇心、良好品德与善于发现问题的素质。韦钰说:“一些研究结果表明,在小学三年级以前,给孩童灌输过多知识效果并不好,这一阶段,能力培养决定着孩子未来的发展。”

  综观国外科学教育的研究与改革,韦钰认为,强调以亲自动手的方式开展科学教育,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如美国的“Hands—on”(动手做)和法国的“LAMAP”(“动手和面团吧”的缩写)科学教学计划,已分别经历了16年和7年的摸索,不仅培养了学生的学习方式和态度,也培养了他们对待生活的方式和态度。这些计划由于已取得显著成效,得到世界各国广泛关注和支持。而中国教育部正在试行的“做中学”计划,也在朝这一方向努力。

  韦钰说,许多西方国家的实践教育计划卓有成效,是基于教育界与神经学、认知心理学以及脑科学专家的合作,这门学问就是大家所说的“学习的科学”。最近10年,随着正电子成像和功能磁共振成像等详细观察大脑活动规律的技术的发展,脑科学终于可以从实验中获得有关数据,用于提出许多学习原则。比如脑科学研究发现,在大脑横切面上的海马区负责认知和情绪,这两点构成我们精神活动的两个主要部分。而情绪中包括的感觉、感情和表达对认知效果影响深远,因此学习过程必须考虑情绪的作用。

  法国的“LAMAP”计划就要求教师重视情绪教育,不挫伤孩子积极性。计划要求教师引导孩子注意观察周围的某一自然现象或事物,鼓励他们提出问题。当问题提出后,老师不直接给答案,也不会设计好实验让学生去验证,而是强调引导学生探索。在探索过程中,孩子可提出假说,自己设计实验,进行说理和辩论,以利于养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和倾听别人意见的习惯。老师不轻易否定孩子的想法,而是积极鼓励他们进行讨论和尝试。

  韦钰认为,“LAMAP”计划不仅改变了孩子们的学习方式,更改变了孩子们的生活方式与性格。而中国教育部的“做中学”计划,对改革中小学科学教育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切入点和突破口,目的就是要依据科学,系统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因此有着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