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小学科学教育中的“探究”


  《美国国家科学教育标准》(简称NSES)将“探究”写入标准,将其上升为一条普遍原则。NSF.S指出:“学习科学是种能动的过程”,“教学必须让学生们参与以探究为目的的研究活动”。无独有偶,国际文凭组织(简称IBO)的课程计划中也写道:“探究性活动是科学教育的基础,它有助于学生形成个人对自然界的认识和对科学规律的理解。”
  美国新近出版的一部教科书《为所有儿童的科学》(1998)提供了60多个相对完整的内容单元,这些单元的组织均依据NSES规定的基本框架。这60多个单元包含了150种不同类型的活动,意在引导学生通过亲身经历这些活动而构建起他们对科学的理解。为此,作者还详细介绍了一种扩展名为“4—E”的学习方法。(4—E即科学学习过程的四个阶段“探索”、“解释”、“扩展”、“评价”这四个英语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均为“E”)还鼓励读者从NSES中选择概念,亲手创造自已的“4—E”科学课程学习过程。
  由于前苏联及我国教育学、教学论对直接经验的过分强调,加上实践中的误解,我国小学科学教育被带入了“读科学书”的狭隘路径。从80年代开始的教材教法改革把自然课定性为“对儿童进行科学启蒙教育的一门基础性学科”,科学教育就是“引导学生探索大自然的秘密”。
  突出地强调教师要指导学生“自行探求和应用知识”,教材上减少了知识的直接告诉,教法上引导学生开展探究研讨,自己得出结论。然而,由于受应试教育的间接影响,加上科学探究意识的薄弱和教学观念的陈旧,重探究的做法仅限于一批“先觉悟起来”的教师和教研员,相当数量的教师并未将新大纲新教材的意图体现出来。
总结和提升改革成果,扩展有效教学经验、强化科学教育的探究特征、大面积提高科学教育质量,是迫在眉睫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