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思维发展的主要阶段及其特征

    皮亚杰对认知学术界的主要贡献之一在于他率先对儿童的智力、思维发展特点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并揭示了儿童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成人的“缩小”这一事实。皮亚杰将儿童的思维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感觉运动阶段(sensorimotor,0~2岁),前运演阶段(pre—operational,2~7岁),具体运演阶段(concrete operational,7。1l岁)和形式运演阶段(formal operational,11岁以上)。继皮亚杰之后,很多学者对儿童的认知、思维能力发展特点开展了更深入广泛的研究,虽然不同研究者对儿童思维发展过程中的某些特点或特定能力仍持有异议,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儿童在以下几个主要发展阶段的思维特点的一般讨论。
    美国著名科学教育专家劳威(Lowery)教授在他撰写的《思维和学习的生物学基础》一文中,将儿童按其对事物进行分类和模式识别能力的发展特点从出生至成年分为七个阶段。但考虑到我国学制及本书读者的特点,我们决定按下面四个主要阶段进行相对综合的讨论:
    阶段1:随意表征
    处于这一时期的儿童的思维是高度感性化的,他们对外界世界的认知主要是通过感官得到的感性知识:如通过观看获得关于物体的颜色及形状等信息,通过触摸物体而获得其软硬程度有关的信息,通过品尝物体而获得其风味、软硬度等方面的信息等。处于这一阶段的儿童,不能有意识地进行模式设计或排列。但是,如果在把玩物体的过程中,儿童发现有些事物或形状是很熟悉的话,就会对这种形状排列进行命名或做出解释。比如,某天某两岁幼儿用笔在纸上经过一番随意涂抹,然后向他妈妈解释说他画的是猫,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一种偶然的巧合,而不是经过事先设计的“作品”。依据皮亚杰的说法,这一阶段的儿童处于“感觉运动”时期。
    阶段2:相似性分类
    认知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大约从3岁开始。处于这一时期的儿童的行为通常发生在大脑对该行为的思考之后。例如:如果将一堆颜色、形状、大小各异的硬卡片放在一个未经特殊训练的4岁儿童面前,让他分类,该儿童可能会对这堆卡片进行适当的观察、思考,然后按某一特征(如颜色或形状等)将其分成两两成对的一组或一串卡片,如图2—5。
    如果你发现他将两个以上的卡片置于同一组内,究其原因往往会得到类似的回答:  “我先把这个方块与那个方块放在一起(如图2—6(1)),再把另一个方块与这两个方块放在一起(如图2—6(2))。”
    尽管他最终可能会将所有的方块卡片归为一组,但整个过程是经过一连串的两两配对而完成的。这一时期的儿童尚未对匹配或分类形成完整的概念,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往往一次只注意到一个变量,不能理解“守恒”的概念。以下是一位教师与一4岁儿童的对话(参见图2—7):

    教师:“彼得,请你数一数第一排有几个硬币,好吗?”
    儿童:“1,2,3,4,5,5个。”
    教师:“很好。请你再数一数第二排有几个硬币,好吗?”
    儿童:“1,2,3,4,5,5个。”
    教师:“太好了。你说这两排中哪一排硬币比较多呢?”
    儿童:“第二排硬币比较多。”
    教师:“为什么呢?第一排有5个硬币,第二排也有5个硬币,为什么不是一样多呢?”
    儿童:“因为第二排比较长。”……
    这一时期的儿童的认知机能以相对具体性、自我中心性和刻板性等为特征,在皮亚杰的研究中称为具体运演时期的前运演分其习(pre-operational)。
    阶段3:一致详尽的分类及多重分类
    这一阶段的儿童(6~11岁)对物体分类的能力的主要特征是:开始能根据某一种共同的特征对所有的物体进行分类。例如:某儿童先将所有的蓝色物体放在一起,然后又继续把其余剩下的物体按红色、黄色等分别归类,最后宣布:“我已经将所有的物体按其颜色的不同而进行了分类。”
    随着年龄及经验的逐渐积累,儿童能够同时根据一种以上的特征或特性对物体进行分类,从而开始具备多重分类的能力(8~11岁)。这时的儿童认识到了事物固有特征的同时性,也就是说一个物体既是红色的,又是方的,而不是先是红色的,再是方的。根据皮亚杰的分类,处于阶段3的儿童属于具体运演时期,在这个时期中,儿童逐渐从知觉定向占优势的水平过渡到较大程度的思维灵活性为特征的认知水平。在这个阶段,儿童逐渐显示出认知运演的可逆性。比如,当孩子看到随温度不断升高,食糖(或食盐)在水里的溶解量越来越多,他们可以推断出一旦温度逐步下降,食糖(或食盐)也会不断地从水中析出。同时儿童也开始逐步理解某些变量在物体的形状或结构的变化过程中守恒的概念(如图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