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课和科学课究竟有什么不同

    “自然课和科学课究竟有什么不同”,这是人们近来感兴趣的问题。我想人们感兴趣的原因,多半是觉得似乎是一个新东西突然出现在面前,不知道怎么下手,只能用它和自已熟悉的东西来比较,这一比,问题就提出来了。这样想是很自然的。但是,要把问题想清楚,思路应该更宽一些。
    首先,要从达成我们的教育目标出发,把科学课和自然课放在学校整个课程体系所在的地位来考虑,不能自己把眼光束缚在课程本身的狭小的圈子了。有的论者认为,在21世纪人们的思维方式将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之一就是从“本体思维”到“关系思维”,主要不再孤立地去追求知道研究对象“是什么”,而更注重研究对象在所在系统中的地位以及与其他事物的关系,通过对这些关系的认识来认识本体。这样来认识科学课,首先就要把它放在教育这个大系统中来研究,看我们的教育目标是什么,科学课在达成这个目标中应该而且能够起什么作用,怎么教的问题也就可以在这里得到启发:只要是能够达成这个目标,不管是“自然课”还是“科学课”,就都是好的,又何必去作这种区分呢!
    其次,对“自然课”也要区别对待。在课程随革以前,实际上就存在着两种“自然课”:一种是以教给学生一些浅近的自然知识为主要目标的“自然课”,另一种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经过改革的“自然课”。很早以前我们就说过:刘默耕本来就是按照“科学课”的要求来设计当时的小学自然课改革的,仅仅因为是一个学科而不是整个课程系统的改革,所以还不可能改变学科的名称。这些话不是随便说的,请大家将《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中的目标、理念、教学方法等和《刘默耕小学自然课改革探索》中的有关论述比较一下,就会承认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最有力的佐证是,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国教育学会小学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中南片会”上,一位和刘默耕共同工作过的同志介绍了一段鲜为人知的逸事,刘默耕生前就对她说过:自然课应该改名为科学课。可见20年前的小学自然课改革和现在的科学课会这样吻合并不是出于偶然,勉强去找这种“自然课”和“科学课”的不同,确实是很困难的。
    这样说来,这种“自然课”和现在的“科学课”就没有区别吗?当然有的,但不是质的不同。即使还没有改变课程的名称,现在的“自然课”和过去的“自然课”也会有不同,因为它也会发展,也会成熟。当然也应该看到,这次课程改革给它的发展和成熟创造了更好的条件。它不是一门学科的单独改革了,这就让我们能够更好地把它放在整个课程系统中去研究它、认识它,要自觉地从把握我们教育的总目标去实践;同时,也不是单纯依靠“志愿军”去奋斗了,而是一种政府行为,要求每个教师都必须按照具有法定意义的课程标准去实施(当然是正式颁布以后)。这就是我们现在有着和过去不能比拟的内外部条件。
    比较是认识新事物的常用方法。但是,认识的目的是应用,用的时候就是有讲究了。通过比较,我们发现了新旧事物的不同,如果简单地否定“目的”,肯定“新的”,以为要“新”,就要和“旧”的“对着干”,以前重视知识,现在就不能要知识;以前教师管得太死,现在就不敢管;以前是“教师中心”,现在就应该是“学生中心”  等等,只顾“对着干”,忘记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结果弄得不仅不是“科学课”连“自然课”也未必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