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气候形成因素

欧洲气候的上述特点,是在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形成的。这些因素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一是地理因素,另一是环流因素。

(一)地理因素

如上所述,欧洲的纬度位置决定了它以温带气候为主。而它以南欧为底边的略呈三角形的水平轮廓,缩小了寒冷的北冰洋影响的范围,因而大大增加了温带气候所占面积的比重。

中纬度在行星风系上属于西风带,因此偏西风是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盛行风。同时,欧洲位于大陆西岸,面对大西洋,背靠亚欧大陆腹地,这就决定了大西洋在欧洲气候形成中的重要作用,为欧洲气候的海洋性奠定了基础。

欧洲的山脉一般不很高,而且多数山脉的走向接近纬向,对气团的纬向运行不起阻挡作用,大面积的平原地形更有利于气团运行。因此大西洋的影响能够深入内地,使得全欧洲各地都能够程度不同地受到它的影响。

北大西洋暖流对欧洲气候有显著影响。它常常被人们喻为是欧洲的重要“热源”,它使欧洲西部的冬季气温远远高于同纬度的平均温。

三角形的大陆水平轮廓大大加强了北大西洋暖流的作用,它使北大西洋暖流沿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海岸远远伸向东北,使远在北极圈以北的巴伦支海西南部终年不结冰,使西北欧沿海地区成为世界同纬度冬季最温和的地区。

总之,欧洲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它的地形结构为欧洲气候的海洋性创造了前提条件,而洋流、水平轮廓等因素,又促进和加深了海洋对欧洲气候的影响。因此,欧洲不但拥有世界各大洲中分布面积最大的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而且直到大陆内部的乌拉尔山麓的气候仍能感受到海洋的影响。这样,就使欧洲成了世界上干旱和半干旱区面积最小的一洲。

(二)环流因素

对欧洲的天气和气候影响最大的气压系统有三,即大西洋上的冰岛低压和亚速尔高压,亚洲的蒙古高压(或称西伯利亚高压)。这些气压系统,随着季节的变化,强弱互有消长,各自起着不同作用。

冬季,冰岛低压势力很强,影响面积也很大,而亚速尔高压则较弱,退缩在北大西洋上,其影响仅限于欧洲西南一隅;这时蒙古高压的势力很强,其高压舌向西伸到欧洲东南部,与亚速尔高压相呼应,形成横贯亚欧大陆的高压轴。一般说来,这个高压轴是欧洲冬季气流的分界。高压轴的北面在冰岛低压的强烈影响下,等压线呈西南西-东北东方向延伸,气压梯度大,盛行西风和西南风;高压轴的南部,由于暖湿的地中海上气压相对较低,成为一个低压区(通常称为地中海低压湖),以致风向比较复杂,大致在巴尔干半岛以西,以西风和西北风占优势,以东则以东风和东北风为主。

夏季,气压形势与冬季有很大不同。此时蒙古高压已消失,亚洲在低压的控制下,冰岛低压也减弱,而北大西洋上的亚速尔高压得到了加强和发展,高压舌伸到欧洲南部。南欧处在稳定的反气旋控制下,以下降气流为主;欧洲的其他地区,气流仍以西东方向运行为主,但由于夏季冰岛低压显著减弱,西风的稳定性不如冬季,仅在 60°N以南地区表现较好,经常吹西风或西北风。欧洲北部地区由于受极地高压的影响,经常吹偏北风。

可见,欧洲低空气压场的分布,虽然冬夏形势有所不同,但是南高北低的基本形势没有变。因此西风是大多数地区全年各季的主要风向。这就决定了来自大西洋的气团对欧洲的气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活动在欧洲上空的气团有冰洋气团(也称北极气团)、极地气团(也称温带气团)和热带气团三种类型,每类又可根据源地是在海洋上还是在大陆上分为海洋型或大陆型。气团移动往往与锋面和气旋活动有关,而锋面和气旋的形成又是不同性质的气团交绥的结果。冰洋气团和极地气团(主要是极地海洋气团)相交绥而形成的冰洋锋在冬季最为明显,它对北欧的天气和气候有较大影响。极地气团和热带气团交绥形成极锋,欧洲的极锋主要由极地海洋气团和热带海洋气团形成,它生成于不列颠群岛附近的洋面上,称大西洋锋,其位置夏季偏北,冬季偏南。极锋是对欧洲的天气和气候影响最大的锋面。

气旋活动是欧洲热量和水分重新分配的重要因素。欧洲的气旋主要来自大西洋,其运行路线大体上可分为北、中、南三条,它们是:①挪威海——斯堪的纳维亚北部,②不列颠群岛——波罗的海——东欧北部,③利翁湾——亚平宁半岛——巴尔干半岛——黑海或波斯湾。

欧洲的气旋活动以冬季为最盛,其活动范围包括北自冰岛南至地中海的整个欧洲;夏季,气旋活动的范围缩小,频率下降。

由上述可知,欧洲对流层下部大气环流的方向主要是由西向东,但是有时(特别是在冬季)也出现东向西流或经向环流,因而引起天气异常。例如,以东-西环流为主的1940年1月和以北-南环流为主的1941年1月都出现过十分寒冷的严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