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矿藏

在非洲的地质发展过程中,生成了许多有用矿物。其中金刚石、金、铬、磷等具有极重要的世界意义。

在老的变质岩系中赋存大量铁、金、锰矿。金产在含金、铀砾岩内,它的典型代表是南非的维特瓦特斯兰德(Witwatersrand)矿床。此外, 在加纳和津巴布韦等地也有分布。铁产在前寒武纪条带状铁英岩内, 利比里亚、几内亚、象牙海岸、塞拉利昂、毛里塔尼亚及南非都有这类大型铁矿。锰的重要性不及金和铁,但规模也很大,主要产于南非的碧玉铁质岩内,常富集在条带状铁矿层和钙质白云岩的过渡带中。

元古代以后,非洲大陆已具有地台性质,从而生成许多地台型沉积矿床。在地台的北缘沉积了许多海相磷块岩矿床,其中以摩洛哥西南部的规模最大。此外,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埃及也有这类矿床。

在非洲地台西部沿海地区形成多处红土型铝土矿,其中以几内亚境内储量最大,其次是喀麦隆、加纳和扎伊尔。

在非洲中南部扎伊尔和赞比亚境内有一广大的铜矿带,矿床属砂岩型,产于加丹加系(时代可能是古生代初或前寒武纪)的砂岩或砂页岩中。

近年来非洲不断发现石油和天然气,它们多数产在地台边缘的海盆内(如北非),少数产在三角洲内(如尼日利亚)。

在地台边缘的封闭或半封闭的海盆内有锰矿生成,加蓬的碳质页岩型锰矿是这类矿床中最重要的一处。

岩浆活动也为非洲带来重要的矿藏,其中最重要的是白垩纪中期喷发的金伯利岩筒。它是原生金刚石的母岩。非洲南部的铬矿床形成于第三纪。南非的铬矿产在布什维尔德(Bush- veld)杂岩体的基性岩内。津巴布韦的铬矿产在延伸530km、宽5—7 km的大岩墙中,组成岩石分带明显,层状铬铁矿位于蛇纹岩化的付铜辉岩内。非洲的东部、南部还有含磷灰石碳酸岩矿床。它们产在超基性碱性岩浆杂岩体内,其时代从前寒武纪到第四纪都有,但以老地层中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