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世界的生存竞争

  植物世界生存竞争最残酷的一幕应是绞杀现象。
  绞杀植物介于藤本植物和附生植物之间,是热带雨林植物争夺阳光、空间和矿物营养的残酷斗争达到顶峰的产物。绞杀植物最初只是像附生植物一样附着在树木的枝干上,而后一方面象藤本植物一样向上攀登与树木争夺阳光,另一方面又长出气根扎入土壤与树木争夺矿物营养,同时气根形成网状包围住树干并逐渐愈合成绞杀植物自己的树干,最后原来的树木得不到阳光和矿物营养而死去,绞杀植物则形成了一株新的大树。热带雨林中的植物绞杀现象,就是它们奉行你死我活的竞争逻辑。自然界所有的动物和植物想要生存下来,都必须参加残酷的竞争。生存环境时时刻刻在变化,生存资源总是有限的,于是形成了万物竞争的局面。植物生长需要阳光,但在一片面积固定的树林里,阳光是有限的。为了尽可能地占有更多的阳光,植物就要拼命往高长,要覆盖住其他的植物,否则就享受不到足够的阳光。那些在最初的竞争中没有长得足够高大的植物,因吸收不到足够的阳光,要么成了灌木和小草,要么从地球上消失了。
  榕树与蒲葵
  最著名的绞杀植物是各种榕树,其发达的气根可以形成“独木成林”的现象,也可以成为绞杀植物的绳索。本来依靠鸟类和动物将种子携带到宿主枝桠和树皮裂缝后,才得以萌发生长的榕树,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凭借自己垂吊而下的气根网,紧紧抱住宿主吸收养分并将其绞杀致死,进而占据其位置,寻求自身的发展。广东常见的缠绞植物有斜叶榕(Ficus gibbosa)、榕树等。你看,在湛江湖光岩风景区的这棵榕树与这棵蒲葵,它们的竞争是多么激烈啊,不是蒲葵挣脱榕树的绞杀,就是榕树绞死蒲葵。
  斜叶榕
  还有一种典型的绞杀植物—“爬树龙”,几条扭曲盘旋如蟠龙般的枝干,自下而上包裹着整个树身,外观像一株奇异美丽的“树雕”,其实这“美丽”的背后,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爬树龙”正是为自己生存,寄生于其它树干,它长出纵横交错的根,包裹寄树,一面盘剥树体的营养,一面与寄主争夺阳光雨露,迅速壮大自己。当根伸入土中,形成了自身强大根系,能独立生存后,密布于寄主的根便急剧扩张,紧紧裹缠寄主,直至使寄主“窒息”而死。
     植物在长期生存竞争中,逐渐形成了各式各样的防御敌人的"武器".
毒素是植物最有效的防御武器.当植物被摸碰或被吃掉时,这种毒素便发挥作用了.有趣的是,植物毒素大部分集中在最易受袭击的部位,如植物的果实和花.富含汁液的植物多半有毒,如箭毒木的乳汁含有强心苷,合欢含有氰化物,除虫菊内含有除虫菊素等.
   特异气味是植物的又一武器.药用昆尾草和百里香的气味,使动物闻而生厌,更引不起食欲.还有些植物,如胡椒,芥菜和辣椒的叶子,并没有很难闻的气味,它们的果实和种子也无毒,但含有各种不可口的或刺激性的物质,也使动物避而远之.
植物对病害的抵抗力是相当强的,它们受伤后,伤口会很快愈合;侵入的微生物也会被杀死.而且整株植物外面被角质层保护着,顶盔穿甲,绝大多数病菌都不能透过这种角质层.许多植物还会产生抑制微生物生长的物质,如亚麻根分泌物中含有氰化物,燕毒叶中含有毒的糖苷.同时,当细菌侵入植物体内时,植物会产生特殊的能杀死病原微生物的物质——植物保护素.人们已经发现多种植物保护素,如四季豆产生的菜豆素,豌豆产生的豌豆素.
     不少植物披针带刺,保护自已.洋槐和仙人掌身上都有由叶子变态而来的叶刺,板栗的刺长在种子外面的种苞上,动物根本不敢吃.某些植物把针和毒两组防御武器结合起来,从而产生更有效的保护作用.螫人荨麻就是这种植物.栓皮栎和软木栎的树皮上都有一层厚厚的木栓层,它们的叶子也是又厚又硬,害虫极难攻入.
    一些植物还会酷似另一种植物或物体而保存自已.死荨麻的外表和螫人荨麻相差无几,虽无螫人的本领,但 藤本类:茎细弱不能直立,需借助吸盘,吸附根,卷须,蔓条及干茎本身的缠绕性而攀附他物向上生长之蔓性树.如紫藤,木香,凌霄,五叶地锦,爬山虎,金银花等.
     竹类:属禾本科竹亚科,根据地下茎和地面生长情况又可分为三类.单轴散生型,如毛竹,紫竹,斑竹等;合轴丛生型,如凤尾竹,佛胜竹等;复轴混生型,如茶秆竹,苦竹,箬竹等.它以假乱真的外表足以使动物或人望而生畏.

参考影视:
植物与动物怎样为生存而竞争的
植物保护自己的手段五花八门
神奇的含羞草是怎样保护自己的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