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的成因

  台风的成因,至今仍无法十分确定,但已知它是由热带大气内的扰动发展而来的。在热带海洋上,海面因受太阳直射而使海水温度升高,海水容易蒸发成水汽散布在空中,故热带海洋上的空气温度高、湿度大,这种空气因温度高而膨胀,致使密度减小,质量减轻,而赤 道附近风力微弱,所以很容易上升,发生对流作用,同时周围之较冷空气流入补充,然后再上升,如此循环不已,终必使整个气柱皆为温 度较高、重量较轻、密度较小之空气,这就形成了所谓的“热带低压”。然而空气之流动是自高气压流向低气压,就好象是水从高处流向低处一样,四周气压较高处的空气必向气压较低处流动,因而形成“风”。在夏季,因为太阳直射区域由赤道向北移,致使南半球之东南 信风越过赤道转向成西南季风侵入北半球,和原来北半球的东北信风相遇,更迫挤此空气上升,增加对流作用,再因西南季风和东北信风 方向不同,相遇时常造成波动和旋涡。这种西南季风和东北信风相遇所造成的辐合作用,和原来的对流作用继续不断,使已形成为低气压的旋涡继续加深,也就是使四周空气加快向旋涡中心流,流入愈快时,其风速就愈大;当近地面最大风速到达或超过每秒17.2公尺时,我们就称它为台风。


   瞧瞧我们这个小小的寰球吧,弱涡旋尽管并非随处可见,但也绝非寥若晨星。童年时,每每游走夏天的中午,阳光如瀑,天地辉煌,在村野禾坪,池塘水面,我总能见到突兀而起夹卷着杂草叶呼呼旋转盘升的弱涡旋——小旋风。“皱风鬼!”小旋风一出现,小伙伴总是马上惊恐地如此骂一声,并朝之狠狠地吐口水。——当热带海洋上,适时而生或不期而至的弱涡旋将那本包含潜在高升趋势的温湿空气稍一扰动时,大规模的高升就突兀出现了,与此同时,那周围的空气必然会急匆匆赶集般趁虚而来,以填充那难得的已降低了气压的“位置”。这些不期而至的空气,以及正在高升的空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受地球自转偏向力的作用,只好同时似大风轮一般呼呼呼旋转起来,盘旋上升。所有北(南)半球热带海洋上孕育的台风,其旋转,都是逆(顺)时针的。

        台风倘要继续发育,走向成熟,还得依靠自身系统物质之运动及能量的调控及转化。我们的地球生态圈,本来就“风情万种”,本来就无法同一凉热。苏轼凭诗人杰出的直觉,早有经典断言:“高处不胜寒。”围拥地球的大气,确实每上升1公里高度,气温都会下降6.5℃。——温湿空气正在旋转上升,由于遇冷,那空气中的水汽必然产生凝结,这个过程必然释放热量。可别轻看了这些热量,正是它们,又促使了所在高度附近的空气因升温而膨胀而密度变小,使空气继续上升,气压继续下降,周围的空气继续“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赶来,……如此这般,周而复始,越转越快,越转越大,越转越高,大英雄台风,终于横空出海矣!如此扶摇摇旋转转高升入空的台风,假若还能遇上相宜的大气环流,更是若有神助,变成强强相合,风云济会,愈加强大。想那台风起于热带洋面之初,直径仅约100公里,一旦北伐至北纬30°附近,羽翼丰满,尺度几逾10倍,风雨澎湃,茫茫泱泱……

            “ 一从大海起台风,
             也有精生白骨堆……”

        台风风狂雨倾的一生,分成生成期、成熟期和消亡期。但台风在文学艺术领域,却一直未见风吹雨打期,一片空白。气魄大些的“大风起兮云飞扬”权为特例,然也甚难断定所写就是台风。许在两耳只闻读书声沉湎仕途功名的骚人墨客看来,台风和其他风雨也没什么两样,顶多风狂雨放些而已。屈子李白杜甫未写过台风。诗佛王维适合表现台风吗?或许,还有些人根本就没邂逅过台风。以苏子诗词的豪放气度,倒可以写写台风。苏子贬谪岭南经年,我就不相信他从来受过台风风吹雨打?然披阅苏诗苏词苏文,何处觅台风?台风,之于苏子,该同属身在庐山不识其面目的事情。

      台风发展到给你点颜色时,就说明已走出生成期,进入了云簇汹涌的成熟期。卫星云图上的台风,多以黑的大陆、紫葡萄色的海为背景。人若独立苍茫,仰天而观台风,能见到的都是灰白猫或黑猫或蝙蝠一般的颜色。台风云墙之所以发黑,是由于阳光穿不透云层的缘故。

视频参考资料;太空观台风,台风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