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捕捉17级台风桑美

进入“台 风眼”

“我是追逐‘台风眼’的神话。”刘轻扬说,“有时去外围云系追降雨,运气好也会碰到。”仿佛是天公作美,几乎到目前为止,凡是她踏足的地方,“台风眼”的画面都被捕捉到了。
“台风眼是确定台风登陆点的关键。”刘轻扬说。台风眼是否完整,是表明台风是否真正形成的重要标志。台风眼由大变小标志着台风正在加强;中心风力12级或以上的台风,其台风眼呈小而圆状。相反,台风在减弱时,台风眼区会不断扩大,直到最后分裂。
“进入台风眼那一瞬,天很晴,太阳很大,感觉很奇妙。”刘轻扬说。这或许让人很奇妙,但台风眼恰恰是台风最温柔的地方,这印证了一句话“风暴中心最为平静”。
“后来,别的小组和我一起出来,都会很郁闷。”刘轻扬说。为了表现她的得意,这个女孩还做了个鬼脸。
但和灾难打交道并不像她曾描绘得那么浪漫。作为北方人,刘轻扬第一次追踪台风,根本没有概念。她需要“出镜”,觉得应该穿得漂亮些,追风时就带了一大箱不同颜色的衣服。刚到时,还没风没雨。快吃饭的时候,外面突然刮风下雨。几个人冲了出去。雨横着打过来,“就在瞬间,全身都湿了”。而风的力量也远远超出了想象,“刚拿话筒,还没站稳,就摔一屁墩——我被吹倒了。”
另一次遇险是在浙江温岭市的人民广场。风太大了,面对面的距离,说话都是听不到。拍了不久,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打了过来,一下子就把车子的窗和顶棚砸烂了。
“完全靠第六感觉,摄像拉了我一把。否则……”刘轻扬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格美”台风过后,刘轻扬一直呆在后方,这次未能随行赴温。“与‘桑美’比,以前经历不过是小插曲。”没能到现场,这个喜欢冒险的女孩沮丧地说。
刘轻扬承认,追风小组干的只是摄制的“粗活”。但意义却不小——可以为预报服务,为减灾防灾提供参考。
“很多专家没法到台风现场来看。他们对台风有多大影响、什么样子,缺乏直观的感受,其实是不了解的。”刘轻扬解释道。所以,追风小组的工作就是帮助专家作出更准确的分析。而拍摄的对象,一是关注天,二是关注风、雨变化。
追风小组认为,他们最大的价值,在节目中能反映灾害现场,增强人们对灾难的预防防卫措施。“有时,你和他们说他们不会相信。”一位小组成员说,“只有通过这些画面,才会知道人类和台风搏斗的危险。”
小组拍摄到的画面被递送给上级后,将影响到灾后评估。他们提供的一些实况的信息汇报,对预测减灾的评估也有参考意义。有时,小组的工作直接影响预报,比如对“海棠”台风,他们是惟一扎到“台风眼”里的工作人员。最后,中央气象台就根据小组的观察发布了登陆消息。
“追风小组”还会参与一些另外的工作,比如台风的命名:
“台风的名字由国际气象组织台风委员会的14个国家各自提出10个名字,然后轮流使用,10年后轮回重新使用。为了弥补去年“龙王”被除名的空缺,这次我们就组织了台风的新征名活动。5月后,已统一意见叫‘哪吒’,但还没发布。”

台风委员会有规定,一旦某个台风对于生命财产造成了特别大的损失,那么该名字就会从命名表中删除,空缺的名称则由原提供国再重新推荐。去年“龙王”登陆福建、浙江和江西等省,造成78.18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147人伤亡。成为中国大陆提供的台风名称中第一个“退役”的。
“大家也是一种希望,以免再带来同样的影响。”刘轻扬说。而这次给闽浙造成巨大伤害的“桑美”,也许很快也会被除名。

视频参考资料;追踪台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