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装死来保护自己的动物

欺骗:一只苍鹭为觅食一条小鱼,用嘴衔着一根小羽毛,在溪岸边踱着方步,两眼不断扫视着浅浅的溪水……突然它停住脚步,有意把羽毛掉在水面上,小鱼误以为是饵料,就游近羽毛,苍鹭以闪电般的动作扑向水面,吞食了美味。
    分身:壁虎、蛇、蟹、虾、水螅等用分身法迷惑对方,从而保护自己。据观察,壁虎和蛇可通过断尾、蟹和虾可通过断足来逃脱强敌,然后再长出新尾、新足。水螅的分身术更高明,身体分成数段,每一段都能长出新的完整的个体。
      装死:
装死,是一些弱小动物为了生存而玩的小把戏。

金龟子、狐狸等会用装死来保护自己。农作物上面的金龟子,只要稍动它一下,它就会装死掉在地上,过会儿又活动起来。狐狸装死的技艺更高,它若被猎人击中,就会迅速原地躺倒,全身瘫软,一动也不动,猎人以为它死了,就放在原处,到别处打猎去了。等猎人回来收集猎物时,狐狸早已跑掉了。

英国动物学家汤普笙教授,曾写过一篇记述动物诈死的文章,其中写道:某地有一只猴子,平常用链条缚在一根杆子上,所以常常蹲在杆顶,成了习惯。邻近那些乌鸦看见猴子常蹲在杆顶,便乘其不备,疾飞而下,把猴子的食物抢劫一空,弄得猴子常常闹饥荒。有一天早晨,这猴子好像得了什么急病似的,低眉俯首,没精打采,慢腾腾地爬下杆来,两手捧胸,好似万分痛苦,后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竟伸腿舒臂,双目紧闭,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那些乌鸦以为它已死去,便一哄而下,打算把这只猴子的所有遗产都抢个精光。猴子也真像死了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有一只倒霉的乌鸦,一路叫,一路跳,跳到猴子身旁。哪知这时猴子突然跃起,以闪电般速度,一把将它牢牢抓住。这时,猴子喜怒交加,露齿狞笑,一阵狂扯,竟把这只乌鸦剥得赤裸裸的,又把死鸦从高空狠命往下一抛。从此以后,乌鸦们再也不敢来抢猴子的食物了。

关于狐狸诈死的故事,尤为有趣。有一只狐狸,从一个小孔钻进一家鸡舍,把里面的鸡全吃光了。但进舍有孔,出舍无门。这个狐狸吃鸡太多,肚腹胀大,不能再从原路出去了。第二天一早,鸡舍主人发现鸡舍里躺着一只死狐,就将它拖出,打算埋到野地里。哪知这个“死狐”一到野地,立刻就跳起来,狂奔而逃了。

   负鼠被狗或土狼追赶时,会发出嗥叫声或嘶叫声。但如果被抓住了,它就会装死,身体完全变得软瘫,这时,不少敌人便推动了吃它的兴趣,因为它们一般不爱吃已死的动物。
    变色:生活在我国大兴安岭森林中的雷鸟,冬季除了头顶和尾尖是黑色外,全身都换上白色的羽毛,连脚都变成了白色,为的是和四周的雪野相一致。春天,它的白羽毛上会长出棕黄色斑点;夏天又换成树皮色的羽毛;秋天则换成深棕色、上面带黑色圆点的羽毛。还有变色龙,它的学名叫避役,是一种蜥蜴,能在几分钟内就改变颜色。而章鱼的变色本领比变色龙还快,平时身体呈乳白色,受到惊吓时能变成褐色、暗红色、紫褐色或蓝灰色,忽明忽暗,变幻莫测。

饥饿的猴子仍然站在杆顶,不过,似乎在思考一些很深奥的问题。有一天早晨,这猴子好像得了什么急病似的,奄奄一息地爬下杆来。它两手捧胸,似乎万分痛苦,后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竟然双腿一蹬,脖子一歪,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那些乌鸦以为它已经死了,便一哄而下,打算把这个猴子的所有遗产都抢个精光。
猴子也真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乌鸦们完全没有发现,猴子眯着眼睛,狡猾地观察着乌鸦们的动静。有一只倒霉的乌鸦,一路叫,一路跳,跳到猴子的身旁。 
   猴子突然跃起,以闪电般的速度,一把将它牢牢抓住。猴子狞笑着一阵狂扯,竟把这只乌鸦的毛统统拔光,又把它从高空中狠命往下一抛。从此以后,乌鸦再也不敢来抢猴子的食物了。
    在印度,有一头公牛经常去偷吃一位医生的牧草。这头公牛在当地被尊为"圣牛",所以土著人一般都不敢碰它。圣牛一次次地偷吃医生的牧草,还留下大便。面对嚣张的牛,医生束手无策。 
看着自己可怜的牧草一天一天减少,医生决定不惜金钱,驱赶偷草牛。 
    土人收了医生的钱,用棍棒去驱赶牛。谁知道,这牛不堪一击,被打了一下竟然就倒下身亡了。土人大惊,以为事态严重,赶紧告诉了医生。 
    这位医生跑去诊断以后,发现这牛原来是在装死。医生拿了一块烧红的煤,放在牛臀上,这头牛开始还强行熬了一阵,可后来到底熬不住,从地上爬起来逃走了。
     这牛果然是圣牛,居然懂得装死来逃脱惩罚。
装死是负鼠的拿手本领。弗吉尼亚负鼠是美国惟一的一种土生土长的"有袋动物"。它的体形与家猫不相上下,行动缓慢,一旦遭遇危险,负鼠就装死。
     负鼠装死的伎俩之所以行之有效,是因为任何凶残的猛兽--狮子、老虎、狼都不敢贸然接近刚死的猎物。恐惧感使猎食者的食欲受到抑制,使它们对已到手的猎物暂时失去了兴趣,这就给负鼠提供了伺机逃生脱险的机会。而负鼠从装死的状态到突发性地撒腿逃命,这一反常的表现,又把猎食者给唬住了,它们也就不会再去追杀这到手的猎物了。
负鼠正是凭借装死的绝招,才得以在地球上存活了7000万年。但遗憾的是,过去的伎俩在现代社会并不是太管用,它如果在高速公路中央装死的话,绝对会真的死得很惨。 
     据说,最会装死的是某些蛇类,其中猪鼻蛇的表演水平堪称一流。猪鼻蛇是一种无毒的蛇,但当它与敌人遭遇时,却会模仿剧毒的眼镜蛇发起攻击的样子--它把颈部弄扁,使身体膨胀,口中嘶嘶作响,尾巴还不住地摇摆着,就好像它是响尾蛇的远房亲戚。被惊吓的对手一般都会仓皇逃跑。如果猪鼻蛇的这一招没能把敌人吓住,别急,它还有一招呢。只见猪鼻蛇忽然混身痉挛,接着肚皮朝天就地而卧。猪鼻蛇装死的时候,还会偷偷地注视着敌人的动静。如果有人在一旁盯着它,它就继续装死。等人的视线刚一离开,它马上就会开溜
     更有趣的是,当有人把它肚皮朝天的身体翻转过来摆正的时候,它会立即又翻过去,以表示它确实是一条死蛇。
鲨鱼虽然号称海中之霸,但是在大自然中,动物之间是相互依存又是相互制约的,即一物降一物。
     凶狠的鲨鱼怕一种叫逆戟鲸的海洋哺乳动物。逆戟鲸的牙齿非常锋利,出没活动从来都是几十头一齐出来。鲨鱼一旦碰到了逆戟鲸就要马上逃跑,如果来不及逃跑,那么它就将腹部朝上装死。因为逆戟鲸是从不吃死东西的。
    当然也有的鲨鱼既不逃走也不装死,结果被逆戟鲸使用轮番战术,直到把鲨鱼折腾得精疲力尽,再把鲨鱼撕成碎块,当午餐吃掉.

滩上蓝甲蟹分为两种,它们都长着很大的抓子,一种是较凶猛的,不知躲避危险的,跟谁都敢开战的。一种是温和的,不善抵抗的,只能装死。遇有敌人,便翻过身子,四脚朝天,任你怎么叼它,踩它,它都不理不动。

经过千百年的演变,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强悍凶猛的蓝甲蟹反而越来越少,成为了濒危动物。而较弱的,会装死的蓝甲蟹,反而繁衍昌盛,遍布世界许多海滩。

动物学家研究发现,强悍的蓝甲蟹是因为好斗,相互残杀中首先灭绝了一半,其次是因为强悍而不知躲避,被天敌吃掉一半。而软弱的,会装死的蓝甲蟹,则因为善于保护自己,反而扩大了自身。猴群里,最厉害的小猴,总是被其他猴子咬得遍体鳞伤,而温顺胆小的,却能得到许多母猴的呵护。

美国心理学家做过这样的调查,一名彪形大汉,在拥堵的马路上横穿而过,愿意给他让路的车辆不到50%,车祸率很高,危险难免。而一个老弱病残者横穿马路,却是万人相让,大家还觉得自己是做了善事,车祸率为零。弱于强,在某种时候,收到的效果截然相反。弱,反而的了强势;强,反而处于弱势。

放下架子,做个弱者,也是人生在世心态平和的出发点。甚至是为人处世不可缺少的需要,也是一种品质。如今很多人都爱表现出强者的风范,总以我是老大的面貌出现,往往碰得头破血流。而以弱者的姿态行事,人自然会谦虚谨慎,别人也会愿意接受,反而会使一切顺畅。做人做事,如果能经常以一种弱者的姿态出发,以弱者的面貌去把握自己,大概才更能成为长久的赢家

 

   仿声:生活在草丛中的红喉歌鸲和蓝喉歌鸲,具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它们能逼真地模仿油葫芦、蟋蟀、蝼蛄、金铃子等昆虫的叫声。这些昆虫听到这惟妙惟肖的叫声,以为是同伴的呼唤,很快地被引诱出来,正好上了红喉歌鸲和蓝喉歌鸲的当,成了它们的美味佳肴。
    发光:萤火虫中的一些种类,有着高明的发光“骗术”。本来,许多萤火虫是用发光来招引异性、传递信息的,然而它们中的一些雌萤火虫,却不怀好意,模仿别的雌萤火虫的求爱闪光信号,用来引诱某些种类的雄萤火虫。当这些雄萤火虫高兴地飞来时,却被这些骗术高明的雌萤火虫残暴地吃掉了。
    拟态:生活在澳洲的叶海马,形态模拟周围的物体,全身长有许多叶形突出物和丝状体,像马尾藻一样,在海里缓缓漂荡,使对手很难辨认。而竹节蝗和枯叶蝶,以它们的形态和所附着的茎叶酷似而叫绝。

用装死来保护自己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