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捕食和自卫的各种工具

  捕食动物,全副武装寻着猎物的踪迹。它们携带着威力强大的攻击武器。它们是自然界精英。它们将揭示成功捕猎的奥秘。

    从3百英尺的高空,跃入水中,如冲向厚厚的墙壁。可鸟类毫发无损,因为它们掌握了特殊的技能,它们的身体适于经受撞击。由此成了具有毁灭性的捕食者。

    鲣鸟和鹈鹕长着强有力的双翼,型呈鱼雷状,广泛布于世界各地。鹈鹕飞翔数百公里,寻找鱼群的位置。它仔细搜索着任何蛛丝马迹,采取一系列惊人的举措,把气动力学、协调性、和对时机的准确掌握相互结合,将自身转变为威力强大的武器。首先,象战斗机驾驶员一样检查准具,利用双足进行调整。然后,在两翼的导引下,开始俯冲。入水前的瞬间,收拢双翅,身体流线型冲入水中。必须把握最佳时机,过早收拢双翅,就无法控制方向,太迟,就将坠毁,二者都会危及生命。必须精确地计算收拢双翼的时机,无论从哪里开始俯冲,最终的入水速度有多快,入水的时刻总是一成不变,这个时刻为撞击发生前的八百二十毫。八百二十毫秒给了鹈鹕足够多的时间收拢双翼。
    但只具有对短暂时刻的精确把握远远不够,还必须使用人眼还无法分辨特殊武器。俯冲时,鹈鹕吸入大量的气体,于是胸部和颈部的气囊膨胀,就像轿车的安全气囊,保护着鹈鹕。它的头骨就像钢盔,这样鹈鹕拥有了完整的撞击保护装置。面对如此凶悍的对手,鱼类的防御不堪一击,遭遇这种独特的导弹攻击时,即使隐藏于海面下十几米,仍然难逃厄运。
    我们的目光从导弹转向破解保险的大师。在马达加斯加的森林里,指猴搜寻着隐藏在树干里的猎物。它装备着自然界最为光怪陆离的武器,一根瘦弱、纤细的手指。每当需要破解、进入猎物的巢穴,这根手指就变成了万能钥匙。指猴用手指敲击树干,探察是否存在中空的部位,是否有物体在其中移动。观看慢动作时,可以发现敲击的秘密。每次敲打之后,指甲轻轻地滑过树干的表面,科学家认为指猴在探测微小的振动。指猴之所以能这么做,是因为它手指十分纤细,能够发生谐振现象,可使它形象地刻画树干内部的状况。它的耳朵较大,极为灵活,可以捕捉细小的声响,辅助手指处传来的微弱信号。它发现了线索,树表层下方三厘米处有一个空洞。指猴调动起所有的搜索力量,它闭上眼睛,也许是为了加强其它的感觉。蚧螬听到敲击声,开始移动身体。这为指猴提供了更多的线索。它劈开树干,指猴并没有直接捕捉蚧螬,它非常机智,它用手指掠过隧道,期望在四周找到更多的猎物。蚧螬散发出诱人的气味,就躲藏隧道的另一端。为了捕捉猎物,手指必须发挥另一种功能,原先用于切削的指甲,现在变成铁钩,借助万能钥匙的帮助,指猴打开蚧螬的保险箱。
    有些动物的武器既可以用于攻击,也可以用于防御。两只螃蟹象中世纪的骑士,披着沉重的铠甲,为了领地而争斗。螃蟹将脆弱的身躯隐藏在铠甲内,它的堡垒固若金汤。螃蟹是一个坚固的组合体,包括多个杠杆、枢轴和关节。可怕的蟹螯可以轻易地碾碎食物,甚至眼睛也被安置在可收缩的炮里,强有力的足可以把它送入礁石的隙间:生活在堡垒里,角斗士安然无恙。似乎没有对手能够击破螃蟹的防御,但事实并非如此。    

    和螃蟹完全不同,它的手臂颀长、盘根错节,布满了富有弹性的吸盘,身体十分柔弱。它的铠甲和螃蟹也有所差异,位于身体的内部。章鱼悠闲地踱出了洞穴,它调整吸盘的方位,向食物飘去。察觉到捕食动物逐渐逼进,螃蟹夺身而逃,它被迫自卫。

    章鱼象一片乌云,铺天盖地,紧紧地包住猎物,蟹螯失去了作用,章鱼用吸盘裹胁着螃蟹,返回洞中。螃蟹的体表覆盖着坚硬铠甲,根无法劈开。可是,回到巢穴以后,章鱼露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它的口中长着两条全副装甲的舌,第一条,长约七厘米,称为齿舌,上分布着多排锋利的牙齿。第二条称为乳突,布满了乳头状突起,可以击破螃蟹的铠甲。首先,用齿舌抹除蟹壳的外层,那里最接近心脏,这就象刮除混凝土。然后用乳突钻出一个小孔,将毒素注入螃蟹的体内,迫使蟹壳脱落。即使用如此可怕的工具,击破螃蟹的防御还需要花费四十分钟的时间。

    有些捕食者拥有两张面孔。夏季数周里,蜻蜓捕捉长着翅膀的昆虫。可在此之前的三年中,它们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时光倒流,回到长出翅膀,开始这种生活之前,它是一个可怕的猎手。蜻蜓的幼虫,称为稚虫。稚虫装备着超乎好莱坞科幻影片的武器。在发动袭击之前,必须进入攻击区域。它觉察到蝌蚪的移动,为了接近猎物,稚虫使用了推进器。它从尾部吸水,然后挤压腹部,把水喷去,这就象液态火箭推进器。

    稚虫悄悄地移动,发动攻击前,必须进入攻击范围,它能够生成具有立体感的视觉。稚虫的武器长度同样也为十五厘米,它是口的一部分,经过变形,称为面具。面具分为两部分,位于头部下方,是一件液压武器。猎物闯入视线以后,稚虫作好准备。它反方向使用推进器。 

    稚虫挤压腹部,首先必须关闭尾部的出水口。液体向前而不是向后方流,面具内的压力逐渐增大,面具紧紧地关闭,直到压力达到一定值。然后,在几毫秒之内,射出液体。面具的底部,生长着两个致命的钳,可以轻易地抓住猎物。眼睛和面具密切配合,变成了犀利的武器。就像好莱坞影片《异形》中的魔爪一样可怕,这位捕食者是精密机械的奇迹。

无论捕食者的武器如何先进,都须静心等候。

    捕食者和猎物不约而同地向灯光赶来。飞蛾十分迷恋灯光, 就象骑上了旋转木马,环绕着光漫无目的地飞舞。在下方,捕食者紧紧地锁定了猎物。为了捕捉飞蛾,壁虎必须克服引力的影响。它拥有复杂的附着力控制系统,用于任何物体的表面。一些动物长着爪子,可以攀爬树,然而,在玻璃上移动,需要更加复杂的附着力。壁虎的附着力控制系统精密入微,每根脚趾都覆盖着肉垫,可以充分膨胀。肉垫表面分布着数以千计,整齐排列的刚毛,刚毛表面覆盖着浓密的卷须,卷须的末端,充斥着天然的静电。玻璃同样也充斥着静电。当两种相同极性的电荷靠近时,会相互吸引,壁虎正是利用了这一现象。每次移动脚步时,肉垫最大限度膨胀,它的表面充斥着数以百万计的正电荷,壁虎就像气球牢牢地粘住。
    为了在粗糙的表面上移动,需要一种附着力:利用卷须抓住表面。当所有的附着力都发挥作用以后,只需一根脚趾,壁虎就能将身体悬挂起来。屋顶上,为了捕捉猎物,壁虎还要面对下一个挑战。由于腹部朝上,很难将血液输送四肢。可是壁虎只需作轻微的调节,输送适量的血液,以维持相应的附着力。这个系统非常有效,壁虎可以悬挂数小时,等待时机,发动进攻。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控制系统正接受最后的测试,它不辱使命,抓住了猎物。
    在纳米比亚,沙蛇在炙热的沙漠中爬行,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在沙丘表面成了绮丽的图案。在沙漠下方,生活着另一个物种,描绘出了奇异的图案,图案不大,零星地布在沙地上。一种奇特的捕食动物创造了这种图案,它使用特殊的技巧捕捉猎物。在夜晚,蚂蚁外出觅食。以蚂蚁的身高,根本无法发现微小的石圈,察觉其中潜藏的危险。锦冠蜘蛛在石圈中生活,等候猎物来临。一旦触及石块,就难以逃生。这是一片可怕的雷场,这是一场赌博。
      今晚,蚂蚁十分幸运。锦冠蜘蛛解决了一个工程难题。选择数量适当的石块:一般有七到八块鹅卵石,其它石块则被清走,每块鹅卵石恰好为蜘蛛体重的两倍,更为关键的是,鹅卵石由石英构成,因为石英具有特殊的性质。锦冠蜘蛛小心翼翼地把鹅卵石码在洞口。它无法搭建传统的蛛网,因为漫天飞舞的沙粒会扯断蛛丝。所以为了捕捉物,它们设计出这座别具一格的建筑。洞穴内,鹅卵石上缠绕着纤细的丝,蜘蛛在蛛网上休憩。现在万事俱备,蚂蚁看不到石圈,不久它愚蠢地冒着危险,步入蜘蛛布设的雷场,稍有风吹草动,蜘蛛就会警觉。石英鹅卵石暴露了蚂蚁的踪迹,它的触角碰到石块,警报拉响了。
      石英晶体能不失真地传输微弱的振动。振动沿着蛛丝传播,到达位于另一端的蜘蛛。令人惊异的是,蜘蛛能够分辨,是风、猎物,还是其它捕食者引起的振动,振动也精确地指明了发动攻击的方位。沙漠中,锦冠蜘蛛懂得石英能够不失真地传输微弱的振动,数百万年以来,一直在利用这一性质。直至近期,人类才发现这个现象,并将它用于调节手表。

自然界设计了一种可以使人昏厥的稀有武器。在太平洋,有一种动物就装备了这种系统。

    电鳐正在狩猎。它掌握了一种自然的力量,可以摧毁猎物。这种捕食动物装备了致命的武器:电棍。利用电流攻击对手。它身体的六分之一由经过变形的肌肉组成,就像许多微型的电池,电池的总电压足以使人昏厥。夜晚,猎物隐藏在海草和礁石背后,电鳐在位于猎物上方两米的高度,四处搜索。电鳐属于软骨鱼类,可以探测到生物发出的微弱电信号。

动物捕食和自卫的各种工具
用会发光的粘絲钓飞蛾的苍蝇幼虫
毌螢火虫发光作诱铒
会钓鱼的鱼
澳洲蜘蛛用气味作诱铒
动物用假眼晴保护自己
灰鹭捕鱼又快又准
靠设陷阱为生所蜘蛛
国王鸟的匕首和非洲鱼鹰的鱼钩
具有红外线夜视眼的蛇
用细菌来猎杀大动物的大蜥蜴科摩多龙
臭鼬用臭气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