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捕食和护自己的特殊本领

【食蛇蚁】

新西兰邦牙岛上有一种专门吃蛇的蚂蚁,它们一旦发现蛇,就立刻将其包围起来,分泌出一种毒汁,使蛇皮肉溃烂,然后慢慢食之。

【吃猫鼠】

坦桑尼亚有一种能吃猫的老鼠,它们有一种特殊的内分泌器,能分泌出一种液体,并挥发出一种叫“麻磷气”的毒气,猫一闻到这种气味,便会被麻醉,瘫软无力。这时,老鼠就倾巢而出,围住昏睡的猫,断其喉管,分而食之。

【捉鼠鱼】

我国南海有一种会捉老鼠的鲇鱼。晚上,鲇鱼游到岸边的浅滩,把尾巴露出水面,装成一条死鱼,觅食的老鼠发现后,便会去咬鱼的尾巴,这时鲇鱼趁机把老鼠拖入水中,饱餐一顿。

【捕鱼猪】
太平洋中部的法考福环礁上,栖息着一种会捕鱼的野猪,它们嘴里的獠牙长而锋利,能够捕捉水下15厘米处的鱼类。

【吃蛇蛙】

   巴拿马的森林中,有一种爱吃蛇的青蛙——烟蛙。这种烟蛙的皮肤颜色变化多端,它捉蛇时体色变幻莫测,迷惑得蛇晕头转向。它的胸前长有两块呈乳头状的坚硬发达的胸肌,能像钳子一样把蛇牢牢夹住,等蛇被夹得半死不活时,它就开始慢慢地吞食蛇了。

【打狼鸟】
布隆迪有一种鸟,大似小山鸡,羽毛鲜红,嘴大,有一条富有弹性的舌头,能将小石子弹射出去,速度快如子弹。这种鸟特别讨厌灰狼,一见到灰狼,就弹石块击之。

【捕鸟鲨】

猫鲨是一种狡猾的鱼类,它能诱捕天上的飞鸟。猫鲨半浮在海面,装死不动,将深色皮肤露出。海鸟在大海上寻找休息的礁石,常常将半浮的猫鲨误认为礁石而停下来歇息。这时,猫鲨便缓缓将身体下沉,当鸟儿双脚在不知不觉中移至猫鲨的头部时,猫鲨便猛地张开大口,一下子就把鸟儿吸进口中。

【放电鸡】

欧洲阿尔卑斯山上生活着一种会放电的鸡,它的体内带有30~60伏特的电,当受到攻击时,它便会冲过去朝对方猛啄一口,从口中放出电流,将对方击倒。

【吃毒蛇的毒蛇】

大利亚有一种称为“虎蛇”的毒蛇,每天都要吞下无数毒蛇,而丝毫不受其他毒蛇毒液的伤害。因为“虎蛇”身上具有一种抗蛇毒素,可抵御其他许多种毒蛇的毒液。
    

   蟾蜍是农作物害虫的天敌,据科学家们观察研究,在消灭农作物害虫方面,它要胜过漂亮的青蛙,它一夜吃掉的害虫,要比青蛙多好几倍。癞蛤蟆平时栖息在小河池塘的岸边草丛内或石块间,白天藏匿在洞穴中不活动,清晨或夜间爬出来捕食。它捕食的对象是蜗牛、蛞蝓、蚂蚁、蝗虫和蟋蟀等。癫蛤蟆喜欢在早晨和黄昏或暴雨过后,出现在道旁或草地上。如被人们用脚碰一下,它会立即装死躺着一动不动。它的皮肤较厚具有防止体内水分过度蒸发和散失的作用,所以能长久居住在陆地上面不到水里去。每当冬季到来,它便潜入烂泥内,用发达的后肢掘土,在洞穴内冬眠。蟾王不仅能巧妙地捕食各种害虫,也能很好地保护自己。它满身的疙瘩能分泌出一种有毒的液体,凡吃它的动物,一口咬上,马上产生火辣辣的的伤感觉,不得不将它吐出来。民间传说月中有蟾蜍,故把月宫唤作蟾宫。诗人写道:“鲛室影寒珠有泪,蟾宫风散桂飘香”。月亮上是否有蟾,在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人能登月,这个谜自然被揭开了。
   野山羊生活在海拔500-6000米的山上。夏天,野山羊呆在山的高处,以青草和青苔为食;冬天,它们会移向低处,避开厚厚的积雪。野山羊步覆稳健,有极好的平衡能力,能够迅速、稳健地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为了逃避敌人,它们总是选择敌人难追的地方跑。如果走投无路,野山羊就会转身用它们角同敌人进行战斗。野山羊是一种步履稳健的动物。它能够快速走过,或奔跑着越过岩石地区。
     树懒是唯一身上长有植物的野生动物它虽然有脚但是却不能走路靠得是前肢拖动身体前行 所以它要移动2公里的距离需要用时1个月,尽管如此 在水里它却是游泳健将 对于树懒来说最好的食物是低热量的树叶 吃上一点要用好几个小时来消化
树懒的天敌不是没有,但为何它依然能够生存呢?
1 树懒的皮毛很密,一般能够防御中小食肉动物的的抓咬;
2 树懒的保护色很好,又是树上活动,天敌相对较少,且不易被发现。我印象中看到的天敌捕食似乎只有美洲狮吃树懒。
3 树懒的肉想必不好吃。这一点看着可笑,实则也是进化带来的利于生存的好处。一般色彩显著、缺少御敌手段的动物味道都会很差。捕食者不会耗费自己的能量去吃难吃的猎物的。
4 树懒的爪子很厉害,劲头很大,爪很锋利,也是防御手段。
综上所述,树懒的生存不会受到天敌的威胁。倒是人类破坏美洲森林会给树懒带来灭顶之灾。
自然中的一切,自然早有安排,无理的蠢物,不会被保留。


     黄鼬俗称黄鼠狼,  居住在沟谷、丘陵、土坡地的废鼠洞或灌木丛里,冬季常追随鼠类迁移而潜入村落附近,在石穴和树洞中筑窝。它们擅长攀援登高和下水游泳,也能高蹦低窜,在干沟的乱石堆里闪电般的追袭猎食对象。它的警觉性很高,时刻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要想对黄鼬旱灾行出其不意的偷袭是很困难的。一旦遭到狗或人的追击,在没有退路和无法逃脱时,就会凶猛地对进犯者发起殊死的反攻,显得无畏而又十分勇敢。黄鼬及其家族的其他成员还有一种退敌的武器,那就是位于肛门两旁的一对黄豆形的臭腺,它们在奔逃的同时,能从臭腺中迸射出一股臭不可忍的分泌物。假如追敌被这种分泌物射中头部的话,就会引起中毒,轻者感到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严重的还会倒地昏迷不醒。这就是一般人所说的黄鼬会放臭屁退敌的真正原因。

  猪鼻蛇是一种无毒的蛇,但当它们与敌人遭遇时,却会模仿有剧毒的眼镜蛇发起攻击的样子——把颈部弄扁,使身体膨胀,口中嘶嘶作响,尾巴还不住地摇摆着(这一招显然学的是响尾蛇)。没经验的捕食者看到这架式,常会以为遇上了厉害的对手,于是拔腿就跑了。
    黑猩猩很喜欢吃白蚁。可是,当热带雨季到来时,白蚁会把蚁窝的出口用泥土封住,以防雨水灌入。面对这种情况,猩猩怎样捕捉白蚁呢?
  猩猩找到蚁窝的封口,便扒开一层土,用一根树枝慢慢地插入洞中。洞里的白蚁发现异物搔扰,以为来了敌人,纷纷咬住树枝不放。这时,猩猩把树枝往处一抽,就像吃羊肉串似的,把树枝上的白蚁吃掉。吃完之后,又把树枝插进洞口。
  黑猩猩吃饱了,感到口渴,四周找不到水喝。有幸在一个树节孔洞里找到了水,可是这个孔又小又深,猩猩的嘴伸不进去,它抓抓头皮,想起办法来:它迅速摘下几片树枝,放在嘴里嚼成海绵状的渣子,然后把这团“海绵”塞入树洞里,等吸足了水就拿出来,吸吮其中的水分。如此反复,直到解渴为止。要是找到树节孔再大些的话,它会把树叶卷成勺子,从洞里妥水喝。
  伯劳是一种能唱会舞的小鸟,是捕捉田鼠的能手。我们知道猫头鹰善于捕捉田鼠;伯劳却没有猫头鹰那样的利爪和带钩的嘴。不过,伯劳很会想办法,它叼起田鼠向灌木丛飞去,选中树上尖利的刺,就把田鼠扔下来,让钢针般的树刺扎穿田鼠的皮肉,伯劳便从容地撕它的皮,吃它的肉。
  俗称“座山雕”的秃鹫,其貌不扬,可它是鸟类中会使用工具的佼佼者。在坦桑尼亚的原野上,常常可以看到鸵鸟丢失的蛋。鸵鸟蛋大如皮球,壳厚而坚硬。秃(就鸟)用嘴叼来石块,再用石块不断撞击蛋壳,砸碎而食之。
  喜马拉雅山的秃鹫在饥饿时,会攻击牦牛、野驴等庞大动物。它的力量不够,就先从地面抓取棱角尖锐的大石块,飞上高空,然后瞄准目标,轮番投“弹”轰炸,直到把猎物砸昏才俯冲下来,撕吃其肉。有时,人进入了它们的势力范围,秃(就鸟)也可能用石块来砸人。
   在弱肉强食的大自然中,动物都有自己的克星。半沙漠地带的鸵鸟、斑马和羚羊为防猛兽袭击,它们常在一起,互相守望。鸵鸟眼睛尖,斑马听觉好,羚羊鼻子灵。当危险临近谁,只要一声尖中,则都四散奔逃。
  有的鸟儿发现猛禽临近,就会冒着危险大声鸣叫,向鸟群报警;但叫声也吸引了敌人,常使自己成为勇敢的捐躯者。
  非洲草原上,生活着狒狒和羚羊。羚羊跑得快,但视力很弱;而狒狒则相反。这样,二者就成了患难之交。羚羊吃草时,常有一头狒狒站在它背上了望。狒狒一旦看见狮或豹,便发出惊叫,于是羚羊就友谊着狒狒飞快奔跑。
  南非猿的克星是豹、鹰和蟒蛇。为了逃避这些天敌的袭击,南非猿地根据敌情的不同,发出各种的不同警报。
  为了研究南非猿的警报声,科研人员进行了长期录音和摄像,证实南非猿在发出“豹警”时,声音是短促而有力的;“鹰警”则是低沉而断断续续的咕哝声;“蟒警”则是高昂的咄咄声。
  听到这些警报南非猿会采取不同对策:听到“豹警”,头也不回,马上爬到树上;听到“鹰警”就会昂首朝上看,并急忙寻找严密的隐蔽处;听到“蟒警”则会突然起立,细察草丛。
  在发出警报时,成年猿一般都报得比较准确。但小猿却往往会搞错。例如小猿偶尔发现一只鸽子时,也会发出“鹰警”。但绝不会发出“豹警”或“蟒警”来;反之亦然。
  小猿报警错了,免不了会受到成年猿的训斥。但“吃一暂,长一智”,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判断力也会逐渐地敏锐起来。
  长颈鹿个子高,望得远,跑得快,这是它的长处。可是,长颈鹿没有声带,它不会发音,成了“高个子哑巴”。它遇到敌害,怎样报警呢?
  观察者发现,长颈鹿尾巴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向同伴们表示一种特定的信息。例如,平安无事时,尾巴就垂下不动;尾巴半抬起来时,表示有“危险”,要警戒;如果发现紧急险情,尾巴就完全竖起来!
  这种举尾为号的方号,可使敌害不易察觉。真可谓“无声胜有声”。
  近年来,不少国家利用动物报警的特点,对猿、犬、雁和长颈鹿等动物进行调教,使其充当警卫。

会对猎物催眠的动物
有趣的靠模仿为生的动物
羚羊逃脱的本领
非洲黑鹭用阴影钓鱼
澳洲蜘蛛用气味作诱铒
自杀蜗牛
蟾蜍是怎样吓走蛇的
用大叫和变大来保护自己
鱼鹰捕红鹤
黄莺是怎样逃过树鸮的猎杀的
蛇是怎样吃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