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历史文物

地震记·虞乡县志

邑拔贡生 李元瀛

地震记·虞乡县志

  地震之灾,史不绝书,或百余日,或倾屋以万计,或地裂数十里,广深数十丈,民死无数,尝读史窃疑焉,今乃信史笔不诬,而地震之为祸烈也。初乙亥八月六日,阴雨连绵四旬,盆倾檐注,过重阳,微晴。十三日大霁,乡老有识者,谓霖雨后天大热,宜防地震,闻者初不为意。二十日早,微雨,随晴。及午蒸殊甚。傍晚天西南大赤,初昏,半天有红气,如绳下注,见者诧之,亦不知何吉凶也,二鼓后或寝或否,从无音响,忽然屋舍倾塌,继有声逾迅雷,人身簸摇惑荡,莫知为在天在地也。觅户而出,阈限与檐齐,其在屋外者,见两檐斗合复分,出巷中倒卧者仰伏不一,其立者左右前后不自持,男妇哭号不啼丛处万马营中,移时各检家口,皆不如数,置老幼妇女街外,壮者复入,光明洞达,一望十余家按屋土寻觅,其压者病者急出之,死者长已矣,亦未暇痛哭。其幸无死伤之家,将出郭视烟亲,而街巷垣墙坠落,不能坦平十余步,甫出郭骇声四哄,与震声相助。地上行者,如在舟中大风飘摇之势,人亦不遑惊愕。天未曙而各处被灾轻重,已略传知矣。运城四围无砖陴,解州城截其半,门楼俱落,人民死伤甚重,虞乡、猗氏略同,惟平陆、芮城依山,多窑居,其全家而没者,比比然也,故二邑伤人逾万。自初震及次日晚如雷之声未绝,夜,人不敢室居,于场圃中戴星架木,铺草为寝所。丁壮结伴巡家,稳夜不息,至夜分,约一时一震。震时鸡敛翅贴地,犬缩尾吠声怪诞。至人情震怖,其情形可想也。二十四日晚,云如苍狗,甚大雨滂沱,天上地下,震声接连,即地水盈尺,人于车中就处,任雨不敢入室,而车四面皆水,兼震响动摇,真如船行,人人有地陷之惧,幸不一时,雨止。自是人心惶惑,谣言四起,而日数次震,牛马仰首,鸡犬声乱,即震验也。弥月后,或日一震,或数日一震,今犹每年数震,闻初震时,有大树仆地旋起者,有井水溢出者,而死亡之状,传闻甚悉,欲详述之,下笔辄痛,遂终止。若震之来自西北,望东南去。有司驰报,蒙恩发帑数万,查灾轻重抚恤之,呜呼:吾闻中天之民,被尧舜之仁,即洪水不为灾,今唐虞故都,罹非常之变,沐格外之恩,大臣与有司,实心奉行天子之德意,民不且食尧舜之惠子无穷哉。乙亥迄今庚辰五年矣,恐痛定忘痛,爰濡笔为记。俟警将来,语无论次,谫陋不文,固所不计。尝考明嘉靖乙未(卯)地大震,国朝康熙乙亥平阳路地大震,何今又适逢此友干也。

光绪十二年《虞乡县志》卷一一、页七八

南诏野史

明·杨慎

  唐光启二年(公元886年)南诏阳苴咩城(云南大理)地震。
  《南诏野史·大蒙国》:唐光启二年地震,龙首龙尾二关,三阳城皆崩。
  考:大历十四年(779年)南诏五异牟徙都于羊苴咩城(“羊”一作“阳”),
其南北有龙尾(今云南大理市),龙口(今上关)二城。三阳城待考。
  宋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云南大理地震。
  《南诏野史·卷上》:宋政和元年(大理文治二年)地大震,损十六寺。

南诏野史

青社遗闻

安志远

青社遗闻

  公元1668年7月25日晚8时(清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戍时)山东莒县一郯城间发生8.5级大地震。这是我国东部最大的一次历史地震,造成的破坏极其惨重,破坏面积有50万平方公里,波及范围北至辽宁,南达广东信宜,东至朝鲜半岛,西到山西一带,面积达200万平方公里以上。
  据史料记载,这次地震“天色阴惨”,“天鼓鸣”,“空中如奔万马”,“地下声若巨雷”,地声分布面积达641万平方公里,震时和震后大面积水位上涨,如临沂“平地水深丈余,井水涌水高数尺”,郯城“地裂泉涌上喷二三丈高,遍地水流,沟绘皆盈,移时化为乌有”,赣榆“井水高二丈如喷,凡河俱暴涨忽涸”。
  地裂山崩普遍而强烈,如郯城其地裂处或缝深不敢视或缝宽不可越,莒县“马蓍山崩四散,五庐固山劈裂一半,闫家固、旋风朵、科罗朵、马齐山、大山各裂一半。城内四方遍地裂缝,或宽二三尺,或长数丈至百步,数百步。亦有十字裂形者,城东南沐河崖裂缝宽三尺,自官庄至葛湖长十五里,裂处皆翻土扬沙,涌流黄水。”地裂分布范围遍及山东全境及苏北,面积达174000平方公里,山崩裂达15处之多。大震时对建筑物的破坏其惨重。坚固的建筑物如城池、官署、庙宇、皆遭毁灭性破坏。如莒县“官民房屋、寺庙、监库、城垣俱倒。六房文案,沉压无存,周围百里并无存屋。”临沂“官廨、民房、庙宇、城楼、墙垛全塌,仅存破屋三,人不敢入。”郯城“城垛全塌,城倾大半”,“北门压塞,”“城楼官舍、民房并村落寺观一时俱倒塌如平地。”《青社遣闻》对这次地震作了记载。

明宪宗实录(卷二四九~二五○)

  明成化二十年正月初二 庚寅 1484年1月29日北京居庸关地震。
  [成化二十年二月甲戌]命摘拨京营军土二千人修理居庸关楼橹墩名,以地倾圮故也。
  [成化二十年三月丙辰]命工部右待郎贾俊,右军署期都督佥事李泉督修天寿山四陵,以地震有损也。
  考:此次地震,震中在居庸关以北至宣化一带,震级:6.8级,烈度8—9度。宣府地裂,涌沙出水。天寿山(明十三陵所在地)、密云、古北口、居庸关一带城垣、墩台、驿堡倒裂者不可胜计,人有压死

汉藏文地震功德文约

清同治十年(1871年)八月巴塘大营官罗宗旺登 立

汉藏文地震功德文约

  同治九年三月十一日四川巴塘司7 1/2级地震,山崩裂,顷刻数百户人家为乱石所平,衙署、寺庙、仓库、碉寨、民房均倒塌,后又起火,延烧甚猛,房屋多成灰烬。汉番军民喇嘛等压毙千余人。竹笆笼碉房一切倒塌无存。巴塘卫藏通衢崩塌,东自崩查木塘,下起至藏交界,倒裂甚多,甚至二、三里,一、二里不等,或成深潭,或为峭壁。道路地面裂缝断续长约六十余里,宽约一~三尺,垂直错距约三~六尺。受灾严重地区从色木拉到巴茶噶山以上和噶节茶马山以下至考考山一带。以巴塘司为最重。芒康地区上下游地段亦遭地震灾害。波及察木多上下一带。

李养冲万全地奏折

明.崇祯六年(1628年九月)


  [崇祯六年九月]丁卯夜,京师地震。
               《崇祯实录》
  [崇祯六年九月] 丁卯夜丑时,京师地震,始于西北,迄于东南,谕修省。
               《崇祯长编》
  崇祯元年九月初十日夜三更时,京师万全都司西阳河堡,渡口堡地震,西阳河堡沿城砖士女墙,大小城楼十五座,并新置各垛口挨牌连架灯笼莺嘴及城外新挑四下城壕西道尽摇塌坏,塌边腹土石砖墩五座,各处土石砖边墙,里外口墙二百一十余丈,东西公署大厅,厢房等项有尽塌半塌者,马道排栅门、公馆、民房摇塌甚多,打死四十一人,官马驴两头。
          《宣府巡抚李养冲奏折》
  崇祯元年九月初十京师万全都司西阳河堡。渡口堡地震
(1628年10月6日河北怀安山西天镇地震)
  震级(M)6 1/4
               《崇祯实录》

汉藏并书定日守备马文治书札

清道光十四年(1834)八月          

  道光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1833年9月6日)云南嵩明扬林8级地震。
  道光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巳时云南嵩明州杨林发生8级地震,计十余州县相次厄,或裂或坟,或高者谷,或渊者陵,滇池水腾,震延千里。嵩明等州县计倒瓦草房八万七千六百二十余间,压死六千七百余人。免本年应征钱粮,并赈之。
  嵩明城垣倾圮过半,城乡十余座寺庙,阁亭崩颓、倒塌,五孔永剂桥摇平,锁水桥塌损,民居倾圮,人民压毙,地面裂而复合,黑泉涌出。杨林庙宇、民房几全倒尽,压毙人民,地裂复合,夹死人牛。回辉村、本作村房屋除一户未倒外,余全部倒塌。罗邦村、董官营地陷成塘,地裂缝宽二至三尺,长十余丈。狗街北蛇山上南北向地裂,长约半里,东升西降,高差约三尺。鱼枝本村旁山上裂开二大缝,牛陷没,人被抛掷,城乡死伤极多。
  宜良庙宇、民房、学宫、书院皆倒塌、城内房屋倒塌十分之七,城外更重。凤鸣村三元宫片瓦不存,一木不立,压死人,地裂复合。马头山靠河一侧土崖震崩,堵塞河水,河道改流。汤池地裂宽一尺,震后水竭。城乡伤毙居民无算。
  昆明、寻甸、河阳、呈贡等三十州县亦遭破坏。
  先期黄沙四塞,昏晓不能辨,凡三昼夜。又先期降淫雨九日。将震昼晦,屋尽炬柱以烛,历时二刻乃复明,明已,震。
  午、未二时又震,至夜又震数次,仲秋十五日又震,所损较逊于前,八月、九月或三、四日或五、六日又震十余次。越明年正月元旦丑时又震,申刻方已。

秦可大地震记·咸宁县志

            清·康熙七年(1668年)刊  

秦可大地震记

  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午夜(1556年1月23日)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发生8级地震,川原拆裂,水涌沙溢。城垣、庙宇、官衙、民房倾颓摧圮,压死官吏,军民奏折有名者八十三万余,是中国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
  经历了这次地震的进士秦可大,不仅对当时地震的全过程进行了详细记载,并在《地震记》中总结地震时“率然闻变,不可疾出,伏而待定,纵有覆巢,可冀完卵”的经验,指出地震实然发生在室内“伏而待定”,即使房屋倒塌,人亦可安然无恙。这些避震经验,直到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


  碧霞无群圣母行宫记·地震记

                       河北省涉县娲皇宫
                          明·王 泮 抄刊  

碧霞无群圣母行宫记·地震记

  大明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夜子时分,忽然地震,势如风雷,惊觉人口,出户立站不定,只见树梢点地,房倒歪斜。河南地方稍轻,山陕极重,别省微觉地动。有西安府咸、长并华州、乾、耀、三源(原)十余州县各申称:前项月日,同时地震,声如轰雷,致将城楼、墙垣、垛口、王府宫殿、官民宅舍、仓库、公廨、监房摇塌殆尽、压死人口不知其数。临潼、渭南、泾阳等县,河水泛涨,平地成渠,横流黑水。平阳府夏县,四门陷塌,井水沸溢,官民房屋倾颓,压死男妇数多。城内土长约高丈余,平地出水。安邑县衙门尽塌,民房约倒八分,压死人口万余,头畜无其数;城西半里崩出水泉十数余眼。荣河县地裂成沟,泉水如河。莆州两王宗室、城墙、官民房屋尽行倒塌,又兼数处火起。分守河东道参议并家人口压死,止存七岁幼男一口。本州同知判官损伤压死各官男妇七口,军民烧压死无数。连震四日,火烟未灭,随止随动。









记 

  代州、定襄等处,十三日子丑时地震。自西北方起往东南去,即时六次。徐沟、汾州等处申称:自东北方起西南去。保德州十二日亥末时,震声响如雷。自南往北方去。岢岚州并兴县申:十三日子时震如雷,连动三次,自西往东去。平陆县十二日狂风大阵,夜更时分,炮响三声如鼓。十三日子时,震声如万雷,摇塌房屋、山岸、平地崩裂、涌出黑水沙泥,压死人口数多。虽有此事,隔省岂知的切。
  彼时山陕抚按等官,各据府州县申云地震缘由,各奏一本。奉圣旨:地方灾变非常,遣官祭神,赈恤等项事宜,通报灾省。比掾王泮抄来,聊刊入石,写无尽言。自来地动,未有若此者也。

观音寺碑记

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七月二十四日   

观音寺碑

云南嵩明小屯       

  巳时地忽大震,将寺坍塌。被灾者蒿明等七州县共倒瓦草房八万七千六百二十一间半,压毙男妇大小共六千七百零七丁口,又大雨时行,洪水遍流,可怜上无栖身之所,下无糊口之谈。

 

 

 

康熙·热河地震谕旨

  清.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八日(1720年7月12日)直隶怀来、沙城地震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初八直隶怀来、沙城地震,沙城城墙下陷,保安州各村庄瓦土房倒塌甚众,十不存一二。

  京师(今北京市)

  ……据天文科该直博士费扬古等呈报:本年六月初七日壬寅巳时,候得地微动一次,从西南坤方来。

钦天监监正明图等题本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初七日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癸卯(初八)]是日,京师地微震。

《清圣祖实录》

  

  此间(北京)初七、初八两日俱地震,初八将夜为甚,人皆皇皇,惟我算坐得定耳。是夜子遵、颖、谷、维学、亮直辈皆坐在庭中达旦,惟我一人投枕熟睡。夜间又微动三四次也。寓中也倒了半堵墙,都不曾打着人。又有半垛颇危,随于初十日修好,不过费钱九百文,恐家中悬念,特先寄信报闻。……六月十五日兄字,付二弟览。

(清)何焯《何义门家书》

  

  殷洪绪教士来信(1720年10月19日,北京发):六月十一日早晨六点三刻,我们觉得地震有两分钟之久,但这是明天更大地震的前奏,晚七点半又开始很厉害的震动,约六分钟一次,继续不停的震动。本来一分钟过得很快,但目前悲剧景象则觉得一分钟十分长了,天色阴黯发亮光,不时有雷声发出,在暴风的海上,都没有这样可怕。想找一处躲避的地方很困难,墙垣屋倾时有倒塌压人的危险,走到别处去一样,随处有丧失生命的可能。我从房中跳出,立即被邻屋倒下的灰尘蒙住,差不多埋在土中了。有一个仆人把我拉出来,带我到教堂的大院中。我看见教堂的墙东倒西歪,心中十分害怕,钟楼的大钟摇摆不定,发出杂乱声响。全城听到是的呼号惨叫的声音。后来安静下来。在夜间还有十次震动,但威力远不及上面说的凶狠。天破哓时,一切都安静了,大家一看灾害没有想像的厉害。在北京有一千人压死,因北京街道宽大,留在街上,房子倒了是压不到人的。随后二十天,时常仍有轻微的震动发生。离北京一百多里的地方,情形相似。一般人相信这次地震的原因,是由于北京西边山中的煤矿发生变化,居民取煤供给的地方,在第一层山岭外居民很多商业繁盛的沙城地方,城墙三重,好象三座城一般,当我说的大地震的第三次震动的时候,全部下陷了。在另一个村镇,震开一个缺口,发出硫黄气味。

《北京天主教北堂藏法文资料》

  注:殷洪绪1663年生于法国里昴,1669年(康熙八年)来中国,1741年7月2日死于北京。按《骨董琐记》卷六,西什库条云:"光绪十六年以库地及帑金三十五万两予天主教易蚕池口教堂旧址。"北堂建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在今中海西岸。此次地震时距建堂十六年。光绪十一年(1885年)修三海,光绪十三年(1887年)移建该堂于西什库。

     

  庚子,京师地震,神武门楼鸱吻堕。时鹏年与其宗左通政允恭,中书科恪饮于华州舍馆檐下,亦檐瓦堕。允恭、恪皆大惊起,鹏年安坐,饮不乱。

(清)陈鹏年《道荣堂全集·恪勤列传》

     

  延庆州(今延庆)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初七、初八地震两日,坏民居人畜。七月朔,日有食之。

(清)李钟俾、方世熙《延庆州志》

     

  通州(今北京市通州区)

  斗姆宫:昔常遇春祠堂倾废,至康熙十年州人费数千金易为斗姆宫,宫甚巍壮,内之神将尚未成也,外之墙壁亦未备也,至五十九年地震而瓦亦倾圯,余因于雍正二年二月十五日补葺。

(清)黄成章《通州新志》

 城楼:东西南北城楼地震后俱多破缺,成章于雍正元年九、十月内捐资修补。

(清)黄成章《通州新志》

     

  密云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初七日巳时地震,初八日申时复大震,有声自西北来,鼓楼与县前仓房屋脊山墙倾颓,民居大半倒坏,夜皆露宿。后又连次微动。数日乃至。

(清)薛天培、陈弘谟《密云县志》

     

  怀柔
  [康熙]五十九年六月初七日巳时地震,初八日申时复大震,有声自西北来,少刻,摇撼簸荡,人不得坐立。城墙北面倒塌一十六丈,城垛摇落大半,民居倾坏无数,夜皆露宿,后又连次微动,数日乃止。

(清)吴景果、潘其灿《怀柔县新志》

     

  城垣:怀柔旧有土城甚大,西以龙王山为界,创自洪武十四年,至成化三年……重修,始易以砖石,……[万历]八年……每岁拨各路军夫六七千名修筑,……万历三十三年春久雨城圮,知县史国典……兴修,三月工竣,……康熙五十九年地震城北倒坏,四周多毁裂。……康熙六十年十月兴工至明年□月工完。

(清)吴景果、潘其灿《怀柔县新志》

     

  康熙五十九年地震,城北面圮,六十年四月圣祖驻跸怀柔,特命修筑,越明年告成。

(清)英廉《日下旧闻考》

     
  县学:文庙在察院东,……康熙五十九年地震,明伦堂全圮,六十一年知县吴景果,训导于二酉率诸生捐资重建焉。

(清)吴景果、潘其灿《怀柔县新志》

朱批揭阳地震奏折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九月二十九日    

朱批揭阳地震奏折

  光绪二十一年七月十一日酉刻广东揭阳6级地震,塌城垣四十九丈六尺,瓦屋一千零五十九间,压毙五十五人,伤十四人。盐仓房屋震塌多间,存盐毁失。潮阳塌民房一百余间,衙署概被震塌,压毙五人,亦有伤者。普宁塌城垛十七个,监、仓墙垣全倾,倒民房十四间,庙宇间有震塌,压毙十二人。澄海倒房百余栋,压毙约四十人。沙汕头当地人的财产受到相当损失,外国洋楼墙和天花板裂缝。
  波及潮州府其他属县(丰顺、饶平、大埔、惠来),海丰、惠州府(惠阳)、广州府、顺德、香港及福建厦门等。

康熙御制文·地震


  历史上的康熙皇帝是位勤勉好学的人物,他从少年时代起就刻苦学习,到青年时已熟读经、史、子、集;并对自然科学有所造诣。他任用比利时人弗拜斯特为钦天监监正,向他学习西方天文、地理知识,并向西方传教士中精通自然科学的传教士学习历法、数学、测量知识。在他的一生中,撰写了天文、地理、物理、地质、地震等方面的论文数十篇,这在封建帝王中是难能可贵的。

  康熙继承王位后,华北地区地震不断,康熙一面下诏账恤灾民,一面对地震成因进行研究。1721年,67岁高龄的康熙皇帝在他病逝前一年,结合自己在数次大震中的感受和体会,撰写了论文《地震》,《地震》著于康熙60年,刊于雍正10年编录的《御制文》第4集第30卷内。

    

康熙御制文·地震

  在《地震》这篇学术论文中,康熙认为"大凡地震,皆积气所致"。"阴阳迫而动于下,深则震虽微而所及者广,浅则震虽大而所及者近……而方幅之内,递以近远而差。"就是说,地震起源于地下,在地震震级大致相同时,震源越深,波及面越广,但对地面的破坏越小;震源越浅,波及面越小,而对地面的破坏越大。这与现代地震理论得出的结论颇为接近。

彝族地震书

清.蒲松龄


  蒲松龄字留仙,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人,早年就有文名,但终未中举,终生不得志,以做塾师为生。

  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公元1668年7月25日)山东莒县、郯城间发生8.5级特大地震,声若轰雷、河水横溢,城垣民房倒塌一空,计压死四万余人。当时蒲松龄正在这次地震的重灾区淄川,作为这次地震的幸存者,震后蒲松龄以《地震》为题,把这次地震的亲身经历记录下来,收编在《聊斋志异》中。

  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戍刻,地大震。余适客稷下,方与表兄李笃之对烛饮,忽闻有声如雷,自东南来,向西北去,众骇异,不解其故。俄而几案摆酒簸,酒杯倾覆,屋梁椽柱,错析有声。相顾失色。久之,方知地震,各疾趋出。见楼阁房舍,仆而复起,墙倾屋塌之声,与儿啼女号,喧如鼎沸。人眩晕不能立,坐地上,随地转侧。河水倾泼丈余,鸡鸣犬吠满城中。一时许,始稍定。视街上,则男女裸聚,竟相舌语,并忘其衣也。后闻某处井倾仄,不可汲;某家楼台南北易向;枉霞山裂;沂水陷穴,广数亩。此真非常这奇变也。

  有邑人妇,夜起溲溺,回视则狼衔其子,妇急与狼争。狼一缓颊,妇夺儿出,携抱中。狼蹲不去,妇大号,邻人奔集,狼乃去。妇惊定作喜,指天画地,述狼衔儿状,已夺儿状。良久,忽悟一身未着寸缕,乃奔。

地震家书

  1920年12月16日晚8时,海原发生8.5级地震。震中位于甘肃、宁夏交界的六盘山地区,震中烈度12度,灾情最严重的是海原和西吉等县。甘肃、宁夏、陕西、乃至青海、河南、山西部分地区都受到破坏。地震时,北京的电灯摇摆,远在上海的人也有感觉。震害波及之广,不仅为我国地震史上前所未有,而且为世界地震史上所罕见。这次地震使“东六盘山地区村镇埋没,地面或成高陵或陷深谷,山崩地裂,黑水横流,海原、固原等四城全毁。只海原一县死七万人。全区因地震而死者不下二十万人。”“固原城垣城楼倒塌,垛墙全毁,房屋荡尽。四乡更重,西北两乡摇为平地。”“死三万余人,压死牲畜六万余头。” 
   发生地震那天,天气异常寒冷。由于居民都在室内,死伤更为严重。事后北洋政府没有采取救灾措施,致使灾情扩大。有的人闷死于窑洞,重伤者活活痛死或惨遭狼吞食,许多人被冻死、饿死。第二年春瘟疫蔓延,又造成大批死亡。  

范宫认致母亲 (1921年2月1日)

蔺采恭致母亲(1920年12月25日)

 

 

重建捲棚修葺两部乐楼碑记

 庚申三岁冬有地震之灾,捲棚倾塌,无以享祀神明 中华民国十二年(1923年)八月李善庆撰并书

朱批 郝玉麟等台湾地震奏折

清乾隆元年(1736)正月二十四月 清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七日(1736年1月29日)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丑时福建台湾府台湾地震,震级6 1/4级,县属新化里、大穆降倒坏房屋一百四十二间,压毙106人,压伤9人。诸罗县属善化里东西堡,新化里堡倒坏房屋五百五十六间,压毙二百六十六人,压伤一百二十二人。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福建台湾府台湾地区。

朱批 郝玉麟等台湾地震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