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变迁话沧海

   东晋葛洪《神仙传》记载一则故事,一位叫麻姑的人听祖上传下来说,“己见东海三为桑田”,后来人们根据这个故事编成一句“沧海桑田”的成语,也叫“沧桑之变”,用来比喻世事变化很大。

  人类在没有文字之前,靠口口相传来延续历史经验,这段时间肯定要比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得多,据科学家研究,麻姑所说的故事不是毫无根据的,在自然界中,海水有时会向陆地推进,使局部陆地变成海洋;有时又向大海转移,使大海退水而成为陆地。沧海变成桑田,桑田变成沧海是一种永无休止的运动。

  在距今七万多年第四纪更新的晚期,地球上发生过一次大海退。到距今二三万年海面降到最低点,比现在的海面约低l00多米。这使很多原来被海水分隔的陆地连接起来,日本列岛、我国的台湾岛、海南岛等都与大陆相连,那时我国的海岸线在台湾岛以东,通过钓鱼列岛向朝鲜的济州岛…带伸展。

  大约一万年前,冰川大量消融,海水迅速上涨,发生了一次全球规模的大海浸,到五六千年前海浸达最大范围,使世界陆地海岸线发生了巨大变化,有的前行数百公里。我国东部和南部的几个海盆海水充盈,形成了黄海。渤海,东海和南海,台湾岛与海南岛因被海水分隔而成为岛屿。今人繁华的城市上海、天津等当时还处在一片汪洋之中,所有大河的现代三角洲在当时也都是不存在的。 由于原始地貌的不同,我国在距今六千年前后大海浸形成的海岸线基本上可以分成沙岸和岩岸两种。沙岸大致分布在伉州湾以北,它地形平缓,较少曲折;岩岸主要在杭州湾以南,大多地势陡峭,状如锯齿,有无数岛屿环立,形成许多优良港湾。在此后的岁月里,一般说岩岸的变化不大,但所有沙质海岸由于河流。波浪、潮汐。风力,泥沙淤积等的原因,又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的变迁过程。

  举两个例子来说,我国处于滦河口与黄河口之间的渤海湾,在输沙量最大的黄河和滦河的影响下,海岸线的变迁非常明显。历史上的黄河曾先后几次来回改道,一会儿从接近天津处人海,一会儿在山东人海,一会儿又夺淮人海,它挟带大量泥沙滚滚而下逐渐在人海口形成堆积起来的淤泥质海岸。一旦黄河改道,海浪就会在原来的地方把近海岸滩底的贝壳冲到岸边,渐渐形成贝壳堤海岸。而当黄河改道回来,因淡而浑浊的河水不利于贝类繁殖,贝壳堤海岸的营造也就完结。这样,长期以来在渤海岸慢慢形成了由淤泥质岸与含有贝壳堤的沙质海岸彼此相间的海岸,它们是海陆变迁的最好见证。 长江相对黄河而言显得较安静,五六千前的大海浸使长江口岸退居到今天的镇江、扬州一带,镇江、扬州以下是海湾。我国历史上的秦、两汉和魏晋时期,扬州所管辖的广陵县还是一个观涛的名胜之地,即所谓“广陵观涛。”西汉文人枚乘和晋代学者郭珍在他们的文学作品中都曾描绘过那种惊涛拍岸的壮阔场面。 长江每年人海径流总量达1万亿立方米,它带来的泥沙在河口不断地堆积和延伸,形成沙嘴和岛屿。例如,我国最早关于崇明岛的记载是在中唐时期,当时只不过是江中面积仅十几平方公里的两个小沙洲,现在却已有面积1083平方公里,成为我国的第三大岛,并还在不断扩大,渐渐有和北岸的启东、海门靠拢的趋势。此外,由于长江水势平缓,很多泥沙来不及流到河口就堆积起来形成许多江心洲。长江两岸土质松软,加上江潮拍打,海潮顶托等原因,很容易造成堤岸塌陷,使长江沿着主流中轴线变得越来越狭窄。掌握这些特点,对保持长江中上游的水土平衡,疏浚河道和治理长江水患等同样是有现实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