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的变迁 

  地球自诞生到今天,46亿年来,发生了沧桑巨变。昔日波涛汹涌的大海湖泊,几经变迁,转变为陆地,经过开垦播种,成了阡陌纵横,田桑之地。
白浪茫茫与海连,平沙浩浩四边无。
朝去暮来淘不住,遂令东海变桑田。
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浪淘沙》,这首诗指出了潮汐涨落的规律和巨大力量,潮汐不断冲击着海岸,使海岸不断发生变迁。尽管这种变化不易测量,但洪涛变平野,绿岛成桑田在不知不觉地发生着。正如唐太宗李世民在《春日望海》一诗中所说:
有形非易测,无源讵可量。
洪涛经变野,翠岛屡成桑。
中国很早对海陆变迁现象有一定的认识。春秋战国时期《老子》中有:“桑田变沧海,我为之添一筹,沧海变桑田,我又为之添一筹。今观海屋筹,忽已三千年矣”。大自然的营力,使古代人惊叹不已,创造了麻姑神话,唐代诗人顾况《古离别》借麻姑神话写道:
西江山,风动麻姑嫁时浪。
西山为水水为尘,不是人间离别人。
这首诗意思是说,从麻姑出嫁以来,大地经历了沧桑变化,麻姑却不曾经历人间的那种动荡离别。神话不是科学,但他多少反映古代对沧海桑田的认识。
麻姑故事出自葛洪《神仙传》,葛洪是东晋著名的医学家和炼丹术家。他曾经做过晋元帝司马睿的丞相,但平生却好钻研“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却祸”之事,著有《抱朴子》、《神仙传》、《金匮药方》等书。

葛洪在《神仙传》中记载,女仙麻姑曾因道士王方平之召,降临蔡经家。这时的麻姑看上去好象才十八九岁的样子,可是当王方平询问她的年龄时,她却答道:“接侍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又说:“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往者,会时略半也。岂将复还为陵陆乎?”王方平也附和说:“圣人皆言,东海行复扬尘耳。”这里在说,麻姑也说不准自己确切的年龄,只知道自己自得道以来,已亲眼见过三次海变为田.田又变为海的变化。不久前她在蓬莱仙岛又发现海水比旧时浅了差不多一半,所以她对王方平说:“东海莫非又要变成山岗和平地了吗?”王方平也说:“圣人们都说,东海上又要刮起尘土来了。”
“东海三为桑田”,本来只是古人的猜测或“神话”,经科学考证,这些沧海桑田的巨变在地球的历史上的确是发生过,今天第四纪学、古地理学、考古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表明,中国东部在最近十万年中确实经历了三次“沧海桑田”的巨大变迁。如历史地理学家陈桥驿先生提到,浙江宁绍平原自晚更新世以来,相继经历了星轮虫、假轮虫和卷转虫三次海进海退。其中,假轮虫海退是中国东部海岸空前扩展的时期。 这次海退发生在距今二万五千年以前,规模极大。东海中的最后一道贝壳堤位于东海大陆架前缘今海平面-155米处,放射性碳素测年为14780土700年,中国东部海岸较之今海岸要偏东六百公里。
唐宋时期不但发现沧海桑田现象,而且能阐明其变迁的原因。唐代书法家颜真卿在他所写的《麻姑山仙坛记》中说:“高石中犹有螺蚌壳,或以为桑田所变”。生物化石是保存在岩石层中的生物遗体,是反映地球沧桑变化的重要痕迹。唐代诗人韦应物,认识到琥珀形成与地质变迁关系,他在咏琥珀诗中写道:
曾为老茯神,本是寒松液。
蛟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
北宋科学家沈括,于公元1074年在察访河北时,沿太行山看到山崖之间的螺蚌化石和砾石的沉积带,推断这里过去是海滨:“此乃昔日之海滨,今东距海已近千里,所谓大陆者,皆浊泥所湮耳。”这里大陆,指华北平原。这句话意思说,这里过去是海滨,现在东面离海已经近千里了所谓大陆,,不过是水中混浊的泥沙沉积形成的。沈括不但发现了海陆变迁的根据,而且第一次正确地解释华北平原形成的原因。
南宋朱熹也认识到,生物化石和海陆变迁的关系。他写道:“尝见高山有螺蚌壳,或生(夾在)石中,此物即旧日之土,螺蚌即水中之物。下者却变而为高(本来低的地方现在却变成高山),柔者变为刚(原来松软泥土后来却变成坚硬的岩石)”。
韦应物、沈括、朱熹这些观察分析,都是我国古代地学、古生物学方面的重要成就,国外直到十七世纪才知道化石的来源,也比意大利达.芳奇最早理解,螺蚌化石为海中古生物遗迹,还要早四百多年。
如果我们攀崖踏沙,漫步海滨,就可以发现海岸上升的痕迹。福建沿海村落,多以屿 、 洲 、浦、埕、浔、渚、埠头命名,说明在过去这些地方,还沉没在海中或濒临海洋。在福建的闽南闽东沿海一带,曾广泛流传“浮福建,沉东京”的说法。这里的“东京”指过去东南海中一块陆地。福建莆田临海,有很多地方的海陆变迁的痕迹,南宋诗人柯应柬题莆田县《壶山》诗,从海中古生物遗迹,说明沧海桑田变化:
方壶久伏海中洲,涌出高山不计秋。
峰上今犹蚝带石,六边时有蟹寻湫。
福建泉州五里桥,八百年前桥下还是一片惊涛骇浪,如今桥下竟是青翠田畴。正如郭沫若1963年访问此地,咏五里桥诗所说:
五里桥成陆地桥,郑藩旧邸纵全消。
据地质专家考证,距今约250万年前,福州一带原是起伏不大的准平原 。后来地表下沉了30多米,整个地区变成了港湾.汪洋大海北达北峰山麓,西抵闽侯县白沙镇,西南至永泰。
秦汉时期,福州大部分地区处在江海之中,是海运港口,最早文字记载见于《后汉书.朱冯虞郑周列传》:郑玄“建初八年(公元83年)代郑众为大司农,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泛海而至。”这里所提到的“东冶”,是今福州在汉时的称谓。其时福州盆地的大部分地方仍被海水淹没,出露的陆地有限, 除屏山、冶山有小片丘陵外,许多地方都是沙洲,闽江水从冶城的南门城下滚滚东去。谢肇淛《五杂俎》说:“ 建业之似,闽中有三,城中之山,半截郊外一也;大江数重,环绕如带二也;四面诸山环拱会城三也”。 清未郭柏苍《葭柎草堂集》也有“ 相传汉时海舶碇于还珠门外”记载,还珠门在现在的鼓楼前南边,可见鼓楼前在汉前还是一片泽国。宋代蔡襄登临乌石山最高处凌霄峰时,曾写下《凌霄台诗》:
峭拔几千仞,孤高无四邻,
低回倾北斗,突兀起东闽,
缔结青云上,登临沧海滨,
溪山来面势,歌吹彻穹旻,
子夜看先日,阴崖得后春,
三山空锁碎,万落自埃尘。
这首诗说明了九百年前福州南台还是一片圹野、水泽地,所以登乌山可以观日出和望闽江风帆。
沧海桑田变化是地球外力和内力作用的结果。外力作用主要是太阳能的作用,由于日晒,风吹雨打,逐渐使高山的岩石破裂粉碎,破坏后产物随流水搬运到河流下游低洼的地方堆积起来。天长地久,上游山上,年年有所失,变得越来越低,相反,下游,特别入海的地方,年年有所得,被逐渐填高,久而久之,山被移掉,海被填平。内力作用如地壳的上升运动和水平运动,尽管这种运动十分缓慢,但由于范围广,时间长,其作用是难以想象的。地球上海陆分布主要是这种地壳运动的结果。今天我国绵亘的高山,当初大多是海,这些山脉的分布,大都反映古代海的轮廓。喜马拉雅山在一亿八千万年前,还是一片汪洋大海,是鱼龙游戈的地方,后来横空出世,升出海面,才成了世界第一高峰。我国在珠穆朗玛峰地区发现鱼龙化石,有力地证明海枯陆生,沧海桑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