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的秘密

  1953年,英国生物化学家桑格第一次测出牛胰岛素中引个氨基酸的排列顺序,同年,沃森和克里克发表了关于DNA双螺旋结构模型。在此基础上,美国天文学家马盖莫夫于1954年2月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DNA分子中的4种核苷酸能形成各种不同组合,每一种组合就是一种氨基酸的符号。他的设想在美国当即遭到生物学权威的反对。于是他刊登了他的文章。出乎意料的是,在他的文章发表之后,立即得到一批物理学家的关注。

  1955年,这批物理学家凭借惊人的抽象思维能力,提出了三个核苷酸组合在一起决定着一个氨基酸的设想。按照他们的想法,如果从 DNA的 4种核苷酸(A、G、C、T)中任意取两个组合起来,那么将会形成4×4=16种组合,若以每个组合作为一种氨基酸的符号,那么将会有4种氨基酸没有符号,既然两个不行,那么就从4种核苷酸中任取3个搭配起来。这样,4种核苷酸就会形成 4×4×4=64种不同的组合,这下子不仅使20余种氨基酸都可能有自己的核苷酸组合符号,而且还有40多种核苷酸组合是多余的。

  物理学家从莫尔斯电码中的"点(·)"、"横(-)"所形成的各种组合代表某种字母和某个数字的原理出发,提出了DNA中的4种核苷酸是以3个核苷酸组合在一起代表蛋白质分子中某个氨基酸的电报密码。

  英国生物学家克里克在一个外行的物理学家的大胆猜测的启迪下,进一步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出发,对核苷酸可能是蛋白质合成的密码进行研究。1957年,正式提出了他的三联体密码假说:在DNA分子中,三个核苷酸组成一种氨基酸的密码,除每种氨基酸有自己的"三体密码子"外,多余的密码子是蛋白质开始合成和终止合成的符号。此外,也确实存在一种氨基酸有几种不同密码子的情况。还有一些三联体是无意义的。三体密码揭开了基因的真面目--它是一个密码系统,而不是某种神秘的物质实体。生物界从最简单的病毒到最高等的人类,基本的活动都是合成蛋白质的活动,无一例外地都服从统一的由核苷酸组合而成的密码的支配,所有的生物都在按照这个密码体系进行生命接力棒的传递。(摘自《世界科技大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