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因检测面前,你无法隐藏任何秘密

 1998年12月18日,美国《科学》杂志刊登了它评选的1998年十大科技突破,其中“科学家完成了对一种小线虫以及一些微生物包括梅毒、肺结核和斑疹伤寒病毒的全部基因的测定”排在第五位。20世纪后半叶,人类越来越意识到基因技术的重要性。所谓基因,是遗传基本单位,由DNA(脱氧核糖核酸)组成。然而,普通中国人对基因的了解,更多地来自于闹得沸沸扬扬的克林顿绯闻案。尽管克林顿在法庭上矢口否认与莱温斯基的关系,但当那条著名的蓝裙子作为证据呈上法庭时,克林顿也不得不低头招供,连连道歉。 因为这条裙子一经DNA检测,任何诺言都不可能再坚持下去。
  难道DNA的检测就这么准确无误吗,答案是肯定的。在法医学中,警察办案时经常依据两个个人特征。一是指纹,谁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指纹。但指纹相对较难提取,而且持久性差。二就是人的DNA,DNA也是每个人特有的,可以从人体的任何细胞中提取。在基因测试面前,总统和平民没有任何区别。1985年,研究者从埃及法老的木乃伊里成功地提取和复制了DNA,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许多文人、历史学家开始热衷于DNA的研究,并将研究对象扩大到一些历史名人。梅兹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哈姆麦尔从莎士比亚死后所戴的面具中提取了19根毛发,经过DNA电脑分析,证实了他的关于莎翁死于眼癌的猜测。
  据说美国第二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与自己的女佣有染并育有一子。在病理学家尤金. 福斯特公布他的DNA研究结果之前,这一直是一种传说。然而,尤金.福斯特经过对杰斐逊家族及其女佣后人等一系列的DNA分析证实,确有此事。
  DNA研究提示了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发现,其中一例就是贝多芬患有性病。阿尔弗莱德.瓜瓦拉医生为证实这位音乐天才的隐私,花重金购买了582根贝多芬的毛发加以分析,最后得出这一结论。
  可见,在DNA研究面前,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不可能有隐私。然而,每个人都有隐私权,这种DNA分析对死人太不公平,因为他们无法保护自己。于是,怎样既坚持科学研究又能保护个人的隐私成为DNA研究中人们讨论的新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