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人类基因组的军事价值

  20世纪,几乎可以说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人类对于自身的认识与了解空前深刻。这一切集中反映在今年6月26日由美国、英国、日本、德国、法国和中国政府同时宣布人类基因组测序草图的完成之时,这标志着人类在对自身的认识方面前进了一大步。

  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困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现象的本质,即遗传的机制问题。基因组概念于1920年提出,意指生物体其所有基因与染色体的总和,人类基因组含有生、长、病、老、死的全部遗传信息。人类只有一个共同的基因组,不同种族、不同个体间遗传上的差异主要在于极少数基因上的序列差别。虽然DNA只含有四种碱基(A、C、G、T),但是,它们的不同排列方式在不同生物中迥然不同,从而决定了自然界中生物的多样性。

  人类基因组计划,正是于十年前朝着此目标由美国率先提出并进而由美、英、法、德、日、中联合进行攻关的。26日所发布的消息提示人们,在多国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已经获得了30亿碱基对的排列草图。这一成功,将给人们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将导致一大批新的基因工程药物被开发出来,并走向市场为人类服务。例如,美国的人类基因组科学公司已至少有3个基因组药物进入临床。以前所采用的药物开发策略一般?quot;零敲碎打",常常根据一个现象去寻找其背后的基因序列,然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使全部序列成为已知,从而为规模化开发药物打下基础。人类基因组计划将使疾病的诊断全面地推进到分子水平,由此也会带来治疗方案的重大变革。

  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在强调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积极意义时,我们也无法回避有人企图利用该计划的成果去从事一些对人类有破坏的活动,如将其成果用于战争等,这一点对于军事医学的研究尤为重要。例如,有人甚至已提出并在实施"基因武器"计划,其本质是研究不同种族、不同人群的特异性基因,采用一定策略将其适用于目标人群,从而导致一个种族的毁灭。这并非耸人听闻,美、英、俄、德等国1996年政府专家报告都认识到了这种可能性。英国已于1997年成立了由生物技术、医学等多学科专家组成的小组研究其对策。所以,发现和保护种族特异性和易感性基因已成为关系到一个民族能否生生不息地繁衍、生存的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并不等于我们对于人类基因组的认识已经到头。如前所述,测序草图的完成只是读出了“人类基因组”这部“天书”,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而要“读懂”这部“天书”,则很可能需要比完成测序草图(10余年)更长的时间,分析、了解这些碱基排列顺序后面的含义将比测定、确定它们更为艰难。后期启动的“功能基因组计划”将是回答这些基因功能的攻坚阶段,可能还需要人类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努力。

  虽然如此,我们应该认识到,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已使人类对自身的认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标志着人类在了解自我生命现象本质的征程上实现了质的飞跃,是人类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将给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