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号登陆火星

勇气号登陆火星全过程   火星探测五关   “勇气号”着陆四步走

人类登陆火星探寻生命屡败屡战的历史   “勇气”号登陆火星之后

“勇气”号也找到火星上曾有水存在的证据   登陆火星18天“勇气”号神秘失踪

 

  2003年6月10日,“勇气号”从美国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升空,在运载火箭的推动下,它在206个昼夜中完成长达4.8亿公里的星际旅行。这个智能机器人在降落在火星表面后将面临着一次巨大的挑战:寻找火星上可能存在的生命。借助电视,人们得以在一亿两千万公里之外清楚地看到一片无法触摸的土地。2004年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晚23时35分(北京时间中午12时35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六轮火星登陆车“勇气号”将继欧洲“猎兔犬-2”后再次造访火星。如果“勇气”号能着陆成功,并顺利打开它的摄像机,人类将开始对火星进行第一次电视直播。这是人类第一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宇宙间星际直播,同时,它也是人类有史以来距离最远的一次直播。,“勇气”号登陆过程中,全球共有3个联络站,分别位于西班牙的马德里,澳大利亚的堪培拉和美国的加利福尼亚。

勇气号登陆火星全过程

· 1、着陆前91分钟到着陆前77分:再入旋转
· 2、着陆前21分钟:巡航级分离。
· 3、着陆前6分钟:大气再入,高度120公里。
· 4、着陆前4分钟:出现加热峰值
· 5、着陆前113秒:降落伞打开 高度8.6公里。速度47.2公里/小时
· 6、着陆前93秒:防热罩分离
· 7、着陆前83秒:着陆器分离
· 8、着陆前35秒:雷达捕获地面信息,距地面2.4公里
· 9、着陆前30秒:捕获地面图像,距地面2公里
· 10、着陆前8秒:气囊开始充气,距地面284米
· 11、着陆前6秒(进入“恐怖6秒钟”):减速火箭点火,距地面134米,速度82公里/小时
· 12、着陆前3秒:切断缆绳 距地面10米。
· 13、着陆:此时是进入火星大气层后354秒(也被称为危险的6分钟)
· 14、弹跳、滚动最远1公里,大约10分钟后停止。
· 15、着陆后66分钟,气囊回收。
· 16、着陆后96分钟到187分钟:着陆器花瓣打开。

5月15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工作人员完成“火星探险漫游者”的减速伞(上)与热屏蔽(下)之间的对接。“火星探险漫游者”将于6月5日发射。

这张1月2日公布的照片显示的是“勇气”号火星探测器的预计的着陆区域。美国宇航局专家日前说,预定于1月3日和24日分别在火星表面登陆的“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探测器将用大量的高清晰度摄像机把火星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完成在火星上寻找水和生命存在迹象的重任。

这是1997年“旅居者”号火星车用阿尔法-质子-X射线光谱仪现场分析火星表面岩石化学成分的资料照片。

火星探测五关

第一关:通讯准备开始
  太平洋时间3日傍晚6点45分左右,火星登陆指挥小组开始为太空飞船进入、降落和登陆阶段做最后的通讯准备。"勇气号"分离舱也将从中增益天线(需要指向地球)切换至低增益天线。此次切换虽然降低了数据传输速度,但当飞船改变方位,使隔热屏朝前时,切换是保证通讯继续的前提,因为低增益天线的指向不需要非常准备,照样可以接收信号。
第二关:飞船旋转
第三关:音调传输开始
  太平洋时间3日晚上8点15分左右,"勇气号"开始将表明太空飞船状态的音调信号传回地球。太空飞船后舱的低增益天线开始传输简单的"音调"信号。这些信号让"勇气号"在分离舱被抛离太空飞船后仍旧能够保持通讯。这些信号可能有100种左右,它们能够向地面提供大量的信息,如分离舱是否分离,降落伞是否打开,减速率是否在预想范围之内等。
第四关:巡游舱分离
  就在音调信号开始传输的同时,将勇气号从地球送往火星的巡游舱也开始分离。巡游舱分离是探测器从太空飞船脱落的第一步。探测器在寒冷的太空温度中已随太空飞船已经穿行了302,600,000英里。而在探测器脱落后,太空飞船的重量也会少了一多半。
第五关:勇气号进入火星大气层
  太平洋时间3日晚上8点29分左右,此次登陆计划最具挑战的一关开始了。在仅仅6分钟的时间内,太空飞船要以每个小时12,000英里的速度急速下降。
    登陆车将会以每小时12,000英里的速度穿行在火星大气层。由于大气摩擦,隔热屏的外表面的温度与太阳表面温度一样,达到1,447摄氏度,合2,637华氏度,但由于"勇气号"探测器受到隔热屏的保护,登陆车内的"勇气号"的温度却只有大约常温(20摄氏度)那么
高。而从空气动力学上讲,隔热屏就像太空飞船的第一道"闸",使"勇气号"探测器的速度每小时下降了几千英里。

“勇气号”着陆四步走


着陆步骤一 随着火箭头锥体在发射过程中的分离,“火星探险漫游者”将经历7个月的旅行到达目的地:火星


着陆步骤二 2004年1月,“火星探险漫游者”将在减速伞的保护下进入炙热高温的火星大气层

  1997年,美国“旅居者”火星车降临火星,燃起了人类登上这个红色星球的愿望。

  2003年6月2日和6月10日,欧洲宇航局的“小猎犬2号”火星探测器和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勇气号”火星车相继升空,并预计于今年底和明年初登陆火星。此外,6月25日,另一枚运载火星车的飞行器也将升空,有关火星的话题不断升温,其中,载人登陆火星探险的话题也被科学家提上了议程。

  往返火星的行程至少长达1年,如果实验证明人类完全可以适应这么漫长的“火星之旅”,那么,2015年左右人类就有可能登陆火星!事实上,NASA早在15年前就提出了“人类登陆火星”设想,现在又把这种设想变为更为细致的报告。该报告提出,从地球前往火星的载人飞行可能将耗资4500亿美元,需要建一艘像足球场一样长的核动力太空船,在里面装载足够人类往返火星一年途中所必需的各种生活设备和运行燃料,此外,还提出了多种载人登陆火星计划的可行性等。NASA根据其设想发布的艺术图像,生动展示了人类登上火星时美好而壮观的情景。

 

 


着陆步骤三 在巨大的安全气囊保护下,“火星探险漫游者”安全降落在火星上

 


着陆步骤四 随着降落伞的张开,3个制动减速器被点燃,悬挂着火星探测器在距火星表面30-50英尺的地方开始缓缓降落


从当地环境中获取能量的光子能量站将推动宇宙飞船在整个太阳系里的运行。NASA已不再满足于向火星派遣小型机器人探测器。在NASA的研究计划中,发射载人宇宙飞船已经提上日程

 


火星上真的有过生命吗?如果真是如此,那最好的证据就是保存在岩石中的化石。地质学家和生物学家有一天将登上火星,探求这一红色星球的历史和火星古生命的历史

 

 


火星上真的有过生命吗?如果真是如此,那最好的证据就是保存在岩石中的化石。地质学家和生物学家有一天将登上火星,探求这一红色星球的历史和火星古生命的历史

 

 


   科学家们在南极洲发现的火星陨石ALH84001具有精微的岩层构造,岩石样本呈现出极大的多样性。他们还认为陨石碎片是由位于火星探测器登陆地带的古老河流传播的。这更促使NASA决定向火星派遣外太空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此图中正是这样两位科学家
此图描绘了首批火星登陆者在火星表面活动的场景。图中设想的地区是火星大型海岸峡谷地带的Noctis交叉谷,时间为刚刚日出不久

人类登陆火星探寻生命屡败屡战的历史

   1890年,美国天文学家珀西瓦尔·罗威尔用大型望远镜观测火星时偶然发现,火星表面存在似乎是人工“运河”的东西,从此,“火星生命”通过科幻作家的故事广为流传。 
1960年10月,苏联两次发射火星探测器,但尚未飞到地球轨道就失事了。
1962年11月1日,苏联发射了3个火星探测器,其中两个仅停留在地球轨道上,另外一个在飞往火星的途中失去了联系。 
1964年11月28日发射的美国水手4号探测器,第二年7月14日从距火星9280公里处掠过,拍到了22张这颗红色星球的近距离照片。 
1971年5月19日和28日,苏联分别发射火星2号和3号探测器,12月15日,苏火星3号首次登陆火星,并从火星表面发回了20秒钟的数据。 
1971年5月30日,美国水手9号探测器发射升空,于同年11月14日进入距火星1280千米的轨道,运行将近1年时间,拍摄了7329幅照片。美国依据这些照片资料首次为火星上的火山、峡谷、高地和洼地命名。 
1975年8月20日和9月9日,美国发射了海盗1号和海盗2号探测器,它们分别于1976年7月20日和9月3日在火星软着陆成功,发回了大量新的数据和图像。海盗1号在火星上工作了6年,两次登陆都没有发现火星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1988年7月7日和12日,苏联连续发射火卫—1号和2号探测器,它们在飞行200天后到达接近火星的轨道,对火星及其第一颗卫星进行科学考察。 
1992年9月24日,美国发射火星观察者号探测器,考察火星地理和气候状况,为载人飞船飞往火星探测道路。 
1996年,美国将火星探路者号探测器送上太空,发回大量火星照片。3个月后,美国火星全球测量者号探测器进入火星轨道,开始为火星绘制地图。 
2001年10月29日,美国火星探测器“2001火星奥德赛”飞临火星。

“勇气”号登陆火星之后

  美国的“勇气”号火星车在登陆舱逗留12天后,终于摆脱了气囊的羁绊,于15日驱动六轮“走出了”登陆舱,首次踏上了火星的地表,在火星蛮荒的沙地上留下了两条历史性的轮痕,这是人类走向太空的历史性轨迹。

  “勇气”号拍下了已经没了“勇气”的登陆舱及其周围环境,并把黑白照片传回了地球。在帕萨迪纳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地面指挥中心,当科学家们证实了“勇气”号滑下登陆舱并成功地行走后,全场掌声齐鸣,欢声雷动。负责“勇气”号进入、降落和着陆任务的科学家说,“我们松了一口气,我们踏在火星上了!”为了“勇气”号能够顺利飞行3亿英里、进入火星大气层,并成功登陆继而踏上火星地表,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们付出了三年半时间的辛勤与汗水,他们精心设计、制造“勇气”号的每一点进展,都凝集着人类的智慧和心血。

  “勇气”号配备了多项最尖端的侦测设备,包括9架摄像机、机械手臂、岩石刮磨机、各型光谱仪及显微摄像机等,并由一台每秒能执行2000万条指令的计算机控制。像餐桌那么大的太阳能电池板打开后,需要9天才能充满电,也就是说“勇气”号从登陆工具上滑下,进入自主行走至少需要9天时间。负责“勇气”号机械系统的工程师说,仅仅“勇气”号的轮子展开,就已经是自动控制太空飞行器所完成过的空前复杂的动作之一。由于受登陆舱形状和容积所限,宇航局的科学家们不得不把将近400磅重的“勇气”号,设计成折叠状,在舱内它的体积保持在最小状态,等登陆舱着陆后,四瓣保护舱盖打开,“勇气”号才能调整其姿态,伸开两个前轮,即两条“前腿”,开始站立起来,并做好移动准备。

  负责火星车计划的科学家兴奋地说,“勇气”号目前“状况极佳”,但在这三天内,“勇气”号会停留在原地不动,由地面指挥中心的工程师与科学家们对它进行一次全面“体检”,按随后的日程计划,16日“勇气”号伸展开机械臂,并用显微摄影机拍摄近距离内的一小片火星土壤;17日测试可以确定土壤和岩石成分及矿物质的分光仪,18日地面指挥中心将指示“勇气”号结束测试,收起机械臂。

  “勇气”号的下一项任务可能是走上一小段路,对附近的一两块岩石的化学和矿物成分作详细检测,这两块已被科学家命名为“生鱼片”和“阿迪隆达克山”的岩石,就在“勇气”号的正前方,离登陆舱5米左右。“勇气”号还可以连续数天检测一块岩石,它携带的工具可以在岩石上钻孔,探测岩石的内层,并把图像传回地面指挥中心供分析。之后,“勇气”号就可能停止工作,等待另一个探测车“机遇”号的到来。地面指挥中心的两组科学家和工程人员将分别控制两个探测车的行动。如果“机遇”号也能在火星成功登陆,科学家们将考虑把原计划的90天探测时间延长一倍,因为“勇气”号和“机遇”号的设备都足够使用270个火星日。到那时,人类将在火星上留下更长的前进轨迹。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开发的“火星探测漫游者”登陆火星后进行探测的想象图。

“勇气”号也找到火星上曾有水存在的证据

   美国宇航局5日说,在“机遇”号火星车发现火星上曾有“水世界”之后,它的孪生兄弟“勇气”号也找到了火星上曾经有水存在的证据。

  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科学家雷·阿维德森表示,“勇气”号是在对一块名为“哈姆佛雷”的岩石进行钻 孔研究后取得这一发现的。在从着陆区域驶向“邦尼威尔”浅坑的途中,火星车停下来,用打钻机在这块岩石上钻了一个2毫米深的洞,然后用机械臂上的显微成像仪对其进行了观测。科学家在分析岩石内的矿物质成分后认为,在岩石形成过程中或者岩石刚刚形成之初,曾经有水渗入岩石中,矿物质随水分进入岩石中形成结晶并留在岩石内部。

  科学家说,他们虽然在火星上还没有发现曾有大量水存在的线索,但是在火星地质史上水确实曾经扮演过一定的角色。阿维德森还表示,水是火星上生命存在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但发现火星上曾经有水并不意味着火星上一定存在过生命。根据现有的观测数据,目前还无法判断火星上的湿润环境到底曾持续过多久。

  阿维德森说,“勇气”号所在的古谢夫环形山区域曾经存在的水量,要比“机遇”号所在的梅里迪亚尼平面区域少许多。3月2日,美国宇航局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机遇”号着陆区域过去曾被液态水浸透,并认为“这个区域应该曾有适合生命居住的良好环境”。

  1月份在火星登陆的“勇气”号和“机遇”号原定在火星上进行3个月的探测,但宇航局目前准备让这对孪生兄弟延长80到100天的工作时间,不过前提是火星车的太阳能充电电池板必须能坚持那么久。

“勇气”号发现火星岩石

“勇气”号接受指令探测岩石

登陆火星十八天“勇气”号神秘失踪

登陆火星18天“勇气”号神秘失踪

美国宇航局上演火星生死大营救华裔女科学家担纲拯救英雄

  “天有不测风云”这句俗话用在美国宇航局“勇气”号火星探测车上是最合适不过了———已经在火星上平平安安度过19个昼夜的“勇气”号火星探测车突然间不吭不哈了———莫名其妙地中断了对地球的所有数据传输,

只发回一些杂乱无章的信号和“嘟嘟嘟”的无线电回应,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们在故障发生30多个小时后仍无法确定“勇气”号突发故障的确切原因,以至于一些美国主流媒体不禁惊呼,“难道马丁(火星)叔叔真的把咱的探测器当玩具玩了?”由于“勇气”号突发故障距离她的姊妹探测器“机遇”号1月24日着陆火星不过24小时,因此,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们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火星生死大营救。

努力工作18天“勇气”号突然没有反应

  一直到1月21日上午之前,“勇气”号火星车一直顺利得出乎美国宇航局科学家们的意料。虽说刚刚着陆火星的头两天因为气垫挡住了去路而被迫调整在火星上行进的方向,错过了最佳探索路线,但“勇气”号在火星上18个昼夜的表现总的来说近乎“完美”———拍摄传回了成百上千张的火星彩色照片,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火星的全景图;分析了火星大气的主要成分,测量了火星表面的最高温度和最低气温;发现了着陆地点土壤的异常,这一异常甚至让科学家们认为多半是有水的标志。由于“勇气”号进展得如此顺利,所以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项目的科学家们为它制定了21日的工作目标———对离着陆地点3米开外它所遇到的第一块火星岩进行钻探。

  太平洋标准时间1月21日上午9点,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项目的科学家向“勇气”号发去了它在火星上第18天的行动指令———准备对火星岩开钻。“勇气”号很快便发回了收到指令“确认”的信号。发送指令的控制员舒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发出了让“勇气”号执行第18天任务的指令。意外就在刹那间发生了———“勇气”号没有任何的反应!指令控制员不可思议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屏幕上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接到“勇气”号发回的任何数据!

  指令控制员赶紧一边向项目总管汇报突如其来的意外,一边跟澳大利亚堪培拉的“深空通讯跟踪站”取得联系。堪培拉地面站的值班员回答说,堪培拉上空风雨雷暴交加,可能影响了“深空通讯跟踪站”的碟形天线,从而干扰了“勇气”号和地球之间的通讯。这个解释非常合理,美国宇航局火星项目总管指示全体人员密切监视“勇气”号与地球之间的数据传输情况,有事随时汇报。

千呼万唤终于发回无线电信号

  令人不安的迹象一个接一个:21日下午,美国宇航局的“2001火星奥德赛号”探测器飞越“勇气”号上空,通常情况下“勇气”号会向探测器发送大量的数据,再传回地球。然而,“2001火星奥德赛号”这回却没有收到“勇气”号发出的任何信号;21日20时30分,美国宇航局的“火星环球勘测者号”再次经过“勇气”号上空,这回“勇气”号倒是发出了一些信号,并且转发回地球,然而,令科学家们大为震惊的是,这是一系列杂乱无章莫名其妙的信号,没有任何有用的数据。美国宇航局立即启动“火星环球勘测者号”上的备用天线与“勇气”号进行联络,但到22时20分,没有收到“勇气”号的任何回应。

  22日上午,一夜未眠的美国宇航局“勇气”号小组启动了“勇气”号进入“故障状态”时才会启用的无线电应急频率与其进行联系。这已经是非常手段了。美国宇航局火星计划总管纳德里说,如果“勇气”号遭遇温度过高过低或者电源不足,有可能对机件造成损坏的时候,它会自动关闭整个探测车,从而进入“睡眠保护”状态,这时候,地球与它只能通过无线电进行联系。

  22日上午9时,“勇气”号在千呼万唤之下终于有回音了———它发回了长约5分钟的“嘟嘟嘟”的无线电信号,这种信号说明它在接收地球发出的指令,但仍然没有向地球传输数据。

存在五种推测科学家只敢慢慢“号脉”

  “勇气”号究竟为何突然出现故障?难道还真有“火星人”搞破坏?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摸不着头脑。美国宇航局火星项目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在喷气推进实验室里迅速进行了各种状况模拟,但却得不出任何的结论。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只能进行推测,然后一个一个原因地排除:

  首先认定的是雷暴天气影响指令接收,从而引发软件错误。故障发生的时间表明,可能是某个软件错误造成故障发生。21日早晨地面向“勇气”号发出一套指令,帮助它确定白天的行动次序,但是这套指令未能被完全接收,因此造成了该软件错误。据悉,指令上传期间,澳大利亚堪培拉跟踪站上空发生了一场很大的雷暴,造成“勇气”号接收指令受阻。然而,这一原因随后被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小组完全排除,因为“勇气”号发回的无线电显示它已经接收到了地球发出的指令。

  其次是太空射线造成计算机内存发生物理紊乱。22日早晨在喷气推进实验所的新闻发布会上,实验所发言人称,宇宙射线或太阳辐射也会造成计算机内存发生某种物理紊乱,然后采取相应的措施,发出错误不完全的假指令。这时,“勇气”号上计算机强大的程序可以辨识出这种不完全的指令,并拒绝执行,而且“勇气”号会改用预先编制好的简易指令进行白天的活动。不过,这一原因在确定了事发当时并没有测到明显的宇宙射线之后也被排除。

  第三是无法利用太阳光发电,从而导致电源故障。如果软件发生错误造成“勇气”号跟踪太阳的姿态发生偏差,无法继续利用太阳辐射充电,那么也会导致电力耗尽。不过,跟踪检测的结果显示,太阳光线能够不间断地集中照射“勇气”号的背部,所以它不会因无法充电造成故障,而且随后从“勇气”号上空掠过的两枚火星探测器也发现其太阳能板工作正常。

  第四是火星风暴所致。火星是离地球最近的一颗外行星,在太阳系中其自然环境最接近地球,被认为是最适合人类移民的星球。但事实上,火星的环境非常恶劣。特别是火星的尘暴没有规律可循,有时一年风平浪静,有时一年持续几个月。尘暴甚至可到达8公里的高空,遮天蔽日。前苏联1971年发射的“火星-3”号探测器在火星软着陆后,由于遇上了尘暴,着陆器上的仪器仅工作了20秒钟。此外,近火星空间流星四溅。美国的“水手-4”号探测器在两天内记录到了83次微流星碰撞,这些碰撞改变了探测器的姿态,导致了任务的失败。火星表面的宇宙辐射强度也比地球高上百倍,这些对许多仪器设备都是严峻的考验。不过,由于“勇气”号的设计充分考虑到火星风暴,所以不应该会发生这样的故障。

  第五种可能是软件故障。工程师和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如果“勇气”号飞行控制软件和电脑记忆发生故障的话,那么“勇气”号也会不吭不哈,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原因。如果真是这两者故障的话,那么一定还有救,因为其电源没有损毁,只是恢复控制“勇气”号还需要点时间。

  最可怕的故障当然是硬件故障。如果“勇气”号真的遭遇硬件故障,那么就可以说是“无药可救”了!

美国宇航局展开生死大营救

  美国宇航局的挽救“勇气”号的计划正在紧张地进行当中。22日深夜,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已经实验了各种可能的方案,从软件设计缺陷,到电脑记忆失效,再到太阳能板损毁。对此,喷气推进实验室主任查尔斯·埃拉奇说:“在此关键时刻,至关重要的是要冷静,要思考周全,切记的是欲速则不达呀!”根据喷气推进实验室火星探测项目事先准备的事故预案,他们将这样进行以下的挽救行动:

  首先是火星探测漫游器项目综合序列部不间断向“勇气”号发出修正指令。该部门负责编制和核准向航天器发射的指令和序列。之前,这个部门就设定过万一遭遇不测,如何发出非同寻常的挽救指令的计划,现在正尽全力通过挽救指令恢复它的正常联系。

  其次是通过在火星上空飞行的探测器协助检测故障。目前火星上空飞行的探测器有美国宇航局和欧洲宇航局的探测器三枚。其中美国宇航局的“火星奥德赛号”将于23日深夜再度与“勇气”号进行联系。

  第三是对“机遇”号的任务指令做出调整。如果“勇气”号是硬件故障,或者其它故障无法修复,那么美国宇航局最终只能放弃,不过,同时美国宇航局将对24日在火星上着陆的“机遇”号的任务指令进行稍事调整,以便让它继续完成“勇气”号未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项目的科学家们在对各种情报进行综合分析后发现了令人宽慰的迹象,那就是“勇气”号起码有三个方面工作正常:首先是“勇气”号的无线电工作正常。它通过“火星环球勘测者号”发回的“嘟嘟嘟”信号虽然不包含有任何的数据,但却显示它能正常接收地球发出的指令;其次是“勇气”号的太阳能板工作正常,继续将太阳能转化为电力;第三是“勇气”号上的时钟仍然正常工作。美国宇航局“火星环球勘测者”号和“火星奥德赛”号多次从它们头上飞过的时候,都发现时钟仍有工作,并且试图唤醒“沉睡状态”的“勇气”号。

  引人瞩目的是,在这次大营救行动中,一位华裔女士成为主力,她就是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计划火星探测漫游器项目综合序列部副主任谈继华女士,是她全力协调救援行动。

“勇气”号遭遇意外凸显探索火星不易

  “勇气”号遭遇的意外再次说明,人类探索火星不容易。这次意外必然会对人类探索火星产生诸多的影响。

  首先是对24日着陆火星表面的“机遇”号探测器的影响。到目前为止,有关各方都表示,“勇气”号的意外不会对“机遇”号着陆火星计划本身产生多大的影响,现在“机遇”号的进入火星大气层,下降高度和着陆准备正在按计划进行之中,所飞行航向准确,如果不出其它意外的话,它将于太平洋时间24日21时5分在火星表面着陆。当然,如果“勇气”号失败的话,“机遇”号将担起“勇气”号未完成的任务,一些考察计划将作相应的调整。

  其次是对美国新太空计划的影响。布什雄心勃勃的新太空计划提出后,是否具有可行性成了各方争持的对象。支持者认为,新计划具有极大科学价值。但反对者认为,登月意义不大。美联社最近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虽然大部分美国人在“哥伦比亚”号失事后仍然支持进行某种形式的载人航天飞行,但对于布什最近提出的太空计划,支持者只有48%,反对者也占48%。在这种情况下,“勇气”号如果受挫的话,那么布什的新计划极可能付诸东流。当然,这也可能迫使美国进行扩大太空探索合作。美国《纽约时报》周四有报道指出,布什政府有意与中国在太空探索方面展开合作,包括上周刚宣布的建月球基地以及登陆火星等计划。

  第三是对全世界的人类探索火星计划产生影响。在美国的“勇气”号成功之后,各国也纷纷抛出火星计划,比如说俄罗斯、印度、欧洲等国。面对新一轮的狂潮,过去的失败和“勇气”号的最新经历都提醒各国,对火星的探索应该是谨慎稳步进行,不能冒进,而且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全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