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首先要开发右脑

   人们常说,左脑具有语言的功能。我们知道,当左脑因为事故和脑出血等原因 而受到伤害时,人就会产生语言障碍。1981年,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斯佩里获得诺贝尔 奖后,大家才真正开始注意左脑和右脑的不同功能。另外,在斯佩里获得诺贝尔奖的前 一年,美国电子学家布莱克斯利出版了一本叫《THERIGHT BRAIN》的书。日语译名叫 《右脑革命》,是大前研一先生译的。该书非常有意思。 以前,人们说,体育是通过身体的感觉来记忆的。这种体育论的观点喝左右脑的理 论完全相同,说的都是一回事。但是,大脑生理学却没有接受这种"左脑"和"右脑"的观 点。 根据《右脑革命》和其他书籍的说明,作者把左脑叫语言脑或优势脑,而把右脑叫 音乐脑或劣性脑。劣性脑的说法是西方人的发明,让人觉得有趣。这些,我们且不去管 它。首先,左脑主管"说"、"读"、"写"、"计算"、"组装"和"分析"等理论性和说理性的 事项;右脑主管以"音乐"和"美术"为主的艺术和体育,以及主管不好用语言表达的领域, 如"立体感"、"类别"、"直觉"和"信仰"等。 说的在直白一点,右脑的主要机能是抓住事物的整体,进行空间认知和类别区分。 空间认知是人的基本机能,而类别区分则主要是以区分人的长相为主。但是,左脑却不 具备这样的能力。左脑的主要机能是对事物进行理论、分析和解释。因此,如果让我来 说的话,我是不会把右脑叫"劣性脑"的。你想,当一个人接触到美妙的音乐和高雅的艺 术时,他的大脑会随之兴奋起来,并真实的感受到音乐的美妙和艺术的高雅。因此,如 果让我说,我会把右脑叫"高级脑"。 关于右脑的问题,音乐家丰田耕儿和小林武史所说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 两位世界级的音乐家都是通过铃木方式培养出来的,他们说:"铃木式不同于别的教授 法,它不用乐谱。我们就是在铃木式的指导下成长起来的,我们觉得:自己的音感和通 过乐谱成长起来的人不同。" 确实和他们所说的一样。同样一种音乐,通过乐谱去记和通过耳朵去记是完全不一 样的。这是因为听音乐的方法不同,大脑起作用的部位也会不同。这一点连我这个外行 也似乎明白了。 直觉、空想、超心理性力量以及心灵感应等,它们或许都是右脑的机能,而这些机 能都一直隐藏着。总而言之,左脑是理解的脑,右脑是感觉的脑。 但是,尽管人脑有左右之分,而实际上,人的左脑和右脑是连接在一起的。它们的 连接部位叫脑梁,由1到2亿个神经纤维所组成。由于左、右脑的连接,使得进入左右脑 的不同信息以及在左右脑整理形成的不同信息能够进行互相传递。因此,左右脑的机能 并没有明确的分工。斯佩里博士为了医治重症的癫痫症,曾经对切断脑梁的患者进行了 左右脑机能的研究,研究发现:尽管患者没有脑梁,但是并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我们 还知道,一些患者的大脑部分受损后,由于大脑的其他部分具有替代的功能,从而可以 使大脑的机能得到某种程度的恢复。因此,尽管使用左脑和右脑的表达不太正确,但是 通过把大脑进行分类考虑,可以使问题具有象征性,看上去一目了然。 我向来喜欢直接、明了的表达方式,所以,打算使用左脑和右脑的说法。但是左脑 和右脑的问题并不象说的那么单纯,这是我需要事先声明的一点。 前面几章我谈到了胎儿和婴儿的能力、母婴之间的相互感应以及语言之前的交流等 问题,这些问题都属于右脑的问题。我觉得,从前被学术所忽视的问题和不能理解的问 题,大部分都属于右脑的问题。因此,我想根据这一观点,对胎儿和婴儿以及早期教育 的问题进行重新的思考。

     胎儿明白母亲为什么哭泣

   例如,把胎教和早期教育作为右脑的问题去思考,其意义是相当深远的。 有人曾经让我在二万五千赫兹的超声波电子扫描仪前,对胎儿的行为进行过观察, 我发现胎儿的行为令人惊讶。在京都府绫部,有一个开了30多年妇产科的大夫夏山英一, 他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使用扫描仪,来对胎儿进行观察。他照出的超声波画像十分清晰, 在妇产科的大夫当中享有盛名。我也看过夏山大夫拍摄的画像,画面确实很清晰。即使 孕妇自己还没有觉察到自己怀孕,但通过超声波也可以将胎儿看得一清二楚。其中,有 两例胎儿的情况让我深受震动。 第一例的情况是这样。有一个孕妇每月都要到大夫那里去,通过超声波和婴儿见见 面。可是,到怀孕第十七周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异常情况。护士说是"破羊水了"。这位 孕妇听后,惊慌失措,马上就哭了起来:"不、不,我坚决不要打掉这个孩子。我见到 了孩子的脸蛋。我还给孩子起好了名字。大夫,我求求你给想想办法"。其实,根本就 没有破羊水,而且羊水还很足。 "这是假羊水,请不用担心!"在大夫在耐心做说服工作的时候,镜头一直监视着胎 儿的一举一动。在说服工作的这一段时间里,画面中的婴儿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开始时动作比较迟缓,后来动作吓人。最后,动作开始逐渐怪异,婴儿的头部、胸部和 腹部出现细微的痉挛。后来,这种痉挛遍布婴儿的全身。其动作是突发的,看不到有事 先的预兆,而且身体各部位的动作很细微。 第二例仍然是通过超声波看到的胎儿画面。这时候,胎儿的妈妈也在哭泣,所不同 的是他的妈妈是因为高兴而哭泣。这位孕妇想要孩子都快10年了,终于在37岁的时候怀 上了孩子。当她通过超声波显示的画面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动时,她感动得哭了。在妈妈 没有哭之前,婴儿的动作一直很迟缓。在妈妈哭的时候,由于妈妈激动,脉搏跳动加快, 使得婴儿的心跳也随之加快。但是,婴儿却没有出现痉挛等特别的举动,动作一直较大、 较迟缓。 从上述两例的观察可以看出,同样是母亲在哭,心跳加快,横隔膜颤动,但是胎儿 的动作方式却完全不同。 夏山大夫说,他希望大家能够明白:尽管他手头的例子少,不足以证明胎儿能够接 受母亲的感情变化,但是从这些画面所显示的情况可以看出:母亲和婴儿的关系并不只 是提供营养和摄取营养的关系。 当孕妇在大夫那里通过超声波知道小孩的性别后,就马上告诉家里的人。然后,大 家在一起早早的给小孩起好名字,并用起好的名字跟肚子里的小孩说话。这样,肚子里 的小孩也成了家中的一名成员。告诉胎儿的性别或许会引起其他的许多微妙的问题,但 是呼喊胎儿的名字、把胎儿当作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对胎儿说话的作用

   有很多人都曾经指出:对胎儿说话十分重要。据说,胎儿文化研究所的谷口裕司先 生曾经在妻子怀孕期间进行了实践,他的实践称得上是"父亲版的胎教"。例如,在晚上 临睡前,用手抚摸妻子的腹部。然后对胎儿说:"我是你爸爸呦!你今天一天又长大了。" 这样的话,不仅肚子里的小孩爱听,而且怀孕中的母亲也一定爱听。当父亲用手抚 摸母亲的肚子时,心绪不宁的母亲也会很快平静下来。因此,孕妇的身心健康可以说, 有父亲的功劳。 野口晴哉先生是社团法人正骨协会的创始人,他发明了野口式正骨法。他将从胎儿 开始的教育叫"潜意识教育"。潜意识教育是什么?野口先生是这样说的。 "潜意识教育是把非意识的心灵变得丰富多彩。同样是刚出生的婴儿,他们的状况 也不尽相同。有的一哭就让人心烦,有的常常要人照看。这是由婴儿与生俱来的人格和 品德所决定的。有的孩子在人群中引人注目,有的孩子默默无语,引不起大家的注意。 由许多人都认定:孩子的这些素质是天生的,不能随意改变。而这种认定就是意识。培 养意识以前的的心灵,使之变得丰富多彩。这就是潜意识教育。因此,我觉得:教育应 该从怀孕开始。而且,爱人之心也要在潜意识中培养。只有这样,它才能融进人的血液 之中。通过讲道理教人爱人,即使讲破嘴皮,也培养不出人的爱心来。" 野口先生的这一段话记载在他老早就出版的一本书里。三十年前,我曾经请野口先 生看过肩周炎,可是当时我压根就不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想法。1986年由于野口先生已经 去世,所以我拜会了他的夫人和继承父业的儿子,并重新提起野口先生说过的话。 我请他们谈谈正骨法是如何看待养育子女和生孩子的问题。据说,已故的野口先生 知道夫人怀孕后,马上就会变得温柔体贴,如带夫人出去散步,给夫人买她看着高兴的 东西,给夫人找她爱吃的食品。据说,他夫人为此非常高兴,心想:"哈哈!看来丈夫 还是挺迷恋我的。"丈夫的这种温柔体贴一直持续到孩子生下来的第六个月。在第六个 月,孩子断奶后,丈夫又回到了老样子,把她当作"普通的女人看待"。据说野村太太非 常失望。 他们一共生养了四个孩子,每当太太生养孩子时,野口都表现得非常温柔体贴。可 是,野口先生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他给我的印象是可怕、爱奚落人。我真没想到他对妻 人竟然如此的温柔体贴,真让人佩服。 "在怀孕期间,丈夫也必须尊重母体的要求,如饮食的要求、活动的要求和性欲的 要求等。这就是潜意识教育的第一步。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胎儿活蹦乱跳,具有特 殊的韵律。而且表情丰富。也许大家会见笑。但却是千真万确的。"这是野口本人说的 话。这也说明:在怀孕期间,最重要的是跟胎儿说话。也就是说,丈夫用手抚摸妻子的 腹部,并对胎儿说出清晰的话语是很重要的。 当母亲身体不舒服时,胎儿的情绪往往要比母亲身体本身的状况还要差。所以,这 时候,丈夫就要用手触摸妻子的腹部,对胎儿说:"喂,开心点!"。据说,野口先生就 是这样做的。 另外,野口的儿子在自己爱人怀上孩子的时候,想对肚子里的孩子说话,又总张不 了口,觉得怪难为情的。于是便试着给孩子起一个名字,有了名字,自己叫起孩子来就 觉得很自自然了。所以,后来就马上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开始给孩子起的名字叫"梅 比",是英语"MAYBE"的音译。它的意思是"也许"。也就是说,爱人到底怀孕没怀孕还不 敢确定。据说,野口儿子在早上起床后,会对爱人肚子里的孩子说:"梅比,早上好"。 下班回来后会对肚子里的孩子说:"梅比,我回来了"。而当孩子在肚子里踢腾的厉害, 孩子他妈受不了时,野口的儿子就对孩子说:"梅比,爸求你了!别再闹了,你妈都受 不了啦"。

 通过"语言以前的教育"培养幼儿的右脑

     象对胎儿说话或者胎儿接收母亲感情的事情,我们还不清楚,不能讲出其中的道理 来。而且还不能用实验证明:意识以前有心灵的存在。但是,在左脑和右脑当中,我们 最不了解的就是右脑。如果从右脑的可能性出发,我们就可以把意识以前存在着心灵当 作一种事实来接受。关于胎儿的感受能力和语言以前的交流等问题,在上一章 中,我都 将它们假定为右脑领域的问题。虽然我没有清楚的理论依据,但是我觉得这种假定合情 合理。 以前,医疗和科学只注重"身体"的问题。这样做,医疗和科学是否忽视了其他重要 的问题呢?长期以来,医疗和科学一直信奉的原则是:希望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来, 以后逐渐增加体重和身高,只要孩子不得病就是身体健康。 最近,开始出现了"不能把胎教完全说成迷信"和"母亲的身心稳定会给胎儿产成良 好的影响"的说法。但是,这些说法还很保守,远远没有达到夏山先生、谷口先生和野 口先生所说的水平,因为这三位先生是彻底承认胎儿具有感觉能力的。 我认为,"感觉"是右脑的主要能力,其能力之大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而且,右脑 的能力出现的相当早。特别是在没有掌握语言之前,其能力表现得尤为突出。但是后来, 左脑的能力逐渐占据上峰,右脑被迫退居从属的位置。 当然,这完全是我的主观臆断。我总觉得,人的左脑在和右脑打架,强的一方在说 服弱的一方。可是,道理总归是道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自己所难以 理解的事例,我想这就是左脑和右脑的关系问题吧。 就说孩子吧。当他会说话,大脑渐渐有了条理,并能够进行理性思考的时候,其左 脑的能力就会变强,右脑的能力就会衰退。 我觉得,即使胎儿和婴儿具有一种称得上超能力的力量,也会因为它不被大人所觉 察而白白错过。在第三章 中,我要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即"能力培养要从语言之前的心 灵开始"。

 母亲和孩子需要语言之前的交流

     婴儿和母亲的相互关系是从相互感应等语言之前的交流开始的。实际上,从某种意 义上讲,婴儿通过交流产生心灵沟通的能力或许远远强于大人。 例如,听一位生了双胞胎的母亲说,刚开始时,这两个婴儿都很高兴,咿咿呀呀地 跟她说话,可后来就不说了。不过,这两个婴儿之间却聊得很起劲。他们在聊什么呢? 母亲全然不懂。不过,他们似乎真的能够沟通,就好像他们之间存在语言似的。据说, 过了一岁,当他们开始会说话的时候,他渐渐放弃了只有他们两人才听懂的会话,重新 开始向母亲说话。 而且,即使是年龄稍大的孩子,他也能和别的同伴进行交流。有的孩子因为有障碍, 吐字不清,大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小孩入托儿所后,父母十分担心,怕他不能和伙伴 相处。听一个经验丰富的托儿所阿姨说,这种担心大多都是多余的。因为,大人听不懂 的声音和话语,同龄的孩子能够听懂,而且也不影响他们在一起的玩耍。 交流,并不是说没有语言就不能进行。特别是在婴儿和孩子之间,即使他们还不能 说话,他们也能进行交流,将非语言的信息传递给对方,同时接受对方的信息传递。就 是年龄稍大的孩子,他们想通过非语言途径传递的信息也一定很多。 在前面,我曾经向大家介绍过非洲乌干达的婴儿养育情况。那里有一个风俗,一旦 孩子生下来,母亲就会把孩子赤条条的放进挂在胸前的吊带进行喂养,母亲从不给婴儿 用尿布,婴儿也不会弄脏吊带。据说如果母亲的吊带被婴儿的排泄物弄脏了,大家便会 觉得这位母亲不称职。 有一位去乌干达进行实地调查的学者觉得不可思议,于是便问乌干达的妇女"妈妈 怎么能准确无误的知道孩子什么时候拉屎拉尿呢?"乌干达妇女满脸疑云,反问他:"有 什么好奇怪的!难道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小便么?" 我想,也许是因为乌干达妇女贴身背着婴儿,对婴儿的一举一动十分敏感,所以她 们能够准确捕捉婴儿的各种细微变化。 知道婴儿什么时候排泄,对乌干达的妇女而言,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而且她们 也没有经过什么特殊训练。而当我们给婴儿垫上尿布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忽视婴儿发出 的信号。 婴儿渴望交流,但是如果大人没有反应,婴儿就会放弃自己所做的努力。于是,婴 儿的这方面能力就得不到发展。而且其他方面的能力也一样,只有经过实际的应用,它 们才能得到磨练与提高。

 拘泥"育儿知识"会影响右脑的发育

    有一本书让我感触颇深,书名叫《尼基钦夫妇和七个孩子》,它的作者是苏联的尼 基钦夫妇。该书在日本生活手帖社出版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因此,我想一定会有不少 人知道这本书。在书中,他们夫妇俩介绍了养育孩子的方针与自己内心的纠葛,即应该 如何面对孩子的"爱抱毛病"。 夫妻俩开始养孩子的时候,拼命的克制自己,以免孩子产生爱抱的毛病。他们担心: 一旦孩子爱抱,他(她)就会变得任性和娇惯。因此,即使婴儿哭闹不停,他们也不去 抱他。每次把婴儿放到床上去睡时,他们都故意马上转身走开。有一次,婴儿得了严重 的湿疹,每天晚上睡不着,哭得很厉害,但是,母亲丽娜还是强忍着,拼命压制自己内 心想抱的念头。据说,这样的日子弄得他们母子俩都精疲力尽,实在过不下去了。 在婴儿满六个月的某一天,母亲终于下定决心改变想法,试着把婴儿抱到自己的身 边来睡。结果怎样呢?婴儿就象终于放下心来的样子,在母亲怀里甜甜的睡去。从第二 天晚上开始,母亲和婴儿就睡到了一起,婴儿的熟睡让母亲觉得宛若做梦一般:这是以 前整夜哭闹,让自己不得安宁的孩子吗?仔细想一想,我们不难发现:婴儿的哭声是在 倾诉想和母亲在一起的愿望。但是固执己见的母亲却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教育观点,从而 没能看到婴儿发出的信号。 尼基钦夫妇有一套独特而大敢的育儿方法,但是他们在开始时也失败过。在现实生 活中,有许多夫妇也犯过类似的错误。与捕捉婴儿发出的信号相比,他们更愿意坚持自 己的的教育观,更愿意忠实于别人所提供的做法和育婴书上所介绍的方法。这样一来, 他们就不能接收婴儿所发出的信号。 必须指出的是:已有的育儿方法从来不考虑婴儿的意图和欲求,只考虑大人的主观 愿望,它是一种以大人为中心的育儿方法。婴儿的真正意图和欲求是什么?处理婴儿意 图和欲求的方法是什么?母亲常常守候在婴儿的身边,不管多专业的大夫,恐怕也比不 上母亲能明白婴儿的心思。我觉得最基本的问题是母亲必须具备自信心和责任感。只有 这样,母亲在各自探索育儿方式的时候,才能真正为婴儿着想。当感觉到婴儿真的很需 要的时候,哪怕要花时间也绝对不能视而不见。因为能够感觉到婴儿需要的只有母亲。 综上所述,从整体的角度来看,以前可以说是偏重左脑的时代,而以后则是右脑重 要的时代。如第三章 中所写,以往的早期教育之所以错误也与左脑与右脑的关系有关。 即,以往的早期教育观念是知识性的教育,从一开始就优先发展左脑,从而严重的妨碍 了右脑的真正发育,错过了右脑发展的时期。 不过,关于如何发展右脑等具体的方法问题,我现在还不能说得十分清楚。而且, 现在还有关于情绪教育等提法,这种提法也模棱两可。我常常觉得:把右脑的问题当作 左脑的问题去进行理性思考是早期教育所犯的根本性错误。因此,这样的问题对我们或 许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先发展自己的左脑了。在第五章 以后,我讲阐述我个人的思考。 关于"体育",我说不出什么来,但是恐怕体育和右脑的关系最好让人理解。 据说,体育明星身上的良好动感和准确、迅速的判断能力都与右脑有关,而知识分 子之所以不擅长跳舞和滑冰,是因为他们试图用左脑去学习动作。 有人说:为了培养真正的滑冰者,必须让他从走步开始穿上冰鞋,这也说明,如果 你从记走法开始学习滑冰,一旦穿上冰鞋后,理论将使你寸步难行。 也就是说,如果左脑战胜右脑,人就学不好动作;相反身体各部位的运动也会刺激 右脑,使右脑的能力得到发展。 人的"体"与"智"不能分开考虑。只有"德"、"智"、"体"全面发展,人的大脑才能得 到全面发展。 那么,"德育"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它和右脑也有着密切的关系。 例如,说"谢谢"和说"对不起"。婴儿通过每天和母亲的接触,他学到的并不仅仅是 这两句话,而且还学到了包含在这两句话当中的心情。 象这种右脑的认识,以前我将它称作"类型认识"。例如,母亲在说"谢谢"的时候, 婴儿是把"谢谢"所包含的礼貌行为、氛围以及语言和表情等所有的内容作为一个类型去 认识的。也就是说,婴儿在还没懂得"谢谢"的意思之前,他是把"谢谢"所涉及的一切内 容,如语言、行为和氛围等作为一个整体去接受的。当人长大以后,要记住一个新的单 词,我们必须首先懂得它的意思,否则我们将很难记住它。由此可见,婴儿的类型认识 能力是十分伟大的。 如果把这种类型认识的积累称作教育的话,我觉得,从零岁开始教育就是最自然不 过的事情。那么,它是否存在着不到一定年龄就不应该进行教育的问题呢?关于这些问 题,我想在下一章 中进行阐述。

摘自 井深大  《零岁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