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和情感

  普通心理学的定义:情感是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高级社会性情感,常用来描述那些具有稳定的、深刻的社会意义的感情。人类社会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社会道德风尚的完善、完美的艺术享受都给人以诸如愉快感、满足感、幸福感等肯定的情感,而凶暴行为、侵略战争等则使人产生恐怖、不快的否定情感。

 设想你正走在一条昏暗的密林小路上,突然听到一声狮子的吼叫。你会浑身直冒冷汗,心跳极剧加速,感到万分恐惧。

现在设想在傍晚的同一时刻,你走在动物园的小路上,听到的是同样一声吼叫,此刻你却不害怕。

科学家们解释说,原因在于情感和感觉在大脑中的处理方式不同。对外部的感觉(吼叫声)和大脑内部记忆(狮子被关在动物园)相互作用,在复杂的神经通路上生成情感反应,因此我们不害怕。

对于大脑中相互交叉并向周身发射信号的细胞网络,也就是神经传导通路,一些神经学家正在探索它们的来龙去脉,对其进行极其详尽地描述。他们说情感和感觉的生物学本质终于得以确定。

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约翰·奥曼博士说,迄今为止,大脑研究者的主要精力曾一度集中在如知觉和记忆这些认知过程的生物学原理上。他说,以往的研究倾向于忽视情感,认为情感和理性思维是不同的活动;情感从生物学角度很难理解。

奥曼博士说,这种观点正在转变。研究者们渐渐认识到,大脑情感传导线路恰如视觉、听觉和触觉传导线路一样具体可知。新的观点认为,情感和感觉不是如诗人和哲学家所说,是人灵魂的短暂反射。相反,情感是大脑对肌体接收外界反应所作出的解释。

有关情感的一些开拓性实验得出一些有趣的观念:

恐惧,是一种人类及生物心理活动状态;通常称为情绪的一种。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恐惧是一种有机体企图摆脱、逃避某种情景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体验。
其本质表现是生物体生理组织剧烈收缩(正常情况下是收缩伸展成对交替运行);组织密度急剧增大;能量急剧释放。
其根本目标是生理现象消失,即死亡。
其产生原因是正常生理活动遇到严重阻碍。(生理阻碍会产生多种情绪并按照顺序发生。恐惧是序号中的一个。)

·由恐惧带来的情感记忆在人脑中将根深蒂固,长期存在,这类记忆可以抑制,但却不能抹掉。

·人的躯体是通过大脑体现的人类思想的参照物。我们的思维和行动,即我们的主观感觉,是以身体为衡量尺码的。

·情感是理性能力的一个必要部分。然而,过多的情感因素将损害理性,缺少情感同样会有损害的。

·深切的感觉和直觉是正确的决策所不可缺少的工具:没有它们,人类很难对未来作出思考。

目前对于控制情感的神经通路的最新了解,大都来自动物实验。约瑟夫·李道克斯博士是纽约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也是这类实验的先驱。他说,人类基本的情感,如恐惧以及支持恐惧反应的神经通路,在进化中被很好的保存下来。了解动物的恐惧机制有助于了解人类恐惧原理,也有助于对人类其他情感的研究。这项工作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许多神经病学上的紊乱,如焦虑、恐惧、后创伤性综合症、惊恐症等,都牵涉大脑对恐惧的控制不力。

许多研究工作都集中在杏仁体,它是大脑深层的一个微小结构。人对惊心动魄事件的深刻记忆,主要是杏仁体的作用。破坏大鼠的杏仁体,它就会不知道害怕。

为了探索与恐惧有关的细胞网络,李道克斯博士等人用高倍噪音伴随轻微电击,刺激大鼠双脚使其产生条件反射。很快,在没有受到电击的情况下当大鼠听到噪音时也会害怕。研究者推测,大鼠的恐惧条件反射是因为,电击对几个脑区神经细胞领会声音刺激的方式进行了调整。

然而,大鼠终于不害怕声音了。看来是杏仁体外的部分脑区控制恐惧反应,但却不会抹去恐惧记忆。

在更进一步的研究实验中,研究人员破坏了鼠前脑的一小区域,大鼠不仅没忘记恐惧,而且对害怕的记忆保持得更长。这表明,前区有助于控制由杏仁体产生的情感记忆,并遏止了没必要的反应。

李道克斯博士解释说,这个发现说明了人在动物园听到狮子吼声不感到害怕的原因。自前脑区输入的信息有助于否决恐惧感。但是,这条线路出问题时会产生恐惧。一些人在受到如狮子吼叫这样的刺激时,即使知道没有危险也会产生恐惧。李道克斯博士说:“你可以整天告诉有恐惧症的人,它不会伤害你,但他们不会相信。”

动物实验帮助科学家探知恐惧产生的确切路径,但是高兴、悲伤、愤怒或羞愧这样的情感线路在人脑内是如何配置的?回答这个问题难度更大。长期以来,心理学家和哲学家一直在探索情感及情感对行为的影响,但他们的探索只是观察人们所做的事和所说的话,很少敢于探察所谓的大脑“黑盒子”。

但是,在实验对象谈论自己的感觉和经历的同时,研究人员可以看到他们大脑内部的情况,这种先进的大脑图像技术正逐渐步人情感的神经生物化学领域,尤其是那些有大脑损伤的人最能说明问题。当大脑特定的部位受到损伤,患者会失去情感反应能力,有时会产生不堪设想的后果。

在这一领域居前沿地位的,是衣阿华医科大学的安东尼奥·达玛西奥博士领导的一个科研小组。他们正在对因打击或事故使脑部受到损伤、性格受到影响的患者大脑进行研究探索。作为神经学家的达玛西奥博士最近出版了《笛卡尔的错误》,在书中他详细阐述了自己关于情感的观点。他说,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认为,道德、理性、语言和精神存在于高贵的大脑中,而生物本能、情感和动物天性存在于人体中。关于情感的新的神经生物学试图推翻这错误的二分法。

达玛西奥博士说,下述三组病人为大脑如何处理情感提供了线索。

一组病人受伤部位在眼上部前额后前额叶的一个小区域,他们的性格全部发生了变化。一位医学文献上称之为爱略特的病人,大脑受伤后对生活采取漠然态度,达玛西奥博士说。

“在和他几个小时的谈话中,我没看到他有一丝的哀伤、不耐烦或恼怒。”达玛西奥博士在书中写到。

不仅如此,爱略特对一些道德问题难以做出选择。“我有一种惊奇的感觉,爱略特不能做出决策和判断,似乎是情感和感觉功能的减弱起了一定作用。”达玛西奥博士说,“可能大脑的这个区域控制着人的个体及社会层次的理性思维。”

第二组受伤部位在大脑右侧,这个部位受理身体传来的感觉信号。这些病人被称为轻视症患者,他们表现出或长期或短暂的奇怪行为。尽管他们的左侧躯体全部瘫痪,但当问他们是否能系上鞋带或挥动左臂时,他们会说:“当然能!”当让他们做时,他们会说“行,遵命。”

当他们失败,研究人员问为什么时,他们会说:“给些时间我会做到。”最后他们会说他们此时不乐意做,以后会做的。

轻视症患者大脑损坏的部位是负责处理对外感觉信息的,如:触觉、温度、疼痛以及对内感觉信息,如关节位置、四肢状态、躯干和头部状态、内脏状态和内脏疼痛等。达玛西奥博士说大脑该区以及与该区有联系的其他区域给大脑提供人身体现状的一幅完整的综合示意图。当两侧大脑收集反映人体外部空间信息和情感信息时,右侧占支配地位。如果左脑半球受损,不会发生轻视症。

达玛西奥博士说,第三组病人左右杏仁体都受损,这样的病人自己不知道恐惧,也意识不到他人的恐惧。他们不会因在午夜走在危险的大街上而不安,因此他们常常惹来麻烦。

达玛西奥博士说,前额脑叶、杏仁体和右侧半球皮质共同组成一个系统,用于对个人身体以及社会领域的推理和决策,由此产生情感和感觉。

“大脑具有双重魔力,”达玛西奥博士说,“一方面它接收身体发来的密集信号,描述身体发生什么变化,例如害怕伴有内脏器官的收缩,心跳加速,皮肤苍白。这是进入躯体感觉皮质的情感状态的集中表现,躯体感觉皮质主要受右半球支配。

达玛西奥博士说:“同时,来自大脑主干的信号刺激产生化学物质,改变大脑网络的运作方式。这样,你能意识到身体的变化,也能意识到你思想的变化过程。”

   情感或感觉是上述这两方面的结合,达玛西奥博士说,情感就其本质来讲,是大脑神经通路所觉察到的、身体状态和思想状态发生的一组变化,而感觉是对这些变化的经历。

人类基本的情感如恐惧和饥饿,在这些神经通路中是根深蒂固的。次要的情感,如忧郁和羞愧,是基本情感的变化方式,来自于大脑记忆以及各种物体各种场景之间的联系。

达玛西奥博士说:“大脑的总体功能,就在于时刻掌握着身体其他部位的状况,并熟知身体如何应付外界环境才能生存。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监测着身体的当前状态。所以,当别人间我们感觉如何时,我们才能回答上来。”

达玛西奥博士说,大脑只有产生内在图像,并把图像通过被称为思维的程序进行调整才能有思想。我们通过思维预测未来,制订计划并选择下一个行动,所以说思维最终影响着行为。那么,大脑和躯体似乎是互相依赖共同进化的。“如果没有躯体,也不会有大脑。”达玛西奥博士说。如果大脑脱离了躯体感觉,如严重的脊髓损伤导致颈下麻痹,这时思考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四肢瘫痪病人常常说自己情感迟钝。

达玛西奥博士还对称做“直觉”的精神状态作了解释。为了说明人们为什么没有强烈刺激时仍有情感和感觉,他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大脑能以一种“莫须有”的方式,通过杏仁体和前区皮质产生体内信号并传至躯体感觉皮质。这样的情感反应和感觉没有外部条件产生的逼真,但是,达玛西奥博士提醒说,它们对行为具有支配作用,也是直觉的一个因素。我们往往在这种貌似神秘的机制的作用下,没有经过推理就确定了问题的答案。

额叶是人脑最复杂的部分,它和人的脾气、性格等有很大关系
我们终究可以以一个人的大脑神经活动来解释人的性格和创造力
脑神经组和的压抑和改变会产生性格和能力的变化
科学家保罗对“讨厌”的研究
情感“讨厌”受人们大脑对事物概念的支配
关于大脑岛状区域是管理“讨厌”情感的中心区的实验
“越战”带来的战争恐惧症
跟恐怖感情有关的脑部神经路径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