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研究中的“皮尔唐事件”

  20世纪30年代,古人类学界发生了一件遗臭万年的“皮尔唐事件”,一些为了沽名钓誉的人把一个人头安上了猿类的下颌,涂上看起来像化石的颜色后埋在英国的皮尔唐附近。然后,他们欺骗了一位苦于寻找人猿过渡类型证据的古人类学家,使他因发表了这一骗人的“古猿人”而蒙羞。“皮尔唐事件”被揭穿以后遭到了科学界和广大公众的唾弃,也成为提醒科学家的警钟。

“辽宁古盗鸟”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60多年后,在20世纪的最后一年,在恐龙与古鸟类研究领域又爆出了一大骗局,这一骗局被我国著名恐龙专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董枝明研究员戏称为“恐龙研究中的‘皮尔唐事件’”。

  1999年11月,一向以准确报道最新的或者重要的自然或者历史文化领域的发现为宗旨的、在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以醒目的大字标题刊出了题为“霸王龙有羽毛吗?”的文章,文中在显要位置还配上了几幅色彩艳丽、制作精美的“带毛恐龙”的化石照片和生活复原图。文章开篇报道了一种似龙非龙、似鸟非鸟的奇特动物,作者引用了研究者对这个特殊动物的正式命名——辽宁古盗鸟。依照这篇文章的记述,这只似龙非龙、似鸟非鸟的奇特的动物长着始祖鸟一样的头和翅膀,却有着典型小形兽脚类恐龙——驰龙式的棒状的尾巴。文章声称,他们找到了连结恐龙类向鸟类进化过程中缺失的环节。最后,文章得出的结论是鸟类由小形兽脚类恐龙进化来的假说得到了证明。

  这一报道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一大批科学家们、尤其是鸟类起源于恐龙这一理论的支持者们为此兴奋、喝彩。美国布兰丁恐龙博物馆馆长斯提芬、克瑞克斯夫妇声言,这块化石产于中国辽宁西部的北票地区,是他们从化石商那里买到的。克瑞克斯还郑重声明,化石一旦研究完毕,他们将把化石归还中国,这一举动得到了整个科学界和全社会的赞誉。

  然而,正当人们为此成果的获得拍手叫好时,一个不幸的消息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烧得正旺的火盆上,使研究者们目瞪口呆,也让整个科学界和全世界为之膛目结舌。原来,这一怪物是经化石贩子故意用两种不同动物的骨骼化石人工加工拼接做成的,他们把一个古鸟类的身躯接上了一条驰龙的尾巴。

  消息传出媒体一片哗然,“辽宁古盗鸟”顿时变成了古生物界的一大丑闻。古生物学家奥尔森博士撰写文章,指责《国家地理》杂志“如此权威杂志竟然刊出这样的怪物、奇文”。恐龙专家、研究者之一菲利普-居里追悔末及地说:“此事对我终生难忘,令我无地自容。”一时间,世界媒体火上浇油般地把这一事件炒得沸沸扬扬。

  《国家地理》杂志虽然及时地刊登消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是媒介认为它依然难洗其疚。因为它明明知晓这块化石是通过不正当的渠道从中国走私出境到美国的,却不仅刊登介绍其研究的专题文章,而且竭力鼓吹,又是举办报告会,又是筹办专题展览,炒得不亦乐乎。作为在国际上具有如此影响力的杂志刊出这种不光彩的标本,不仅严重损毁了自己的声誉,而且在效果上产生了助长化石走私活动,破坏化石等自然遗产保护的恶劣影响。

  当然,《国家地理》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也是一个受害者,真正应该为此事负责的应该是那些故意作假以蒙蔽视听的化石贩子和那些为了牟取暴利而不择手段的走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