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装架的恐龙化石骨架

          
  中国的第一具恐龙化石骨架于1939年出土于云南省禄丰县沙湾东山坡,我国古脊椎动物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杨钟健院士将之定名为许氏禄丰龙。许氏禄丰龙不仅是中国第一具恐龙化石骨架,而且是中国人自己发掘、研究、装架的第一条恐龙,其间的故事酸甜苦辣、饶有趣味。

许氏禄丰龙

  1937年,芦沟桥事变的爆发标志了中国人民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的开始。中国的科学家也从此开始了长达8年的颠沛流离中仍为国奋进的生涯。杨钟健就是这样离开北平(现在的北京)来到西南大后方的。1938年7月,他担任了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昆明办事处的主任,很快就开展了对云南地区的地质和古生物化石的调查工作。当年冬天,地质学家卞美年和王存义就在野外调查中在昆明西北方的禄丰盆地发现了大量的脊椎动物化石。

  一年后,杨钟健与卞美年等人再次赴禄丰考察,又发现了新的产化石地点。他们随即开展了一个多月的发掘工作,获得了大量的脊椎动物化石和丰富的野外地质资料。所发现的化石动物群被称为禄丰蜥龙动物群,其中包括属虚骨龙类的芦沟龙、属肉食龙类的中国龙、属古脚类的兀龙、云南龙、巨型禄丰龙、许氏禄丰龙以及属似哺乳爬行类的卞氏兽等珍贵化石。其中,材料最为完整的就是许氏禄丰龙。

  1939年至1940年,杨钟健先生在昆明瓦窑村相继撰著了“禄丰恐龙之初步观察”、“禄丰恐龙化石发现之经过及其意义”和“许氏禄丰龙之再造”等研究论文。到了1940年秋,中央地质调查所昆明办事处撤消,人员迁往设在重庆北碚的中央地质调查所总部。杨钟健先生带着从禄丰采集的化石分乘两辆汽车转移到北碚。为了防止日军飞机的空袭,地质调查所在北碚的安置比较分散。总所设在文星湾现在的北碚自然博物馆内,图书馆建在2公里之外的鱼塘湾,在远离镇子4公里的天生桥也建造了一些简易的办公室。

  杨钟健先生在北碚总部附近的牌坊湾秦家院租下一处民房居住,而每天却都要到天生桥去上班。他家的住处是木板房,遇到大风天气就嘎嘎响着摇动不止。杨钟健先生不以为然,还戏称其为“危楼”,并写下一副对联:“危楼一角,背山面水峡在望;漂泊三年,东奔西走了何时”。他每天清晨从这间危楼里出发,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步行4公里去天生桥上班。天生桥的办公条件也一样地简陋,小小的办公室四面透风。后来,为了使杨钟健先生能够更加集中精力研究那些珍贵的脊椎动物化石,所里在离他家1公里左右的图书馆里腾出了一块场所供他使用。上班方便了,杨钟健先生的工作进展就更快了。1941年春天,他就撰写出版了《许氏禄丰龙》一书。这是中国人研究恐龙的第一本科学专著。

  根据杨钟健先生的研究,我们知道了许氏禄丰龙属于古脚亚目板龙科。它长约6米,站立起来身高超过2米。它的头小,嘴部尖尖,鼻孔呈正三角形,眼眶挺大。生长牙齿的齿骨又细又弱,上牙大约有27颗,下牙有20颗,呈扁平的叶子形状,前后边缘还都有锯齿。许氏禄丰龙的脖子挺长,有10个颈椎(脖子部位的脊椎骨)。它的背椎(背部的脊椎骨)有14个,荐椎(腰部的脊椎骨)有3个,尾椎(尾巴上的脊椎骨)有45个。它的颈椎和背椎都相当粗壮。许氏禄丰龙前肢短,后肢长而且粗壮;前后足都有5个指(趾)头,后足的趾骨比前足的指骨强壮;前后足的第一爪都发达。由此推测,它活着的时候可以用后足站立和行走,尾巴拖在地上起平衡作用。在觅食或休息的时候,它也可以前肢着地。

  许氏禄丰龙生活在1亿9千万年前,是侏罗纪早期的素食恐龙。它经常游荡在湖泊或沼泽岸边,以茂密的细枝嫩叶为食,不过,它也很可能偶尔吞食一些能够容易捉到的小昆虫。

  在说杨钟健先生吧。他在专心整理、研究禄丰龙等脊椎动物化石的同时,还热心地利用它们来进行科学普及工作。在昆明的时候,杨钟健先生就曾经把这些珍贵的化石展览于公众。1941年1月5日,在中国地质学会于文星湾地质调查所举行的丁文江逝世5周年纪念会后,杨钟健作了“许氏禄丰龙之采修研装”的讲演,并引导与会者参观了许氏禄丰龙化石骨架。6-8日,许氏禄丰龙在地质调查所对外进行公开展览。这是许氏禄丰龙的首次公开亮相,对公众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每天前来参观的人数不下4、5百人。

  1944年12月,中国西部博物馆在北碚文星湾建成。中央地质调查所作为筹备单位之一负责其地质博物馆的布陈,将许氏禄丰龙化石骨架安置在该馆的陈列大厅里。随着抗日战争胜利的日益临近,中国西部博物馆组织人力将许氏禄丰龙翻制了一套模型继续陈列在展厅内,将正型标本替换下来。1946年,中央地质调查所迁回南京,许氏禄丰龙也被转运到了南京。1948年,科学工作者将许氏禄丰龙在南京重新装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北京成立,许氏禄丰龙又被转运到了北京,架立在该所的标本馆内。1994年,该所创建了“中国古动物馆”,从此,许氏禄丰龙与其它10多条恐龙骨架一起构成了中国古动物馆的基本展品,每天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成为科学普及的一员“战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