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热带稀树平原动物

非洲——世界版图上的心脏,空间与光的帝国。从神秘深邃的森林到辽阔无比的沙漠,应有尽有,密布的河川,广阔似海洋的大湖,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人类的祖先从这片大陆散布到全世界——这里是生命的发源之地。 
      今天我们看到的非洲大陆是1亿年来地壳逐渐活动的杰作。那股曾经塑造非洲的猛烈力量今天仍然十分活跃,塑造着非洲高山巨岭的传奇。非洲大陆上最深的“伤痕" 在埃塞俄比亚——在7000多万年的时间里,熔岩不断涌上地表,形成一个1000公里宽的岩石大圆顶,号称非洲的屋脊。如今海拔4000米的埃塞俄比亚高原上的火焰已经熄灭,成为具有极强生存能力的野生动物的家园。
    坦桑尼亚干旱的平原上,有座高山陡然隆起傲视全非洲的山脉——乞力马札罗山,由3座火山峰形成自然奇观,最高的基波峰终年积雪。山顶是被冰雪封闭的险恶之地,气温降到摄氏零下20度,稀薄的空气中仅含有海平面附近氧气的一半儿,任何东西都不能在这里长久存活。再往北有一座火山,年纪比乞力马札罗山老了3倍。肯亚山——当地人称它是吉灵雅加,意为光明山。肯亚山的边坡经年累月受到侵蚀风化,只有最坚强的动植物才机会征服山脉上的荒野。海拔4000公尺高,凡是湿的东西都会结冰,甚至土壤也是。植物很难入土扎根。有些青苔为了生存,甚至放弃生根,冰层上存活。
   肯亚山上夜夜都是寒冬,日日都是炎夏。热带的阳光很强,山梗菜的绒毛状树叶能御 寒,帮助脆弱的花保暖。这种不凡植物的繁殖全靠拥有一身大红羽毛的孔雀石蜜鸟在高山上帮忙传授花粉。花蜜就是蜜鸟得到的回报,在寒冷的高原上,这是重要的热量。
     从太空鸟瞰非洲,这块大陆清楚地分成两大部分:沙漠和雨林。在完全相反的环境夹缝里,有一块草原林地叫作稀树草原。稀树草原可以在两三年内变成茂密的林地,但林地也可能消失无踪,剩下空旷的草原。稀树草原的生态是由气候及本身的多变所支配,干旱严重的时候青草萋萋,雨季多水的时候林木茂盛。非洲的自然景观里,稀树草原的变化最快,最不可测。
      这里的动物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要多,答案就在这片稀树草原诞生之前。几百万年以来,热带非洲大部分的地区曾经被雨林占据,后来情况发生变化,气候开始干旱,大片的雨林枯死,由茂密的草丛取代。这新的觅食机会很快吸引了大量草食性动物。原本栖息在丛林里的长颈鹿的祖先,还有羚羊在这里兴旺繁殖,稀树草原成为它们的天堂。
     数百万年以来,稀树草原被许多不同类型的素食动物改造着,灌木丛、幼树被践踏扒扫,创造出更特别的景观。尽管有各种动物啃噬,青草却没有受难,反而因“固定的修剪”,控制了某些顽强的草种,这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草坪,青草是一切活动的原动力。连欧洲的白鹳也飞行半个地球来参加飨宴。稀树草原虽然富饶,也有闹饥荒的时候。8个月的漫长旱季是对所有动物求生技能的考验。
    赛伦盖蒂的牛羚演化出一套抵抗死亡的策略。它们不能离开青草,因此必须跟着雨水走。每年,牛羚从北部南下、东行、西进,最后再回到北方,这一大圈跋涉的长度有1500多公里。象群也要迁徙,在滴水不进的情况下,成象和幼象可以连续走3天。这些动物能闻到好几英里以外的暴风雨,什么也挡不住一心寻 找新鲜青草的牛羚的去路。
    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迁徙。在稀树草原边上林地生活的动物没有办法走远路。水牛身躯庞大,而且每天都要喝水。通常它们可以适应旱季里枯瘦的青草,但在干旱严重的时候,草枯得连水牛都养不活。在水牛饿得半死之际,狮子将趁机发动攻击。但虽然饿得腿软,水牛仍然能够给狮子造成致命伤害。
     狮子是靠力量称王,而不是以数量取胜。它们的稀少珍贵超出人们的想像。每800只草食动物才有1头狮子。而它们的身体构造和水牛一样不适合长途跋涉觅食,幼狮起码要长到1岁才能走远路。严重的干旱威胁下,狮群将被困住进退两难。食物越来越少,母狮的乳汁也不再分泌。最先受苦的是幼狮,有时甚至被整窝饿死。在偶尔出现的极度干旱环境下,甚至从印度洋吹来的活命雨云也因为南美洲的气候变化而被迫改道后,生命就开始苦苦挣扎
     雨终于落下来的时候,生命又活跃起来。经过彻底的滋润,雨林很快重回大地,草地和雨林像跷跷板此起彼落。稀树草原的美在于应变迅速,多采多姿:平原上点缀着林地和树丛,提供庇护、荫凉以及水坑和各种食物。这种多样化的景观有个好处,就是鼓励动物适应环境。进化完全的人类也在稀树草原上探索。他们的狩猎技巧在几百万年里磨练进步,不过这也使草原上的猎物有机会演化出相应的对策。人类掌握了引火的技术,并把草原修改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枯死的草被烧掉,灌木丛成为空地,这样毒蛇水牛等危险动物就无所遁形。5000年前,黄牛被人类引进稀树草原,人类将草原看做可被开拓的处女地。大火过后,空地给人类耕种,生长新的青草喂养牛群。每年烧掉的草原林地面积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人类带来的破坏已经相当可观。
    今天的稀树草原,是经过动物的踩踏、人类的开垦、还有地质及气候的演变才造就出来。这里生存的核心就是多样而且多变,养份的循环快速而有效,也从侧面说明为什么这片大地有许多别处没有的动物。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非洲的广大辽阔。面积达到3000万平方公里的非洲大陆几乎相当于南美洲的2倍。也因此使得这块大陆上的气候比较平和而没有剧烈的变化。展望未来,空间仍然是数量庞大的动物生存的关键。
  稀树草原的动物比非洲任何其他地方的动物更需要空间,它们需要追随雨水的旅行空间,需要空间来应变未知的自然。

非洲热带稀树草原气候,其分布于赤道多雨区的北、东、南三面,呈马蹄状。按其内部区域差异又分为:北非苏丹热带草原区,南非热带草原区,东非赤道草原区。

1.北非苏丹热带草原区:位于赤道雨林带北限大约6°N左右)以北至17°N20°N之间。本区干湿季分明、纬向地带性显著。冬季盛行东北信风,1月最南可达5°N7°N,北部塞内加尔沿岸东北信风控制长达8个月,时为干季。夏季,盛行来自南半球东南信风过赤道转向的西南季风,经几内亚湾登陆,78月可深入内陆21°N。此时,东北气流与西南气流辐合的热带辐合带也随季节移动可偏到20°N。在热带辐合带区,上层为干热的东北信风,下层为西南季风,时为湿季,降水分布偏南。

2.南非热带草原区:位于赤道雨林区南限至18°S28°S之间,本区地势较高,东部有暖流。冬季受来自印度洋的信风控制。海拔10002500米之间有一逆温层,大气较稳定,故为干季。夏季受东西两侧不同性质的暖、冷洋流影响,热带辐合带东侧南移到20°S,而西侧仍留在赤道以北几内亚湾沿岸,整个南非大陆上为一低压系统。来自大西洋、印度洋的气流汇合于偏东的辐合带附近成多雨的三角带,时为雨季。

3.东非赤道草原区:本区大约在5°N10°S之间,38°E以东的东非高原上。由于地势高,气温比赤道雨林和南北热带草原都低,年(月)均温不超过25℃,全年受大陆性气团控制,大部分地区降水量不到1000毫米。冬夏季影响东非的气流均为干燥的大陆气团,冬季为东北信风,本身干燥,又来自亚、非干旱区,南下时,受肯尼亚山地阻挡,降水更少。夏季来自印度洋的东南信风,先经马达加斯加岛,到高原上又受东非裂谷两侧的山地所阻,且风向至赤道附近多偏为南北向与高原山地谷地走向平行。东非上空有干燥而稳定的东风气流,阻止了季风的辐合和对流,更难致雨,同时,热带辐合带在非洲东部,因受东南沿海暖流影响,在单位时间内移动的速度比西部快,雨带停留时间就比西部少。由此可见,东非高原正因地形复杂,降水的季节分配不同于上两区,降水分布的地区差异也是上两区所不及的。

其他,如南美、中美热带稀树草原气候,全年受信风控制或信风与赤道低压交替控制。澳大利亚热带稀树草原气候沿中部平原向南延伸至25°S左右,呈半弧形分布。北部干湿区:夏季受过赤道的西北季风控制为雨季,降水由北向南递减;冬季受干燥的东南信风控制,干旱无雨。东部平原干湿区:全年吹偏东风(东风、东南风、东北风),降水由东向西递减。

草原猎豹
草原狼与鸽子
勺狗与松鼠
依托莎草原的非洲象
大象死于碳咀病
沼泽地中的斑马
小跳羚出生
雨季来临时的牛蛙
小猎豹学捕猎
草原狮子
斑马通过三只野狮的营地
跳羚的跑跳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