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卡卡度

  卡卡度地处澳洲北部热带地区,每年11月至第二年的3月为雨季,由于雨量充沛,闷热潮湿,形成了大量的沼泽地区,栖息著种类繁多的珍奇鸟类,加之原始森林中的瀑布和热带雨林,让卡卡度不但充满著生机盎然,而且还留存著远古时期的风貌遗迹,在这里被隔绝的原始大自然的生态环境从来没有被人类活动破坏过,目前仍然敷衍著50多种珍奇的哺乳动物,290种鸟类,130种爬行动物,79种淡水鱼类和上万种昆虫等。
    卡卡杜国家公园位于澳大利亚领土的北部,是考古学和人种学唯一保存完好的地方,并连续有物种栖居达40000多年之久。山洞内的壁画、石雕以及考古遗址表明了那个地区从史前的狩猎者和原始部落到仍居住在那里的土著居民的技能和生活方式。这是一个典型的生态平衡的例子,包括那些潮汐浅滩、漫滩、低洼地以及高原在内,为那些大量的珍稀动植物提供了优越的生存条件。
     卡卡度国家公园占地面积多达 19,800 平方公里,是澳洲最大的国家公园,也是澳洲第一个被列入的世界遗产,在这里蕴藏著极其丰富的动植物原始生态和拥有5万年历史的澳洲原住民的历史遗迹,因此和乌鲁鲁达族达国家公园 (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 一样,是全球少数被列为十分珍贵的兼具大自然和人文价值的国家公园。
    卡卡度始终保持着原始的风貌。这是一座古老的热带花园,烈火与滔滔洪水左右着它的命运。在这个偏远角落里,栖息着各种奇异生灵;面对严酷的自然条件,它们都在为生存而努力。这里就是卡卡度,一处人间伊甸园。它位于澳大利亚最北端,在这座野生动物乐园里,单是哺乳动物就有六十多种,它是澳洲大陆的一颗明珠。
    这里属热带草原气候,雨季和旱季对比鲜明:热带季风把这里分为显著的雨季和旱季。气候是决定这里的水文地理特征、植被、土地形式的主要因素。90%多的降水集中在11月到次年的4月之间的雨季,局部的雷暴、季风造成的低气压引起的暴雨、热带飓风活动是这种气候的典型特征。这里是澳大利亚降雨最多的地区之一。5~10月份的旱季里实际上没有降雨,土地非常干旱。一般来讲,年平均降水从沿岸地区向内陆地区递减,从1565毫米降到南部地区的1100~1200毫米左右。湿度在1月份到3月份之间最高。全年气温都很高。月平均最高气温在7月份的33°C 到10月份的42°C 之间。明显的季节性降水导致地表水流有两个截然不同阶段。公园内有瑙瑞乞哲河和玛哲拉河,水源充足。在雨季里,河流暴涨,大面积的低地经历了洪水侵袭。在河流达到了最高水位地方,形成了一系列浅水洼地和其它形式的干涸河道。隔绝的河湾,雨季会积满水,许多河流迂回曲折流向大海。到了旱季的末期,水流停止。低地植物在早季会晒焦,被林火烧黑。
      卡卡度是一个不寻常的地方。这里有六个季节,而不像别处那样是两个或四个。古代原住民将雨季到来前的炎热时节称为‘古奴莫隆’。这是一个等待的季节,天空中雨云堆积,湿度升高,不时地降下零星的阵雨。几周后,雨水将淹没这片大地;一些动物将会死去,旱季里播下的种子则会长出新一代的植物。
    进入一月,东南亚的季风开始从地平线那边吹来。卡卡度的雷暴数量在全球是数一数二的。激烈的电闪雷鸣中,大雨浸透了土地。季节的改变让人措不及防。一天午后,天空仿佛突然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卡卡度彻底换了一副模样。当地人称为‘古德杰格’的大湿季到了。一连几个星期,滂沱大雨敲打着大地。这场雨可能要一直下上三个月。今年的湿季给卡卡度带来了超过1.5米的雨水。眼看大水涨了上来,树栖的蚂蚁徒劳地想要保护它们珍爱的幼虫。伊甸园渐渐被水淹没。大地忽然变成了一片汪洋,原本宽阔的河流也像是不见了踪影。天空放晴,新的季节来临,土著居民称之为‘邦吉登’。
   雨季结束两个月以来,这里一直是晴空万里,微风清凉。‘叶格’季很短,在五月里呈现出最繁盛的景象。此时的卡卡度是一片缤纷多彩的乐土。
    水量越来越少的季节被称为‘伍尔金’。鸟类都聚集在渐渐变窄的河道旁。小鹊雁羽翼渐丰,再过不久,它们就要踏上迁徙之、到终年有水的地方去度过旱季。但在那之前,它们必须通过河流上的危险考验。
    九月,鹊雁在泥里搜寻昆虫,盼着六个月的干旱快点过去。自四月以来,这里就没下过雨,这种情况恐怕要一直持续到十一月。辽阔的泛滥平原如今一片荒凉景象,土地龟裂,湾鳄栖身的沼泽和水塘多半都已蒸发。这个季节里,空中每天都是浓烟弥漫,极度干燥的卡卡度很容易发生火灾。大火烧光了干枯的灌木丛,但成熟的棕榈树和本地野草的种子不会被烧掉,再大的火它们都不怕,等到季节转换,它们还将重现生机。每年,卡卡度有三分之一的土地会被大火吞噬。硝烟渐渐散去,伊甸园浴火重生。
     在卡卡度的六个季节里,所有的生命都要接受考验。失败者的结局就是被摆上餐桌、供成功者享用。被称为畏来风的小型气旋卷着沙土和灰烬,横扫过焦黄的大地。经过风与火的洗礼,洪水留下的痕迹已是荡然无存。与此同时,古奴莫隆的标志——小山似的积云和暴雨云又出现在天空中。卡卡度等待着雨季的到来。持续不断的雷电和上升的气温将再一次挑战生命的极限。雨水将从伫立二十亿年的岩石上倾泻而下,六个季节将轮番折磨这片土地,极端的环境也将继续考验各种生物的承受力---这一切,共同构筑了一座名为卡卡度的伊甸园。

    1845年,欧洲探险家莱奇哈特曾从布列斯班附近的东海岸出发,作了一次为期一年四个月的横贯大陆的探险。在这次史诗般的征途中,他艰辛地翻过了阿纳姆地高原,见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砂岩”,“岩缝和沟壑中长满各种植物,掩盖了我们跨越高原会遇到的一半险阻。”
    阳光照耀在布洛克曼山上,此山是澳大利亚土著的圣地,被称为“神圣的岩石”(见附图)。公园中的悬崖绵延长达450米。峡谷从陡崖边缘切入,有些地方陡崖高达460多米,雨季瀑布雷鸣响彻上空。
     浩浩荡荡的瀑布从高大的悬崖倾泻下来,气势宏伟。最壮观的两条瀑布是高达200米的吉姆吉姆瀑布和因形得名的“孪生瀑布”,它的两股水流从高原飞泻一百米。
    陡崖下面的低地上,分布着草地、森林和沼泽,积水片片,河流纵横。莱奇哈特曾把卡卡杜荒原的主要河流主要河流“东鳄河”周围的美丽风光记载下来:“我们走进了一个风光绮丽的河谷……它的东面、西面和南面都是高耸的山岭,从几乎无树的碧绿草原上拔地而起。”
     东鳄河从低地蜿蜒流过。低地长满各种植物,水塘与小川点缀其间。季风雨和春潮使卡卡杜的低地洪水泛滥,形成许多小岛和小川。穿越卡卡杜低地,就会看到那里的地形变化。阿纳姆地高原边缘往里剥蚀,剩下一些露头岩高高矗立在低地上,低地有些地方是草原:有些地方有桉树林、生着千层树的沼泽和积水潭。 

    公园相对的构造稳定是这里自然景观形成的重要原因,这里既有古老的的特征又有现代的活动地貌。这里最古老的岩石年龄超过20亿年。公园绝大部分的土地经历了严重的风化、淋滤。公园里有四种主要的土地类型。阿纳姆地高原西缘有引人入胜的悬崖峭壁、飞流直下的瀑布、幽深诡秘的洞穴。悬崖绝壁绵延500多公里,高度在30~330米之间。这是由于具有较强抗风化能力的石英砂岩覆盖于抗风化能力较弱的岩石上,下方岩石由于侵蚀作用而变得软弱,上覆砂岩被破坏最终垮塌。这就造成了许多陡壁和洞穴,这些岩石上和洞穴里画着许多当地土著居民绘制的岩画。这种错综复杂的岩石垮塌造成了无数的小生境,因而高原的生物群的生态类型复杂多样,含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物种组合,其中的一些是冰川时期的孑遗分子。悬崖地区的水生生境在旱季对于淡水鱼类是重要的避难所,其中几种的分布范围极为有限。高原上的大多数晚白垩纪岩石被冲刷掉后,裸露出下面的抗风化能力较强的层状石英砂岩,因而形成现在的崎岖不平的地貌。高原的大部分地区缺乏土壤,地表是裸露的道路和砂岩露头。高原的顶部有土壤,局部地区土壤厚度达到150厘米之多。然而在高原的峡谷中分布着许多零星的土地,正是这些土地为雨林和古老的孑遗物种提供了生活空间。山丘和盆地大部分在公园的南部,这些山丘形成了现代的侵蚀面,活动断层造成的构造三角面、构造斜面都分布在这些山坡上。这些构造面之间有一些距离不等的冲积扇所分割。一系列平缓起伏的低地平原,分布于达尔文盆地和阿纳姆地高原之间。沿岸河流平原地带是河流和潮汐共同控制的地带。它们形成了现今的地表形态,同时也是不断变化的地表形态。
细心的游客如果驱车沿“西鳄河”行驶,就会看到标语牌上写着 “您正在进入‘上帝之乡’,务必保持这个场所的清洁。” 
    卡卡杜和毗邻的阿海姆地高原有着难以计数的独特的动植物种群,这在世界上也是罕有的。公园最值得称道之处是保存较完整的自然生态原始环境和优美的景色。柠檬桉、大叶樱、南洋杉等树木,是澳大利亚的特产。这个公园中还生长着大片的棕榈林、橘红的蝴蝶花树、松树林等。卡卡杜国家公园的植物种类繁多,超过1600种,仅红树属植物就有22种。公园里的沼泽地带红树林形成天然堤坝,丘陵地带是热带树林和大草原。这里是澳大利亚北部季风气候区植物多样性最高的地区。尤其特殊的是阿纳姆地西部砂岩地带的植物多样性,有许多地方性属种。最近的研究表明,公园内大约有58种植物具有重要的保护价值。植被可以大致划分13个门类,其中7个以桉树的独特属种占优势为特征。 
     这里的动物丰富多样,是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典型代表。保护这里的动物群无论对于澳大利亚还是对于世界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虎鲸捕食小海豹
卡卡度的入侵者鳄鱼
古老的动物蝙蝠和蜥蜴
袋鼠

鹅、鳄鱼妈妈和它们的孩子
小袋鼠的生活
野狗和野鹅
白肚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