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而为——在七十寿辰纪念会上的答辞

巴斯德

  路易斯·巴斯德(LouisPasteur),法国微生物学家、化学家,近代微生物学的奠基人。像牛顿开辟出经典力学一样,巴斯德开辟了微生物领域,他也是一位科学巨人。
巴斯德一生进行了多项探索性的研究,取得了重大成果,是19世纪最有成就的科学家之一。他用一生的精力证明了三个科学问题:(1)每一种发酵作用都是由于一种微菌的发展,这位法国化学家发现用加热的方法可以杀灭那些让啤酒变苦的恼人的微生物。很快,“巴氏杀菌法”便应用在各种食物和饮料上。(2)每一种传染病都是一种微菌在生物体内的发展:由于发现并根除了一种侵害蚕卵的细菌,巴斯德拯救了法国的丝绸工业。(3)传染病的微菌,在特殊的培养之下可以减轻毒力,使他们从病菌变成防病的药苗。他意识到许多疾病均由微生物引起,于是建立起了细菌理论。

总统先生: 
  您之出席这个纪念会,使一切都改变了:一个友谊的集会变成了盛大的典礼,一个科学家的简单的生日变成了科学史上的纪念日。 
  部长先生,诸位先生: 
  我在这个荣幸的日子里,首先想到了那些只认识证据的科学家们,心里非常忧愁。在过去,他们不得不和那些扼杀他们意见的成见作斗争。这些成见被战胜了,他们又遇到了各种障碍和困难。 
  没有多少年前,公众的能力和市政府的财力都还不能为科学建筑些华丽的场所,我最亲爱的朋友伯纳儿只有一间低而潮湿的地窖做实验室。他也许就是在那儿得了致死的疾病。一想到你们在这里为我所保留的,他的往事就呈现在我的脑中。 
  诸位先生,仔细想来,好像你们是要使我一生的生活呈现于我的眼前。多耳市长是我的老乡,他带了一张照片给我,照片上可以看到我的父母们很困苦的生活和简陋的房屋。高师的同学们全体出席,使我回忆起我最初对于科学的热心。立尔学院的代表们使我回忆起我最初关于结晶学和发酵的研究,因为这些研究使我开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当我感觉到这许多幽暗的现象的后面有些规律的时候,我是被多么热烈的希望占据着啊!遵循着实验的方法,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推演,才能够达到关于生理学的研究。我的亲爱的同事,这是你们亲眼看到的。至于我之所以有许多次的激烈的争论,破坏了我们各学社的恬静,乃是因为我要尽力维护真理。 
  外国的诸位代表先生,你们远道而来,足见对于法国深表同情,你们带了一种最深的快乐给我。凡是坚决地相信科学与和平能够战胜昏愚和战争的,相信各民族能够在建设上同心协力地合作的,相信将来的胜利必定属于为人类解除痛苦者的,一定可以证明我内心的快乐。亲爱的李斯特,科学的代表们,医学的代表们,我相信你们都能够证明。 
  青年们,你们应该相信这些可靠的有效的方法啊,我们对于这些方法还只知道初步的秘密。不管你们的职业如何,你们绝对不能被那些诽谤和荒诞的怀疑所动摇,也绝对不要因国家的一时的忧患而丧气。你们应该安安静静地在实验室里和图书馆里,你们首先要问问:“我为我的教育做了什么?”当你们向前前进的时候,必须常常问问:“我为我的国家做了什么?”直至你们很荣幸地想到你们已经为人类谋了些幸福和进步的时刻。但是努力必须顾到健康。只要我们瞄准着一个大目标,就可以勇敢地说:“我已经尽力而为。” 
  诸位先先,我十分感谢你们的盛意。大艺术家罗狄在这个徽章的背面隐藏了我终生感觉得到的这么重大的日期,也是我应该深深感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