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人创造生活 

巴甫洛夫

 敬爱的先生们: 
  从这次起,彼得堡俄罗斯医师协会将每年召开纪念伊万·米哈洛维奇·谢切诺夫教授的大会。对于这样一个节目,俄罗斯医师协会是有特殊权力来庆祝的,因为伊万·米哈洛维奇的最光辉的时期是他科学活动的初期,这时他是在医学外科学院任教授,而我们协会从一产生起就与这一机构有着极密切的和不可分割的联系。 
  另一方面,谢切诺夫也有权接受这种纪念,因为他是给俄罗斯生理学奠基的一位学者。俄罗斯的智慧参加这一门重要学科——生理学的探讨,是从伊万·米哈洛维奇开始的。 
  这样的创举,需要有特殊的天才、特殊的性格,而这些特点在伊万·米哈洛维奇身上都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他不仅创始了俄罗斯的生理学,并很快就为它争得光荣的地位。 
  我们应该公平地承认,伊万·米哈洛维奇为中枢神经系统活动的机制的学说铺设了真正的奠基石,他阐明了这一学说中的如下要点。 
  1863年,他发现了能够抑制反射的中枢的存在。 
  他认为,如果在普通的脊髓反射的兴奋的同时,刺激脑髓的某一定区域,那么脊髓反射就会受到抑制。数年后,他的学生在他的指导下发现了一件完全相反的事实:就是在刺激脑髓的其他部位时,所发生的不是脊髓反射的抑制,而是反射的增强。最后,他证明中枢神经系统中存在有一种异常重要的性质——神经过程的惰性。它是刺激总和的基础。他指出:对反射装置的单个刺激不能引起反射,引起反射需要有很多刺激。 
  伊万·米哈洛维奇发现的这一事实,是中枢神经系统学说的最重要的事实。 
  神经活动的全部发展,正如它在人脑的精神表现中所显示的那样,都有基于神经系统的这种性质——慢慢地转入运动,慢慢地安静下来。 
  我上面说的都是关于伊万·米哈洛维奇的科学功绩,现在我再来谈一下他的个人品质。 
  伊万·米哈洛维奇是这样一位极其少见的学者,他一旦订出某一计划,就一直把它进行到底;事实非常明显,正是这样坚定的人才能创造生活。他工作了一生,从来不知疲倦。1905年9月,他带着新的计划回到莫斯科,但是,一个月后他就与世长辞了。因此,他终生坚持在科学岗位上。 
  学者的一生是在特殊的气氛中度过的,他必须经常地可以说是俯首于真理。 
  照理说,学界人士在社会生活中也应该按照他固有的优点——客观与公正进行活动。而实际上远非如此,这难道还用说明吗? 
  但是,伊万·米哈洛维奇在这方面却幸而是一个很少见的例子。下面我引证他生活中的两件事实。 
  伊万·米哈洛维奇刚到彼得堡时,立刻就显示出他的科学天才和演讲天才,于是人们就推他做科学院的候选人。伊万·米哈洛维奇却不顾情面和地位地回答说,他在科学中做的还是太少,不足以享受这种荣誉。 
  第二件是关于他辞掉在医学科学院中的教授职位的事。伊万·米哈洛维奇曾大力推荐那位现在已为大家熟悉的梅季尼柯夫到动物学讲座来补充当时的空额。他那时就很赞扬这位学者的天才。可是委员会却偏偏给他另一位较差的科学家,于是伊万·米哈洛维奇认为委员会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合惯例,他认为不可能在科学院继续留下去。他辞职了,使自己受到无所定居的遭遇。 
  像伊万·米哈洛维奇·谢切诺夫所具备的这种卓越的、特殊的和高贵的个性,应该永远活在后人的记忆里,永远成为世世代代的后人的鼓舞者。据我看来,我们每年召开的纪念会在某种程度上是会达到这个目的。